水利工程论文-太平天国的经济政策与中西文化.doc水利工程论文-太平天国的经济政策与中西文化.doc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水利工程论文太平天国的经济政策与中西文化关键词太平天国;经济政策;正式制度安排;非正式制度安排摘要根据现代新制度经济学理论,一项社会活动的运行是正式制度安排与非正式制度安排合理作用的结果。太平天国所制定的经济政策属于正式制度安排,它是在非正式制度安排即由文化演进所形成的行为的道德伦理规范的基础上形成的。太平天国的经济政策在初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随着非正式制度安排中所包含的中西方文化冲突的不断加深,遂使太平天国的社会理想与现实经济政策逐渐背离,导致了其后期经济绩效的严重不佳。THETAIPINGHEAVENLYKINGDOMSECONOMICPOLICYANDTHECULTURALCONFLICTBETWEENCHINAANDWESTKEYWORDSTAIPINGHEAVENLYKINGDOM;ECONOMICPOLICY;FORMALSYSTEMARRANGEMENT;INFORMALSYSTEMARRANGEMENTABSTRACTACCORDINGTOTHETHEORYOFMODEMNEWSYSTEMECONOMICS,THEMOTIONOFASOCIALACTIVITYDEPENDSONTHERESULTANTFORCESOFFORMALSYSTEMARRANGEMENTANDINFORMALSYSTEMARRANGEMENTTHETAIPINGHEAVENLYKINGDOMSECONOMICPOLICYWASFORMALSYSTEMARRANGEMENT,ANDCAMEINTOBEINGONTHEBASISOFTHEETHICSNORMOFINFORMALSYSTEMARRANGEMENT,ANDACHIEVEDSOMEEFFECTINTHEEARLYDAYSOFTHETAIPINGHEAVENLYKINGDOMWITHTHEDEVELOPMENTOFCONFLICTBETWEENCHINESEANDWESTERNCULTURESTHATWERECONSTANTLYCONTAINEDINTHETAIPINGHEAVENLYKINGDOMSSOCIALIDEAL,THEPOLICYGRADUALLYDEVIATEDFROMITSREALISTICECONOMICALEFFECTINTHELATERPERIODOFTHETAIPINGHEAVENLYKINGDOM太平天国的经济政策和经济建制是中国传统因素沉积和积累的结果,也是西方商品输入和基督教文化影响之下的产物。史学界对太平天国的经济政策多有研究,成果颇丰,①但是缺乏从近代中西文化冲突的角度进行探讨,本文拟从经济政策和中西文化冲突的互动层面对太平天国运动进行一些粗浅的分析和探讨。一太平天国经济政策的设置及其演变太平天国的许多经济政策早在金田起义前后的斗争实践中已经得到了初步实施,体现太平天国经济建制和经济思想的主要纲领性文件则是1853年建都天京之后所颁行的天朝田亩制度。根据制度规定,在土地和其它生产物上实际要执行的是带有很强的公有制色彩的“上帝”所有制;在个人消费品的分配上,太平天国领导者及其民众追求的则是一种“处处平均”、自给自足的供给制度和绝对平均主义的分配方式。在天朝田亩制度中不仅详细规定了土地等生产资料的使用和分配原则,而且还规定了副业生产和分配的方案。“凡天下田,树墙下以桑。凡妇蚕绩缝衣裳。凡天下,每家五母鸡,二母彘,无失其时。”“凡当收成时两司马督伍长,除足其二十五家每人所食可接新谷外,余则归国库。凡麦、豆、苎麻、布帛、鸡、犬各物及银钱亦然。”1P321~326相应地,在手工业和商业政策上则施行官营形式,采取“诸匠营”、“百工衙”,取消社会发展中的商品生产和流通,进行直接的生产和分配。这种生产物的“上帝”所有制和平均分配的分配方式,体现出了太平天国对沿袭几千年的生产资料私有制的彻底否定。然而,这种“公有产权”的安排既没有反映广大群众对土地和生产资料所有权的愿望,也无法阻止等级制度、剥削和压迫制度在事实上的存在。①直接论述太平天国经济政策的论文有俞沛铭论太平天国经济政策的实质,南京师范学院学报1981年第2期;何希芝太平天国的经济措施及政策,史学月刊1990年第6期。论述其他有关经济政策的论文有龙运盛关于太平天国的土地政策,历史研究1963年第6期;赵德馨论太平天国实行的土地政策,湖北财经学院学报1982年第1期;段本洛关于太平天国后期的商业政策问题,苏州大学学报1983年第2期;郭毅生太平天国的田赋政策,太平天国学刊中华书局1983年版;段本洛论太平天国手工业政策的演变,苏州大学学报91984年第4期;赵德馨论太平天国的城市政策,历史研究1993年第2期等。根据人类社会发展的内在规律,公有制只适用于生产力高度发达的共产主义社会或者生产力低下的原始公社时期。现代产权经济学家德姆塞茨指出“在不同的环境下,所有权的生产性也不相同。如果资源并不稀缺,强制推行私人资源所有权不仅收益甚微,而且还要付出成本。”2P28“只有在稀缺资源的价值变大,资源使用的监督难度提高,生产的竞争性加强,资源的用途增多,被使用的资源不确定性更大,使用的时期更长等一系列条件下,完整的私人所有权的生产率才会提高。”2P29诺思指出,以往历史上,“在统治者及其团体最大限度增加其租金的所有制结构同减少交易费用和鼓励经济增长的有效率的制度之间,一直存在着紧张关系。这一基本的二元结构,是社会未能经历持久的经济增长的根本原因。”3P25他认为,历史上各个时期经济绩效不佳的基本原因在于个人收益与社会收益不相等所产生的“白搭车”行为。相对于古代社会,近代社会经济结构安排的主要特征就在于私人所有权的适当界定和有效转让,近代化的过程实质上就是从等级特权向有效产权转化过程。而产权的一个有效功能就是要为实现外部效应的更大程度的“内部化”提供行动的动力。资本主义之所以能用几百年的时间创造出比以往数千年历史更高的生产力,就在于其产权结构对于经济的激励作用,在于其产权结构的重新界定对于经济增长所提供的持续动力。因此,太平天国的“上帝”所有制和分配领域中的平均主义同近代化的步调是相违背的。太平天国早期经济政策和“公有产权”制度安排的经济效应在于以下几个方面。第一,太平天国“公有产权”的设定,并非出于生产效率的考虑,而是基于上帝教的信仰和平均分配的分配方式的要求。虽然太平天国统治者从来就没有打算将这种生产和分配方案完全付诸实施,但是单纯这种理想,对于当时处于天灾人祸,陷入失业、破产、饥饿、死亡困境的劳苦大众来说,也是一种现实的激励。而且随着这种方案的部分实施,太平天国的许多参与者事实上也从以前的一无所有变成了拥有一定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的所有者。然而,由于这种产权安排极易产生“白搭车”现象,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它既不可能实现,也不意味着会产生持久的效率。在这种公有财产制度下,太平天国任何成员都不可能排除他人分享自己努力所取得的成果,而且他们也不大可能会争取最优行动的动机。个人反抗国家强制力的费用,历来导致他们对国家规章的冷漠和顺从,而不管这些规章是多么不堪忍受。因此,太平天国的下层民众理所当然的会采取消极的态度和方式进行反抗,这常常会阻碍经济的效率。第二,既然太平天国领导人所拥有的权力主要来自于“天父”的授予,来自于上帝框架下对生产性资产所拥有的所有权,所以一切生产物除供给一家所需外,其余均应缴归国库圣库。天王及诸王作为先知代理天父上帝行使生产资料的所有权和分配剩余产品权,从而使形式上的共同占有生产资料和平均分配的“理想”方案,并不能否认统治集团内部以及统治者与广大民众之间的等级特权。这种“上帝”所有制所导致的最主要的后果便是政治权利与经济财富的融合。太平天国成员仅仅通过赢得统治者的信任便可以获得一定职位,甚至可以封王赏爵而跻身于统治阶层。而一旦跻身于某一特定阶层便意味着拥有相应的权利和财富,反之亦然。这样,弱者的生存策略便是依附于强者,而无须通过界定和保护自己的产权便可以无偿获得外部收益。第三,这种“上帝”所有制及其分配方式给太平天国统治者带来的又一个重要效用就是他们可以通过经济上的完全垄断保证国家租金的最大化,通过占有很大一部分产出以保证战争的供给,满足自身消费的权利并维护其等级秩序和个人特权。统治阶层中的单个领导者将会尽力避免触犯有权势和有地位的其他竞争者,而很少顾虑这样做将对经济效率的影响。下级官吏总是极力依附于上一级或更高级的官吏。各个阶层的统治者都存在强烈的动机加强他们自身在领导层中的地位,同时将亲人或“亲信”安置在重要职位上,以实现自己的“派系”。从天王、东王到后来的忠王、英王,事实上都有着自己的信任范围和“党派”势力。他们之间的竞争和内讧是导致太平天国内部自相矛盾、相互残杀和分裂的基本成因。第四,这种产权安排和“帮派”势力的存在还导致了另外一个至关重要的后果,那就是各级领导者对传达下来的政策的实质内容不再感兴趣,他们更加关心的是谁在推行这些政策。政策和决议实施的速度和效果,尤其是那些可能会损害一部分官吏利益的措施,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推行者的自身实力。1857年以前,东王杨秀清实际充当着这一角色,这在很大程度上保证了太平天国国家机构的有效运转。到了洪仁玕时代,许多政令则根本无法推行,许多正确的战略方针均因将领们各行其是而遭到了破坏,洪仁玕作为总理朝纲之大员,“实行改革而事事均受各王牵制”,4P956甚至到了被迫要带兵亲征的地步。因此,经济政策的长期低效率和激励机制的不合理性,是存在“朋党之弊”和职权与事权不对称的深厚土壤,最终导致了太平天国政治和军事的全面无效率。当然,我们并不是说“上帝”所有制的公有产权安排必然会导致上述经济效应的产生,而是在当时生产力较为低下、监督成本较为高昂、信息传递较为滞后的条件下,当这种产权安排从经济政策到政治体系均无法避免其内部成员“白搭车”之时,上述经济效应势必成为必然。因此,太平天国经济政策的最初设置对于其后整个太平天国运动的发展均有着较为深远的影响。经济发展有其内在的规律,经济政策的设置不仅仅依赖于统治者的激情和偏好。面对残酷的战争环境和现实经济低效率的事实,太平天国领导者不得不转让部分所有权以换取税收。因此,太平天国经济政策的设置主要是基于上帝教的信仰,而其政策变迁则主要是迫于国家赋税的要求。就土地政策而言,早在1853年太平军西征时便在江西南昌城外实行了“计亩征粮”。1854年,东王杨秀清等奏请天王洪秀全在安徽江西照旧征粮纳税“兵士日众,宜广积米粮,以充军储而裕国课。弟等细思,安徽、江西米粮广有,宜令镇守佐将在彼晓谕良民照旧交粮纳税。”5P275实际上,太平天国的前期和后期以及不同地区的土地政策存在着很大差异。但概括而言,其政策演变大体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1.“以实种作准”、“计亩造册,着佃收粮”,向农民直接征收钱粮,在事实上承认农民对土地的使用权甚至所有权,这一政策在太平天国运动前期曾一度被广泛推行。2.向地主征收钱粮,允许地主收租,但其收租情况要受到太平天国地方政府的监督和限制。这是太平天国运动期间推行的最主要的土地田赋政策。3.太平天国后期曾一度设租息局、总仓厅,帮助地主收租,甚至对农民的抗租斗争进行镇压,以应付战争对大量谷米的急需。在工商业方面,随着“物资渐乏”局面的出现,太平天国很快便由“商贾资本皆天父所有,全应解归圣库”,“凡物皆天父赐来,不需钱买”的官营形式转变为“士农工商各力其业”的政策。1855年1月以后,天京恢复了家庭制度,“圣库制度”逐渐废弛,太平天国政府对独立的手工业者采取了听任自由经营的方针,允许私人自由贸易,并给予一定的救济扶持。特别是洪仁玕总理朝政之后,对工商业的扶植和资助力度更为加强,采取了一系列保护、支持和轻税措施。例如1860年太平军占领苏州后,左同检熊万荃针对当时一批难民无以为业的状况下令“无资本者,具呈清领本钱,或呈明何业,认领何等货物,仍估定货价,于售卖后还钱七成,留三成,俾其永远藉以转运。”6P276李秀成在苏州也采取过类似的措施,“各门外百姓无本为业,亦计给其资,发去铜钱十余万串”。7P5121861年太平军在濮院等地曾多次发布文告以保护工商业者,“尔等子民勿必惊疑,通商贸易”,8P65“晓喻居民迁回镇上,安居乐业,开店贸易”,8P66“士农工商各安恒业”。8P72在太平天国经济政策的演进中,最引人注目的莫过于1859年颁布的资政新篇。洪仁矸试图通过学习西方国家的“邦法”和“技艺”,在中国建立农业资本主义,试图通过重新界定产权以鼎新太平天国的经济制度,实现富国强兵之目的。但他所提出的政策基本上没有得到实施。从太平天国经济政策的演变过程可以看出,尽管它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由于其政策变迁既不是基于成本收益的权衡,也不是统治集团有意识有目的有步骤有计划的变迁结果,其效果并不很理想。许多政策的演变具有很大的随意陸和不确定性,并成为破坏一些、打破一些、保留一些、恢复一些的复杂而又矛盾的过程。二中西文化演进的不同路径及其内在冲突以上是从正式制度层面对太平天国经济政策的设置进行了一些分析,而对于其经济政策所产生的实际绩效,我们只有通过加人非正式制度的文化机制才可能得到合理的解释。现代新制度经济学认为制度是指一系列被制定出来的规则、守法程序和行为的伦理道德规范,它旨在约束追求主体福利或效应最大化的个人行为。制度可分为正式制度安排和非正式制度安排两部分。正式制度安排是指人们有意识地制订的一系列的政策法规,它主要包括宪法秩序和具体的操作规则;非正式制度安排则是指由文化演进所形成的行为的伦理道德规范,它主要来源于人们对现实的理解和意识形态。在非正式制度安排中,意识形态处于核心地位,而文化机制则构成了其主要内容。非正式制度安排对于正式制度安排的合法性,对于现实契约关系是否正义或公平的评判都是至关重要的。文化进化虽然是我们不能在结构上加以改造的,但它却始终对于我们的行动具有约束力。数千年以来,东西方文明是沿着两条不同的轨道向前演进的。文化是骨子里的东西,东西方文化的相遇与接触总会不可避免地产生碰撞.西方传统社会整合的基础是宗教,而中国则家国同构,国家制度是家族制度的扩大,人伦控制始终具有特殊重要的意义。在西方,公民与上帝之间的关系是一种契约关系,单个公民作为上帝的选民可以单独取得上帝的信赖,人作为自然的人必须受到绝对尊重。另一方面,个体之间以及个体与群体之间在权利和义务上是均衡的,他们之间实际上是一种横向关联,在上帝面前人人平等。这种精神特质使得近代西方人在天赋人权、自由、平等的思想支配下,具有界定私人产权的强烈动机和现实基础。而在中国,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一种纵向联系,是一种以血缘、宗法、等级为内容的人际关系网络,是一种以“辈分”、“伦分”为基础的尊卑等级秩序,即所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万物本乎天,人本乎祖”,“身体发肤,受乎父母”。在中国传统社会独立的单个人并不存在。步人近代,西方基督教文化中的契约精神逐渐为功利主义的哲学观念所支配,道德生活的根本在于“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之原则。根据他们的信念,当人们的利益同伦理道德体系发生矛盾时,作为理性的选择,就应当改变人们的道德观念以追求“最大幸福”。西方这种利益道德利益的“利益支配型”伦理文化反映过程,也曾使风云人物拿破仑为宇宙演化没有为上帝留下位置而深表遗憾。而在中国,伦理道德原则实际上是一种“价值优先”型道德体系。当遇到外来文化或制度挑战时,首先考虑的是它是否符合中国的道德准则,是否有违于中国的伦理道德体系,而很少会像西方人那样基于成本收益的理性思考。这种道德利益道德的反映过程无疑是我们的遗传因素和文化禀赋中所包含的道德偏好。虽然当有悖于这种偏好的持续变化或影响着人们福利的事件不断发生时,我们的文化观念、我们的意识形态最终会发生改变,但其进程却可能异常缓慢。这在很大程度上注定了我们的近代化道路的曲折、坎坷而漫长。因此,在人类社会近代文明诞生之际,中国的道德理想和伦理信念不仅不能够为自由资本主义的成长提供契机,而且面对日益东渐的外来文化也近乎束手无策。太平天国之所以没有改变中国之命运,很大程度上就在于其未能破译传统文化的“遗传密码”所导致。19世纪40年代,中国社会动荡,阶级矛盾异常尖锐,洪秀全等人通过同西方传教士的接触,创立了拜上帝教。他们试图用上帝教来鼎新中国当时久已沉闷、压抑的社会思想,并且也为太平天国的建立和发展准备条件。他们将基督教教义中的“上帝”引人中国,并借用上帝来“斩邪留正”,破除偶像崇拜,把矛头直接指向了中国传统文化。洪秀全1843年在莲花塘私塾砸了孔子牌位,1848年又在太平天日一书中编造了一个上帝鞭挞孔子的神话故事。金田起义后,随着太平天国前期对敌斗争的不断胜利,洪秀全等人对传统的伦理道德采取了更为激烈的批判态度。定都天京之后,太平天国领导者又系统翻译了旧遗诏圣书旧约和新遗诏圣书新约,在太平天国统治区内进行广泛宣传,建立了基督教式的礼拜堂,进行忏悔和祈祷。他们以“十款天条”直接作为军事纪律,并将战争的胜败直接归功于上帝的意向。直到1864年天京陷落前夕,洪秀全仍然坚持“朕天生真命主,不用兵而定太平一统”7P514,“朕奉上帝圣旨、天兄耶酥圣旨下凡,作天下万国独一真主,何惧之有”7P528可以说,洪秀
编号:201312122151565345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46.34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2
  
2
关 键 词:
专业文献 建筑水利 精品文档 水利工程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水利工程论文-太平天国的经济政策与中西文化.doc
链接地址:http://www.renrendoc.com/p-205345.html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6次
wenku上传于2013-12-12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7625900360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精品推荐

相关阅读

人人文库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