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传播学论文-《时务报》和它的读者(之一).doc新闻传播学论文-《时务报》和它的读者(之一).doc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新闻传播学论文时务报和它的读者(之一)【标题注释】本文为“行政院国科会专题计划”“‘知识仓库’、‘思想资源’与‘概念变迁’晚清士人的阅读世界(Ⅱ)”(计划编号NSC922411H001073)之部分成果,谨致谢忱。本文引用的时务报版本是强学报时务报(北京中华书局,1991年影印本,全5册),以下引用时,除注明文章作者与篇名外,因各文单独起页,故另只注明影印本总册数(如影本2,即为影印本第2册)与总页码。本文引用上海图书馆编汪康年师友书札(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1989年,全4册)时,除注明发函者外,缩写为书札,并注明总册数与总页码。【内容提要】作为晚清戊戌变法时期最受瞩目的期刊,时务报在读书界引起的回响多元繁复。每位读者在读报的时分,都会因个人关怀的不同与思想立场的差异,对时务报承载/提供的讯息有他自己的理解和诠释,从而形构了生命个体对外在局势和自我定位的认知,响应的策略与行动自是千样万态。整体观之,环绕着像时务报这样的传播媒介而引发的读者的喜恶乐怒,其实是思想观念体系/价值系统在公共场域里的趋同或冲突。【摘要题】近代报刊与中国社会【关键词】时务报/公共空间/公共领域/晚清/阅读史【正文】拿到光绪廿三年1897二月廿一日出版的时务报第21册的读者,展卷伊始,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麦孟华与梁启超的两篇文章麦孟华的文章放言“中国宜尊君权抑民权”,(注麦孟华论中国宜尊君权抑民权,时务报第21册(本文附录注明出版时间者,注释中不再注明,下同),影本2,第13871390页。)竟与时务报前此刊出的声言“民权”之益的调子,好似正异其趣;(注例如汪康年论中国参用民权之利益,时务报第9册,影本1,第556559页。)另一篇则是梁启超介绍从美国的“墨尔斯根省之大学”毕业,“以发念救众生疾苦因缘故,于是专门医学”,并且“惟以中国之积弱,引为深耻”的江西九江女子康爱德之事迹的文章。(注梁启超记江西康女士,时务报第21册,影本2,第13901391页。)两文一出,都引发了时务报读者无限的联想。如高凤谦(梦旦)就不认为麦孟华的文章是唱反调之作,在他看来,“中国之患,在于事权无属,故百事废弛。非伸民权,即君权亦无所寄”,而要提倡“民权”,在“论议措辞”方面,便“不可过激”,如麦孟华与汪康年的文章“出之以委婉,便足动听”,(注高凤谦函(九),书札2,第1621页。)因此他都给予正面的评价。另一位读者是一代奇士刘鹗,引发他的注意力的则是梁启超生花妙笔下的“江西康女士”,让他不禁“神为之王”,并且,他也从申报里看到介绍这位女士的报道,(注记奇女子、论本报所纪(记)奇女子,申报光绪廿三年三月四、六日。)两篇文字不约而同地都说到她“尚待字闺中”,因之虽有“姬妾”但已经“断弦”四年的刘鹗,以为这位“奇女子有难以择配者”,于是乃即托罗振玉(式如)函告汪康年及梁启超请他们“为作冰上人”,(注刘鹗函,书札3,第2889页。不过,刘鹗在此函里说,他看到申报报道康爱德事为光绪廿三年三月三日者,笔者未见是日申报有此一报道,仅于次日见之。)想要和她结为连理。(注惟其结果如何,尚莫得其详;关于康爱德的讨论,参看HUYIN,NAMINGTHEFIRST‘NEWWOMAN’,INREBECCAEKARLPETERZARROWED,RETHINKINGTHE1898REFORMPERIODPOLITICALANDCULTURALCHANGEINLATEQINGCHINA,CAMBRIDGE,MAHARVARDUNIVERSITYPRESS,2002,PP180211)观此二例,可以想见,作为晚清戊戌变法时期最受瞩目的期刊,时务报在读书界引起的回响,应该是多元繁复的。(注关于时务报的研究成果,专著部分最称重要者有闾小波中国早期现代化中的传播媒介,上海三联书店,1995年。台湾另有两篇硕士论文,分别是张明芳清末时务报之研究,政治大学新闻研究所,1968年;孙承希戊戌变法时期之〈时务报〉,台湾师范大学历史研究所,1998年。韩裔学者尹圣柱则将时务报视为张之洞个人掌控的官僚体制的延伸,见SEUNGJOOYOON,LITERATIJOURNALISTSOFTHECHINESEPROGRESSSHIWUBAOINDISCORD,18961898,INREBECCAEKARLPETERZARROWED,RETHINKINGTHE1898REFORMPERIODPOLITICALANDCULTURALCHANGEINLATEQINGCHINA,PP4876汪叔子对时务报在广州地区的销售情况,有比较清楚的整理,见汪叔子维新思潮的涌涨以〈时务报〉在广州地区的销售为例,学术研究2004年第4期,第106109页。在一般中国新闻史的专著里亦必包括对时务报的述说,例如赖光临中国近代报人与报业,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87年,第3、4篇。关于时务报的两大支柱汪康年及梁启超与时务报之关联的研究,更是不可胜数,举其要者,以廖梅对汪康年之研究专著最称精审,见廖梅汪康年从民权论到文化保守主义,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1年。她另刊有相关论文〈时务报〉三题,收入丁日初主编近代中国第4辑,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1994年,第215226页;汪康年与〈时务报〉的诞生,收入王元化主编学术集林第9卷,上海上海远东出版社,1996年,第196216页。余如崔志海论汪康年与〈时务报〉,广东社会科学1993年第3期。关于其他各方人物与时务报之关联的研究,亦所在多有,如张力群张之洞与〈时务报〉,复旦学报2001年第2期;黄士芳康有为与〈时务报〉,史学月刊1995年第4期。以时务报为主体探讨其间蕴涵的思想观念之作如戴银凤CIVILIZATION与“文明”以〈时务报〉为例分析“文明”一词的使用,贵州师范大学学报2002年第3期。)每位读者在读报的时分,既会因为个人当下关怀的不同,也会由于个人思想立场的差异,对时务报承载/提供的讯息,有他自己的理解和诠释,从而形构了生命个体对外在局势和自我定位的认知,响应的策略与行动自是千样万态。整体观之,环绕着像时务报这样的传播媒介而引发的读者的喜恶乐怒,其实是思想观念体系/价值系统之间在公共场域里的趋同或冲突;这样看来,从时务报和它的读者之间的互动切入,应该可以让我们对于传播媒介如何形成了晚清中国的“公共空间”,(注关于“公共空间”或谓“公共领域”,自然取材于JRGENHABERMAS,THESTRUCTURALTRANSFORMATIONOFTHEPUBLICSPHEREANINQUIRYINTOACATEGORYOFBOURGEOISSOCIETY,TRANSLATEDBYTHOMASBURGERWITHTHEASSISTANCEOFFREDERICKLAWRENCE,CAMBRIDGE,MATHEMITPRESS,1989;他亦有比较简要的述说PUBLICSPHEREANENCYCLOPEDIAARTICLE,CRITICALTHORYANDSOCIETYAREADER,PP136142从概念史角度言之,HABERMAS的论述自有其先行者,如HANNAHARENDT,CARLSCHMITT与REINHARTKOSELLECK相关的理论论述脉络,参见JLCOHENAARATO,CIVILSOCIETYANDPOLITICALTHEORY,CAMBRIDGE,MATHEMITPRESS,1992,PP178254从(马克思主义传统的)理论脉络来批判HABERMAS的亦不乏其人,认为他宣称的“批判的理性公共”,不过只是资产阶级霸权的伪装,他们控诉HABERMAS忽略了伴随社会主义劳工阶级运动之兴起而出现的真正平等的公共领域。参见PETERUWEHOHENDAHL,CRITICALTHEORY,PUBLICSPHEREANDCULTUREJRGENHABERMASANDHISCRITICS,NEWGERMANCRITIQUE,16WINTER1979,PP89118,亦可参见TMILLSNORTON,THEPUBLICSPHEREAWORKSHOP,NEWPOLITICALSCIENCE,11SPRING1983,PP7578女权主义史家也将注意力放在1789年之后妇女如何被排除在公共生活之外的情境,进而声言,公共领域的结构性转型其实是营构了性别关系的新秩序而已。个中名著,参见JOANBLANDES,WOMENANDTHEPUBLICSPHEREINTHEAGEOFTHEFRENCHREVOLUTION,ITHACACORNELLUNIVERSITYPRESS,1988;余不详举。至于检讨反思HABERMAS的理论与具体历史研究操作的文献亦众,如BENJAMINNATHANS,HABERMASSPUBLICSPHEREINTHEERAOFTHEFRENCHREVOLUTION,FRENCHHISTORICALSTUDIES,VOL16,NO3SPRING1990,PP620644;DALEKVANKLEY,INSEARCHOFEIGHTEENTHCENTURYPARISIANPUBLICOPINION,FRENCHHISTORICALSTUDIES,VOL19,NO1SPRING1995,PP215216;JONCOWANS,HABERMASANDFRENCHHISTORYTHEPUBLICSPHEREANDTHEPROBLEMOFPOLITICALLEGITIMACY,FRENCHHISTORY,VOL13JUNE1999,PP134160结合理论脉络和具体历史研究之思考,并涵括HABERMAS本人响应的文献,见CRAIGCALHOUNED,HABERMASANDTHEPUBLISPHERE,CAMBRIDGE,MATHEMITPRESS,1992在中国史研究脉络言之,导入“公共空间”及“公民社会”概念以开展者固众,辩驳亦多,不拟详论,参见孔复礼PHILIPKUHN公民社会及体制的发展,李孝悌、沈松侨译,近代中国史研究通讯第13期,1992年3月,第7784页;陈永明“公共空间”及“公民社会”北美中国社会史的辩论,近代中国史研究通讯第20期,1995年11月,第9097页。)提供个案观察的视角。一时务报作为要求变法维新、具体见解却不尽相同的士大夫,在追求变法维新的旗帜下共同开办的报刊,(注廖梅汪康年从民权论到文化保守主义,第50页。)创刊伊始,便受到瞩目,流通的范围也极为广泛。像是始终没有派报处的奉天,(注据廖梅对时务报各地派报处的整理,奉天不在其列,见汪康年从民权论到文化保守主义,第7073页。)身处旅顺的丁其忱,在时务报第4册出版近三个月后,便可捧而读之,勾起了他与时务报“总理”汪康年(注据时务报第3册(光绪廿二年七月廿一日)的本馆告白本馆办事诸君名氏,影本1,第199页。)当年一起在北京参加考试的回忆,于是动笔致意,表示对于汪康年在这一本时务报里的议论文字中国自强策尤为感佩,“议论确切,曷胜钦佩”,进而让他也萌发了要求“变法制”,“以除锢习,振人心”的念头。时务报其他“详载中外时事”的文字,也让他觉得“耸动心目”,“法至善,意甚盛”,并认为可以产生“上以当执政者之晨钟,下以扩士君子之闻见”的效果。(注丁其忱函(一),书札1,第12页;本函系年考证参见本文附录一;丁其忱函系年考。)从丁其忱的例子来看,“甲午”之役后在中国士人群体里曾掀起一片改革变法的呼声,应该是由像时务报这样的报馆及其文字为中介,而搭建起它的群众基础;时务报本身的发展,也得力于这样的群众基础,让报馆的脚步愈趋坚实。然而,时务报发展的群众基础,首先并不是纯粹由报馆本身打下的,在它方甫起步的时分,首先便得力于清廷封疆大吏提供的资源,同时也得力于参与时务报的士大夫的私人关系网络,始可营构出时务报发展的物质基础。随着它的基础愈趋坚实,读者群体愈形扩充,它和官府以外的社会力量越来越有结合在一起的机会。只是,既然时务报本来就和官府的资源/网络有着千缠万绕的关系,便难可避开官府那双“看不见的手”的干预。如研究时务报的各家先行者,都注意到严复以“观我生室主人”为笔名在时务报发表的辟韩引发的风波;(注观我生室主人来稿辟韩,时务报第23册,光绪廿三年三月十一日,影本2,第15851588页。辟韩刊出后,即有屠仁守辩驳之文刊出孝感屠梅君侍御辨辟韩书,时务报第30册,光绪廿三年五月廿一日,影本3,第20532057页;一般咸以为,此举为张之洞授意,如汤志钧戊戌时期的学会和报刊,台北台湾商务印书馆,1993年,第180页;闾小波中国早期现代化中的传播媒介,第195196页;不详举。王宪明则别有他解,可参考王宪明解读〈辟韩〉兼论戊戌时期严复与李鸿章张之洞之关系,历史研究1999年第4期。)以时务报而开始扬名天下的总主笔梁启超,亦屡屡“以文乱法”,引发事端,例如他的知耻学会叙一文,(注梁启超知耻学会叙,时务报第40册,影本3,第27052707页。)就让时务报的重要支持者湖广总督张之洞深觉这是一篇让“阅者人人惊骇,恐招大祸”的文章,要湖南巡抚陈宝箴等采取动作,“速告湘省送报之人,此册千万勿送”。(注见张之洞致长沙陈抚台、黄署臬台(光绪廿三年九月十六日辰刻发),苑书义等主编张之洞全集,石家庄河北人民出版社,1998年,第9册,第74037404页;陈宝箴等人的响应,不拟详述。)与以为大祸将临的张之洞同调的,则是身处无锡的时务报另一位布衣读者裘廷梁,他读了梁文以及刊于时务报同册的麦孟华的论中国会匪宜设法安置,亦觉得其中实为“非常之言,似难与俗人道也”,万一有心者“蹈间抵隙,文致锻炼”,结果不堪想像,将会遭致与前此被下令封禁的京师强学会一样的命运,后果严重“黄种一线之生机绝矣”。(注裘廷梁函(四),书札3,第2628页;本函系年考证参见本文附录二裘廷梁函系年考。)不过,裘廷梁也不会因之而有所忌讳,反而将他与同仁创办无锡白话报的计划,想借着时务报公诸天下,“劝海内同志踵而行之,亦所以为敝报增重也”,(注裘廷梁函(五)、(六),书札3,第26292630页;此二函系年考证参见本文附录二裘廷梁函系年考。)他的心愿在三个月后亦告成真,无锡白话报序一文刊于时务报矣。(注无锡裘廷梁来稿无锡白话报序,时务报第61册,影本5,第41064110页。按,裘廷梁此文由汪康年聘定的新任总主笔郑孝胥选定刊出,见郑孝胥函(十),书札3,第2974页。汪康年系于1898年2月16日聘定郑孝胥为时务报新任总主笔,见郑孝胥日记2,第643页;时务报第53册本馆告白公布此事,见影本4,第3655页。)同样,江苏学政瞿鸿禨虽亦对梁文不以为然,认为其文“直斥至尊,心何以安”,恐将“授人口实”,但是,他还是愿意捐款给时务报,惟不书本名而以“湘上渔人”之化名“助银一百元”。(注瞿鸿禨函(一)、(二),书札3,第31003101页;此二函系年考证,参见本文附录三瞿鸿禨函系年考。)因此,即便时务报得承受来自政治现实权力这样或那样的压逼,它更从官府以外的社会获取成长和发展的物质动力。举例而言,时务报自是会得到封疆大吏的热心捐助,如李鸿章一次捐助报馆洋二百元,(注续收助资诸君名氏,时务报第10册,影本1,第685页;并参见夏循垍函(二),书札2,第1311页。)道员朱采阅报后“附助报馆经费百元”,(注朱采函,书札1,第220页。)等等;它的捐助名单更可以开出一长串。(注闾小波计算,对时务报个人捐款共96人,见氏著中国早期现代化中的传播媒介,第79页;廖梅统计时务报个人与机构捐款共100人/单位,见氏著汪康年从民权论到文化保守主义,第6061页。)其中亦有友朋的热心帮忙,如黄绍箕本人捐款卅元,并代转孙诒让捐款百元,“敝县左营守备阎仪韶麟趾捐十金”。(注黄绍箕函(八),书札3,第2305页;本馆告白,时务报第4册,影本1,第268页。)而阎仪韶麟趾捐十金,仅助报馆并不取报;(注本馆告白,时务报第6册,影本1,第337页。)任寿华(任元德)亦“助银十元”,(注祝秉纲函(六),书札2,第1534页;本馆告白,时务报第3册,影本1,第200页。)同样并不取报。(注本馆告白,时务报第6册,影本1,第337页。)时务报还收到素不相识的读者的捐款。吴炳见时务报,与彼方全不认识,故他来函的抬头便谓“此上时务报馆主人青察”,却即“愿捐英洋一百元,以期扩充此报”;(注吴炳函(一),书札1,第347页;本函系年暂无可考证。)可以像吴炳这样豪爽捐出“英洋一百元”的普通读者大概不多,反倒是那些只能捐助小额款项的一般士人,更
编号:201312141237390012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39.04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4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新闻传播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新闻传播学论文-《时务报》和它的读者(之一).doc
链接地址:http://www.renrendoc.com/p-210012.html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17次
wenku上传于2013-12-14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7625900360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精品推荐

相关阅读

人人文库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