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传播学论文-从全民阅读时代到全民写作时代——论世界“参与新闻”运动.doc新闻传播学论文-从全民阅读时代到全民写作时代——论世界“参与新闻”运动.doc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新闻传播学论文从全民阅读时代到全民写作时代论世界“参与新闻”运动关键词公共新闻市民新闻参与新闻近用权博客摘要20世纪末,公共新闻运动虽经10年之久,却依然无法根本改变普通市民无法获取近用权、参与公共生活的状况。传统媒体自身的局限性,决定了体系内部的改革无法完成这一使命。在移动技术和网络技术的推动下,参与新闻在传统媒体系统外部逐渐兴盛开来。这种新闻传播模式并非是要取代传统模式,而是在一个全新的媒介生态环境中与传统模式互为补充。ABSTRACTSINTHEENDOF20THCENTURY,THECIVICJOURNALISMMOVEMENTHADWENTTHROUGH10YEARSBUTSTILLCOULDNOTCHANGETHESITUATIONTHATNORMALCITIZENSHAVENOACCESSINGRIGHTSANDPARTICIPATINGPUBLICLIFETHELIMITATIONSOFTHESETRADITIONALMEDIAHAVEDETERMINEDTHISINSIDEREVOLUTIONCOULDNOTACCOMPLISHTHISMISSIONWITHMOBILECOMPUTINGANDNETWORKINGTECHNOLOGIES,PARTICIPATORYJOURNALISMISTHRIVINGOUTSIDEOFTHEMEDIAORGANIZATIONSYSTEMTHISNEWSMODEISNOTTOREPLACETHETRADITIONALONE,BUTTOREINFORCEMUTUALLYINTHEEMERGINGMEDIAECOSYSTEMKEYWORDSPUBLICJOURNALISM;CITIZENJOURNALISM;PARTICIPATORYJOURNALISM;ACCESSINGRIGHT;BLOG一、公共新闻的没落20世纪末,经过学术界和新闻界的不断努力,历经10年之久的公共新闻(PUBLICJOURNALISM)运动,取得了辉煌的成果,被誉为“美国新闻史上最有组织的内部社会运动”。但至2003年春,这一运动实际上逐渐销声匿迹,而专事公民新闻研究的PEW中心也早于2002年安静地关上了大门。究其原因,这一运动指向了传统媒体的自身局限性,而这些是体系内部的运动所无法改造的。“为人民”并不意味着“公民能够近用(ACCESSING)媒体而成为新闻生产过程的一环”。它的没落,或演进,或被替代,早已命中注定。第一,传统媒体的专业主义,决定了它对话语权的垄断。传统媒体极具专业主义(PROFESSIONALISM)的职业意识形态(OCCUPATIONALIDEOLOGY),也是实行分工合作的庞大企业组织。这决定了公众与社团必须通过“过滤”程序,经由媒体内部的专业中介(MEDIATE),才能发表经“筛选”的言论;而这些万幸的“演说者”,也往往是经过层层筛选,具有代表性与专业性的少数人,以与媒体及其中介的专业地位相称。普通公民依旧不能担当记者、编辑的角色,不可能任意发表自创的新闻或自我的观点。第二,传统媒体有限的时空,影响了它对议程设置的垄断。报纸的版面、电台的时段,是媒体最宝贵的、最有限的资源。因此,媒体必须对议题进行筛选,强调某些媒体自认重要且数量有限的事件,并努力将公众的注意力集中与此。时空资源的希缺性,也注定议题必须经过排序。由此,某些议题被广泛讨论,而其他的则被忽略。因此,能够定义问题的传统媒体具备了意识形态的权力,它所主导的议程设置(AGENDASETTING)制度是无法打破或规避的。第三,传统媒体的传播环境,决定了它对意涵解读的垄断。公众的意见进入传统媒体之后,不再以独立的形态存在,往往成为引用和佐证,变成新闻叙事论述中的一部分,原本意涵的解读就会受到叙事整体的影响。传统媒体将受众锁定在从优解读(PREFERREDREADING)的方向上来看待“新闻报道”这个“剧本”。于是乎,公众求得近用权的抗争,却反而使得他们获得了剧本中某个角色的扮演权;而这种参与,使媒体编撰的剧本更具真实性和可行性,更使其合法化、合理化。第四,公众中的不同团体共同争夺希缺的时空资源,造成边缘团体的再度边缘化。依据媒体再现理论(REPRESENTATIONTHEORY),个人和团体向传统媒体抗议自己没有近用权,以至不能向公众推广自己的观点;媒体的有识之士也希望真实地再现社会的“真实性”。可是依据“再现理论”推出的“不偏倚”(IMPARTIALITY)原则,即在任何话题上各种声音都有近用权,看似迎合了近用权,但原本以为可以借此结束被大众传媒边缘化现状的环保、女权等边缘团体,却“自然而然”地被再度边缘化,而主流声音变得更为主流。所以,受传统媒体局限性的影响,传统媒体向公民下放部分近用权、公民与社团向传统媒体索要近用权,这些立意良好的努力,终究会会落入不尴不尬的境地。那么,公众如何才能获得自己的发声权“另类媒体”(ALTERNATIVEMEDIA)也曾是一种不成功的尝试。1967-1968年,英国剑桥、布里斯托尔、格拉斯哥等地曾相继成立了6家社区性出版商ABERDEENPEOPLESPRESS,ALARM、BRIGHTONVOICE,THEISLINGTONGUTTERPRESS,RESPONSE以及RAP。1969年,社区性出版商的队伍壮大至10家。1975年,此类出版商总数达60家。13这类另类媒体,反对、挑战、批判那些传统媒体控制下的、既定的、制式的意识形态,推出那些不被传统媒体列入议程的社会政治主张,对传统价值观与意识形态重新评估,因而它们也被称作是“激进媒体”(RADICALMEDIA)、“地下媒体”(UNDERGROUNDMEDIA)。社区媒体(COMMUNITYMEDIA)有时候也被归类为另类媒体,因为某些社区媒体常常扮演“非主流”的角色,传播一些不受区域性、国家性媒体所重视的团体观点。尽管另类媒体的观点和视角站在主流生产的对立面,但它们的生存方式还是参照主流媒体,因而也不能完成近用权革命。由于订阅数的限制,无法吸引广告商和商业市场的关注,因而经费不足、生存窘迫,很难组织起经久而庞大的运动来推广自身的观点。所有这些困惑,都将被21世纪的“参与新闻”(PARTICIPATORYJOURNALISM)CITIZENJOURNALISM与CIVICJOURNALISM在字面意义上并无多大差异,而且在公共新闻向参与新闻转变阶段,两者概念也相互混用。但是,从时间上来看,CIVICJOURNALISM出现较早;从内容上来看,CIVIC/PUBLICJOURNALISM,侧重于体系内部改造,由媒介精英主导;而CITIZEN/PARTICIPATORYJOURNALISM强调体系外部变革,是反精英主义的。因而本文将“CIVICJOURNALISM”译为“公民新闻”,将“CITIZENJOURNALISM”译为“市民新闻”,以示区别。所打破。新闻传播科技、媒体生存方式、受众的教育水准与自我意识,以及信息的需求形态都已经发生了彻底改变。新运动已经处在爆发式增长阶段,“受众”的概念遭到抛弃,“我们”的概念以及“我们媒体”(WEMEDIA)的概念正在成型。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还要聪明,我们知道该做什么;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还要自我,我们知道该要什么。二、“我们”发生了什么变化1“我们”的教育水准提高,具备判断真相的能力。DALEPESKIN大胆地假设“社会获取信息的三种途径”“第一种,人们是容易受骗上当的,仅仅乐于阅读、聆听和观看任何事情。第二种,大多数人需要一个见多识广的中介,告诉他们什么是好的,什么是重要的,或什么是有意义的。第三种,人们非常聪明,如果有某种途径的话,他们会自己筛选出信息,自己寻找出他们认定的真相。现在,这种途径已经出现,真相已经展露出来。”22这种观点似乎很容易受到攻击真相的认定,变成了个人可以任意揉捏的橡皮泥但在过去,“真相”从何而来传统媒体控制了议程设置、话语权和解读权,由此构建了人们认识中的“社会”,也决定了何种才是“真相”。参与新闻要反击的,恰恰是这种垄断我们的社会需要我们自己来认定,而不是独立于我们之外的一种强制。韩国OHMYNEWSCOM的创始人OHYEONHO说“过去人们只能依靠主流的、保守的媒体之眼看世界,现在有了OHMYNEWS,我们想和这种20世纪新闻学说再见。”2“我们”具有强烈的表达欲,渴望发声权与近用权。传播,不仅是一种外在的互动,也是自我对话(SELFTALK)的过程,人们通过不断的对话而与外界达成互动,进而逐步掌握自我的形貌、推动自我意识的觉醒。因此,传播是一种解放性的力量,人们通过参与性传播,由此建立并巩固自己的社区/社团(COMMUNITY)。历史上,大众传播取代了人际传播,由此推动了社会进步。但如今,“近用”成为一种特权和垄断,只属于那些拥有权威或财富而得以控制发行的强大机构。这种单向传播方式成了对话的障碍,阻碍了我们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社区。3“我们”具有强烈的对话欲,渴望研讨和互动。事实真相不再是一面之词,而需通过“对话”得以展露。DANGILLMOR,这位前SANJOSEMERCURYNEWS的专栏作家、如今的参与新闻运动旗手,从记者的角度谈到了“对话”的重要性“观众从不会顾及我的面子,在我有错的时候会及时指正,这让我认识到我的读者比我知道的要多得多。在我工作时,这几乎成了萦绕四周、挥之不去的一个咒语。对每个记者而言,它重新定义了事实,不管是他还是她的报道。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而不是一种威胁,因为当我们要从读者那边获得帮助和知识信息的时候,他们会非常乐意与我们分享,而我们都会因此而得益。”“如果说,当代美国新闻学已经成了一种说教,那么它将会演变成融合对话和研讨的某种东西。”反对公共新闻的华盛顿邮报主编LEONARDDOWNIE曾表示“记者唯一的责任就是尽可能多地为人们提供与他们生活相关的信息。”但在一个过度竞争时代,“尽可能多”是否足够“为人们”是否只是一厢情愿记者的未来,不仅仅建立在如何更好地传递信息,更在于他们如何更好地鼓励并促成与市民的对话。这就是新时期的挑战。4“我们”具有强烈的表现欲,渴望崇拜与支持。咨询师、企业主、HOWARDDEAN总统竞选资深互联网顾问、哈佛BERKMAN中心学者DAVIDWEINBERGER,这位头衔众多的哲学博士认为“互联网教给我们这样一个道理,我们既能够成为庞大公共群体的一部分,还能够保持我们自己的个性面孔,但这又需要我们将更多时间花在公共生活上。”“今后可能的情况是,在真实世界中曾有过的那条公众与自我之间原本明显的界限,会一点一滴地逐渐销蚀殆尽”“未来每个人都会拥有至少15个崇拜者,而博客(BLOG)无疑是构建个人影响力的重要手段。”34三、“我们”究竟需要何种信息我们的社会早已步入信息时代,我们的媒体机构也已实施信息化。庞大的媒体组织越来越多地向我们填鸭无法消化的资讯。但需要根本质疑的是“我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资讯传统媒体是否提供了“我们”想要的资讯传统媒体是否能够提供“我们”想要的资讯1知识性信息。知识与简单的信息截然不同。虽然它们一起共同构成了真实的表述,但知识是“有目的性的”或“有用途的”信息。哲学家们将知识描述为与意图(INTENTIONALITY)相关联的信息。而研究知识则被称作认识论(EPISTEMOLOGY)。在这个信息过载的时代,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知道的都还要多,但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还需要知识。可是媒体却创造出越来越多的、粗糙难堪的真相与令人困惑的悖论。与传统社会传统媒体的“信息共享”、“信息扩散”模式不同,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思想共享”或“知识共享”,需要“建设性”的知识互动传播。2私人化信息。新“受众”将分裂成超越任何我们所能预想的那般细化,但新闻将会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还要具有亲近性。领导MYMISSOURIAN的密苏里大学新闻学院副教授CLYDEBENTLEY曾表示“你们(这些市民媒体)的成功,正来自我们所称的‘冰箱奖章’,就是你在别人家里的冰箱上看到的那些小物件。它们很少是头版的东西。你开始看到,社区对那些看起来像是个人化的东西的认同有一种真实的自豪感。但是在那些大一些的报社,职员们会说,‘这不过是三教九流’。”423我们的信息。小众化传播是必然趋势。但是,由于受众的教育程度不一,传统媒体只能按较低水准来决定报道内容的深度;由于版面、时段的有限,束缚了报道的广度;由于议程设置,导致各个传统媒体的议题近乎雷同。这些局限性,媒体人士内心很清楚。但作为一个企业,依照规模生产以摊薄成本、赢取利润的模式,传统媒体根本无法实现小众化传播,只好牵强地实施“大规模定制”。尼葛罗庞蒂1995年曾预言,未来在线新闻将让读者选择有兴趣的主题和内容,即THEDAILYME(我的日报)。511这种10年前看起来超前又令人不安的展望,已经在部分主流媒体中得到了部分印证。华尔街、MSNBC、华盛顿邮报、FOXNEWS和CNN等主流传统媒体以及YAHOO等门户网站,都为读者在网站首页上提供某种个性化设置。不过,在线新闻的未来,难道就是这种“新闻点菜”“我”的概念,是否只是阴谋,让个人继续受“大媒体”(BIGMEDIA)的欺压与胁迫单个的“我”,需要团结起来组成“我们”,才能抗衡大媒体,才能找到真正的“我”。一位博客(BLOGGER)把网络浏览中获取的信息和知识,按某个主题组织起来,建立起个人主页。尽管它是个人的,但网站内容就某个主题而言具备较强的深度与广度,而且还因为个人主办而具有了延展性与个人魅力。接着,有着共同兴趣的博客,不仅相互间建立链接,而且与更多不同兴趣的博客建立起共享的网上社区。“大规模定制化”概念,最终成为“我们”的“笑柄”。4共享性体验。我们越来越注重“我们”的评价和看法。原因非常简单传统媒体受到广告主、政府等机构的牵制,因而多数观点是正统的、官方的、主流的和商业的;尽管“我们”的观点是嘈杂而零散的,但却是独立的、直白的、自我的和公益的。在未来学家兼作家WATTSWACKER的展望中,在线新闻发展趋势,不是更强的个性化,而是更佳的观点。“整个世界前进得越来越快,人们无法追赶。因此,只会出现越来越少的共同的、公认的文化意涵。构想、风格、产品等等,越来越偏离主流而趋于边缘化。”为了与这种困惑作斗争,消费者们追寻着更多的评判观点。63他们泡在网上同时浏览专业的和业余的评论,以此来研究到底看哪部电影、买哪辆车。譬如AMAZON公司旗下的网站“互联网电影资料库”(WWWIMDBCOM)搜罗了全球所有已上映或将上映的影视信息。这家原先由电影发烧友建立的网站,为每本电影提供了诸如定级、导演、演员、剧照、发行日期等基本信息及官方简介,而网友们最看重的是“用户投票”以及“用户评价”。“用户投票”指数越高、用户评价越多、争议越大,电影就越值得一看。现在的影视推广机构也不得不关注它的“用户投票”指数。再如,奥迪曾是美国著名汽车BLOG网站(WWWJALOPNIKCOM)的惟一赞助商。因为奥迪发现,85的买家前往销售公司之前,首先要搜索网上用户的评价。网站用户对此项赞助的评价褒贬不一,但典型性的态度是“我绝不会放弃我们最宝贵的权利,在网络空间里自由地对事物进行评价”。四、参与新闻的兴起公共新闻,抑或公民新闻,是向人们提供他们需要的新闻和信息,而让他们就民主社会中必须应对的决定而做出判断,而让他们所以成为公民。714这一定义的潜台词就是记者必须主动。而“参与新闻”(PARTICIPATORYJOURNALISM),抑或市民新闻(CITIZENJOURNALISM)、“开源新闻”(OPENSOURCEJOURNALISM、“草根报道”(GRASSROOTSREPORTING)、“博客新闻”(BLOGGINGJOURNALISM)、“个人媒体”(PERSONALMEDIA),强调“我们”,即普通市民,包括一直以来
编号:201312141243570162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28.77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4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新闻传播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新闻传播学论文-从全民阅读时代到全民写作时代——论世界“参与新闻”运动.doc
链接地址:http://www.renrendoc.com/p-210162.html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4次
wenku上传于2013-12-14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7625900360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精品推荐

相关阅读

人人文库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