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传播学论文-文化产业、市场逻辑和文化多样性——可持续发展的公共文化传播理论与实践(上篇).doc新闻传播学论文-文化产业、市场逻辑和文化多样性——可持续发展的公共文化传播理论与实践(上篇).doc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新闻传播学论文文化产业、市场逻辑和文化多样性可持续发展的公共文化传播理论与实践(上篇)关键词全球资本主义文化产业文化多样性文化帝国主义社会主义ABSTRACTNEVERHAVETHECOMPLEXRELATIONSHIPSANDTENSIONSBETWEENMARKETDRIVENCULTURALINDUSTRIESANDCULTURALDIVERSITYBEENSOPRONOUNCEDINGLOBALCOMMUNICATIONANDCULTURALPOLICIESWILLTHEDISCOURSEOFCULTURALDIVERSITYSIMPLYBEHARNESSEDBYNATIONSTATESFORDEVELOPINGMARKETDRIVENDOMESTICCULTURALINDUSTRIESWILLMARKETLOGICREDUCECULTURALDIVERSITYTONOMORETHANTHEPRODUCTIONANDCONSUMPTIONOFLOCALIZEDVERSIONSOF“THEAMERICANIDOL”INTHEFIRSTPART,THISRESEARCHPAPERARGUESTHAT,HISTORICALLY,THECRITIQUEOF“CULTURALIMPERIALISM”ANDTHECONCOMITANTSTRUGGLEFORCULTURALDIVERSITYWASINEXTRICABLYLINKEDWITHTHESTRUGGLEFORNONCAPITALISTALTERNATIVEMODESOFDEVELOPMENTKEYWORDSCAPITALISM;CULTURALINDUSTRIES;CULTURALDIVERSITY;CULTURALIMPERIALISM;SOCIALISM市场逻辑下的文化产业和文化多样性由于传播过程和传播与文化资源的社会分配在现阶段国际和国内政治、经济和社会发展中日益上升的核心地位,进入新世纪以来,国际与国内传播与文化政策领域的发展和各种政策取向的阐述与碰撞空前活跃。在国内,“入世”和新自由主义市场逻辑提供了世纪之交有关中国传播与文化发展的话语背景,以商品化、产业化、集团化、资本化和全球化为中心的传播文化产业理论、政策和实践的发展令人目不暇接。从20世纪80年代的“新闻改革”到90年代的“媒体改革”,政策和学术话语范畴进一步发展到新世纪更广阔的“文化体制改革”。2006年1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文化体制改革从2003年开始的试点阶段进入了全面推进阶段(新华网,2006)。这一文件标志着中国传播与文化领域进入了“深化改革”时代。文化体制改革的全面展开,意味着从1978年开始的中国社会转型的重心从经济领域转向传播文化领域。商业性与公益性、管制与开放更为显著地成为文化传播政策中的两对主要矢量。一方面,市场逻辑在深化,以跨国商业化文化不管是基于西方的美国还是东方的韩国为楷模的文化产业建设方兴未艾。市场的积极意识形态作用及其满足社会传播和文化需要的功能被充分认识。“文化出版产品占领的市场越多,意识形态的阵地就越巩固,社会效益就越好。人民群众是我们的读者和顾客,要注意在市场的交换中满足他们的文化需求”的言论成为中国新闻业历史性的新观点孙正一,柳婷婷,2004。不仅如此,市场也被认为是中国文化传播“走出去”,提高中国对外“软实力”的理想和可行途径。另一方面,以承认传播文化的非商业性为前提的公益性“文化事业”和“公共文化产品”概念和以国家主权为基础的“文化安全”概念也在主流政策话语中得到了阐述。在政策和规制层面,2005年文化部、国家广电总局等五部委关于文化领域引进外资的若干意见在许可文化与传播边缘性领域对外开放的同时,重申了国家对该领域核心部门的本国控制原则。在文化宣传政策执行层面,党和国家主管部门继续强化对新闻宣传和文化传播产业的管理,包括个别处理了业已建立的违规中外合资项目。与此相关,在文化政治领域,知识界和媒体上出现了有关文化产业政治性的前所未有的激烈争论。在2005年围绕湖南卫视超级女声节目的争论中,许多声音欢呼这一把市场逻辑发挥到极致的节目中体现的消费者主权的胜利。市场自由主义的声音把加拿大传播学者斯麦兹定义的文化工业的产品“受众商品”转换为政治含义上的“人民”,使这一节目的商业意义政治化,把它在大众文化市场上的成功等同于民主和平等理念的胜利。与此同时,批判学者不但挑战了轻易在与文化工业相对应的“大众”和作为政治主权的“人民”之间划等号的动机,而且注意到了这种话语后面的意识形态和政治诉求。如吕新雨2006所言如果“大众”就是“人民”,那么为什么今天的市场偏要祭起“人民”的旗帜呢与文化工业相对应的“大众”在中国语境下被转换为“人民”,意味着市场作为意识形态在政治与国家的层面上占据发言权的强烈需求。但是除非你能证明横扫全球的好莱坞电影是全球“娱乐民主”的标志,否则我们就无法放心地为“大众”海选出的超女贴上“民主”、“平等”、“自由”等等金字招牌。在国际文化与传播领域,我们也能清楚地看到不同政策取向和价值体系的妥协和交锋。一方面,在经过了20多年的以私有化、自由化引入和强化竞争、管制转向从维护某种定义下的“公共利益”到营造有利于企业进行扩张和更新的政策环境和企业化为核心的新自由主义模式的发展和重构以后,市场逻辑在国际文化领域普遍得到了传扬和推行,传播与文化成了跨国资本和本国资本积累的新平台HERMANMCCHESNEY,1997;赵月枝,1998;MCCHESNEY,1999;默多克,2005;DSCHILLER1999;2006。随着以信息技术为基础的信息资本主义因冷战的结束和全球化话语的盛行而扩张到世界大部分区域,市场意识形态和以个人消费主义为核心价值的商业文化在全球取得了空前的霸权地位。另一方面,国际传播和文化政策领域对新自由主义政策的抵制和对传播与文化的不可全盘商业化原则的固守从未停止过。而这一抵制和固守的重要结果之一就是“文化例外”原则90年代初在世贸组织自由贸易框架中的确立。新世纪以来,随着信息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全球不平衡发展的深化和消费主义文化价值体系对人类文化的同质化及其不可持续发展性的明朗化,国际传播文化领域对新自由主义政策范式的负面批判和消极抵制变成了政策层面上建设性的积极行动。这具体且集中地表现在2005年底联合国系统负责传播和文化的两大机构各自的历史性行动与议程中首先,2005年10月20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33届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了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公约148票赞成,美国和以色列反对、澳大利亚等四国弃权。作为对该组织在2001年召开的第31届大会上通过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文化多样性宣言的行动计划中有关建立一个相应的法律框架的兑现,公约在一开篇就“确认文化多样性是人类的一项基本特性”和“共同遗产”,强调文化多样性对于各社区、各民族和各国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并把保护和促进文化多样性提高到国际社会应该接受的人类基本伦理的高度。作为对世贸谈判中“文化例外”原则的承认和国际社会对商业逻辑与文化价值间张力的承认,公约“确信传递着文化特征、价值观和意义的文化活动、产品与服务具有经济和文化双重性质,故不应视为仅具商业价值。”同时,公约还“注意到信息和传播技术飞速发展所推动的全球化进程为加强各种文化互动,创造了前所未有的条件,但同时也对文化多样性构成挑战,尤其是可能在富国与穷国之间造成种种失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5,着重点系原文所有。正如傅谨2004在评论公约草稿时写道这一公约“可以被理解为经济全球化趋势的一种逆向的结果,意味着地理大发现时代以来,已经持续了几个世纪的西方中心论,正是经由西方文化真正巩固了它的全球性统治地位这一过程,才显示出它本质上的缺陷,而经由全球化的浪潮,人类的有识之士显然已经决心开始从基本的伦理价值层面上,唾弃这种文化偏见。”因此,这位论者认为,这一公约“很可能成为人类文化发展史上最重要的文献之一。”其次,在2005年11月1618日,由国际电信联盟ITU主办的“世界信息社会高峰会议”WSIS在突尼斯举行了第二阶段的会议第一阶段会议2003年12月在日内瓦举行,通过原则宣言和行动计划。会议通过了突尼斯承诺,重申2003年日内瓦原则宣言有关“建设一个以人为本、具有包容性和面向发展的信息社会的愿望和承诺”及其“所揭示的包括发展权在内的所有人权和基本自由权的普遍性、不可分割性、相互依存性和相互关联性。”承诺不但强调民主、可持续发展、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权以及良好治理在各个层面上的相互依存和相辅相成性,而且“认识到言论自由及信息、思想和知识的自由传播对于信息社会至关重要且有益于发展”信息社会世界高峰会议,2005。虽然美国对会议并不热心,一些国家也希望淡化有关言论和信息自由的主题,但以缩小“数字鸿沟”为核心的平等诉求和以互联网国际管理机制为核心的国际传播民主化诉求还是成了峰会中心议题。全球政治领袖、跨国信息和文化传播业代表和市民社会CIVILSOCIETY参与者就信息社会的问题和前景各抒已见,并达成了一些共识。更有历史意义的是,如我在另一篇文章中已提到的,在这次世界峰会上,非政府组织是以正式参加者身份,而不是以观察者和场外抗议者身份出现的。这在国际会议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也是市民社会组织在国际论坛上长期抗争的结果ZHAO,2004。与2003年的市民社会宣言相对应,参与会议的全球市民社会组织,对信息社会发表了比官方文件更具有人文精神的宣言CIVILSOCIETYSTATEMENT,2005。当然,出台政策与宣言,表达原则与承诺是一回事,权力关系的具体运作、传播与文化实践的实际过程又是另一回事。而且,正如一句英语俗语所言,“魔鬼在细节中。”即使是同一概念,不同立场和利益主导下的不同阐述者也有不同的理解。例如,虽然文化的非商业属性得到了国际社会的承认,保护文化多样性被提高到了超越某一国和某一团体如跨国文化传播集团利益的高度来认识,在具体的运作中,在国际领域文化保护的目的与意义会不会就是为了发展本国的文化产业,同时服务于本国的主导性政治经济势力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会不会是在单一的商业逻辑和个人消费主义价值体系同一性上的多样性,也即美国偶像在世界各地有本土特色的翻版和挪用了传统文化元素的商业文化在各国的发展本文在上篇主要通过回顾国际传播史上有关文化传播与另类发展模式的讨论来探讨这些问题。文化传播和对另类发展模式的追求历史线索如果新闻客观性是新闻学和新闻实践中的“不死之神”的话哈克特和赵月枝,2005,“文化帝国主义”的理论与实践就是国际传播理论与实践中挥之不去的主题。当然,二者一个是以正面的宣称出现,一个是以负面的批判面世。正如正面的“客观性”及其相关概念“准确”、“公正”、“平衡”与其对立面“偏见”、“失衡”组成规范性矛盾体一样,负面的“文化帝国主义”及其相关概念“依附”、“同质化”、“不平等”、“不平衡”与其对立面“文化多样性”、“平衡”、“独立”、“自主”、“多元化”、“平等”等也组成了规范性的矛盾体。而且,就像客观性作为一个“知识/权力”话语集合体有其不同的话语主体和历史演变复杂性及制度沿革背景一样,“文化帝国主义”作为国际传播领域的“知识/权力”话语集合体,也有其不同的话语主体和特定的历史演变及制度变迁背景FEJES,1981;TOMLISON,1991;DSCHILLER,1996;ROACH,1997。割断和修正历史是意识形态运作的重要方式,这在学术和政策层面都不例外。实际上,如果我们不把80年代初里根、撒切尔新自由主义政策上升史当作某种“全球化新纪元”的话,我们就可以发现,尽管诸如“文化全球化”、“混杂性”、“流动”、“创意”等带有后现代色彩的新词汇层出不穷,目前国际传播领域的理论主题在很大程度上还是围绕着对“文化帝国主义”理论的阐释、修正、批判、否定和否定之否定而进行的。在政策层面上,以上提到的2005年国际文化传播政策领域联合国两大机构的关注问题和政策诉求更与被全球化话语所边缘化的70年代“国际信息传播新秩序”运动所关注的问题与政策诉求有明显的延续关系。当年有关国际传播秩序民主化的呼吁在今天WSIS过程中有关互联网管理民主化的要求有回音;当年有关国际信息流动不平等的旧问题成了今天WSIS上的“数字鸿沟”新问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80年发表的麦克布莱德报告标题所表达的“多种声音,一个世界”愿望也与今天这个组织的“文化多样性”诉求相辅相成(MACBRIDEREPORT,1980)。而今天被认为是对全球化浪潮的批判或逆向也是以往对国际资本主义的抗衡和抵制的新发展。正如马特拉2005P11所言“实际上,文化多样性的问题由来已久,而今天我们却把它当作一个新生事物。对它的历史的遗忘正是‘全球化’概念深入人心的结果。然而,‘全球化’现象的起源却被我们所忽视”。当然,我们也不能忽视“时过境迁”的重要性以及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变迁和话语框架背景与维度的变化。梳理这一变化也许能为今天中国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提供一个有益的世界历史背景。首先,从关注点的角度,政治性与文化性突出的大众传媒问题,尤其是国际新闻流动和电视节目流动中的不平衡问题是70年代“国际信息传播新秩序”讨论的核心。1978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发表了“大众传媒宣言”MASSMEDIADECLARATION,突出了大众传媒问题。在随后的麦克布莱德报告中,技术问题、内容问题、政策问题、新闻问题与文化身份问题是有机结合在一起的整体性讨论对象。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是整个讨论的中心,而讨论的政治性,針对国际传播资源的不平衡分配,不平等权力关系的挑战,和对跨国公司的商业主义逻辑的批评是明显的。而到了新世纪初叶,大众媒介问题在“信息”与“文化”的机构性和概念性分野中边缘化,甚至消失了。一方面,主要关注技术问题的国际电信联盟成了世界信息社会峰会的主办者,去政治化了的“信息”范式和信息传播技术推广与普及问题成了主流话语的中心。如我在分析到2003年WSIS第一阶段的成果时指出,虽然有“以人为本”的许诺,官方文件的主旋律体现了技术决定论的思路,更谈不上挑战信息资本主义的统治性逻辑(ZHAO,2004)。另一方面,被美国成功“去政治化”后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成了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公约的主办者,与“信息”一样,“文化”概念也被去政治化,在强调不同文化间的平等地位的同时,文化背后的不平等权力关系被淹没。如果“多种声音”理所当然包括政治和文化声音,尤其使人想起新闻传播中的不同政治和社会声音的话,那么,“文化多样化”概念很难使人想起新闻传播以其所表现的不同社会政治制度以及价值取向,而更多想起博物馆文化和被本质化了的少数民族和原生态文化。总之,“信息”与“文化”几乎消解了“新闻”与“政治”。其次,从政策参与者的角度,“文化帝国主义”讨论中的政策主体和“国际信息传播新秩序”运动的主要推动者是处于社会主义与资本主义对立阵营之间和在此条件下形成的“不结盟运动”中的第三世界主权国家。对刚刚走上国际政治舞台的第三世界国家来说,本国人民通过抗争得来的国家主权是在国际上争取文化独立的主要武器。到了新世纪初叶,主权国家已不再是国际文化传播政策领域的唯一主体,资本和市民社会力量的政策角色在加强。虽然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公约的缔约主体是主权国家,而且公约维护了国家有制定和实施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的政策和措施的主权,从而对跨国传媒企业的商业化活动和传播文化中服务与资本利益的自由贸易论是一种制约,公约本身不得不重申民族国家在文化传播领域的主权,而且它的支持者把它的通过当作主权概念的一次胜利,这一点本身就足以表明主权概念面临的挑战。此外,公约把“公民社会的参与”作为重要一条来规定,并认为缔约方在文化保护中有义务“加强与公民社会,非政府组织和私人部门及其内部的夥伴关系。”新的超越主权国家
编号:201312141314220838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29.51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4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新闻传播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新闻传播学论文-文化产业、市场逻辑和文化多样性——可持续发展的公共文化传播理论与实践(上篇).doc
链接地址:http://www.renrendoc.com/p-210838.html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20次
wenku上传于2013-12-14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7625900360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精品推荐

相关阅读

人人文库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