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哲学论文-民主的“世界潮流”与“中国化”(下).doc政治哲学论文-民主的“世界潮流”与“中国化”(下).doc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政治哲学论文民主的“世界潮流”与“中国化”(下)三、时势与传统上一节主要从“世界体系论”的视角讨论了民主的“世界潮流”及其“中国化”的问题,本节则侧重从“中国中心观”来考察政治民主化是如何在特定情境下发生畸变的。民主核心话语的倾斜笔者曾指出,清末民初中国思想运动的精髓可以仿照现在流行的句式概括为“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一个中心便是进化论,两个基本点便是围绕严复群己权界论书名中点明的“群”与“己”所展开的理论探讨。89或者用梁启超的话来说,就是对“国权与民权”的关怀。90梁启超在五四运动后说,这一运动体现了国民在两个方面的自觉“第一,觉得凡不是中国人都没有权来管中国的事。第二,觉得凡是中国人都有权来管中国的事。第一种是民族建国的精神,第二种是民主的精神。”91国权要争独立自主,民权(人权)要争自由平等,这是广义民主思想体系中的两大核心话语。梁启超在总结从公车上书到五四运动的政治运动时指出“对外问题易发动,对内问题难发动。”92因为“一、外交问题较简单,容易把多数人的感情烧起来。二、外交问题的运动,和国内专权的人没有什么直接接触,危险程度较小,多数人乐得附和。”但是,“内政上局面不转变,争外交绝无结果。外交主张,是要政府去办的,国民不能努力建设一个像样的政府,而拿许多话哓哓向人,在自己是‘不揣其本而齐其末’,在人家看来,完全是一种戏论。”93“必以政治修明政府可用为前提,然后对外乃有可言。我国始终缺此前提,故对外运动,无论若何热诚若何激烈,皆以失败终了。”94梁启超呼吁“以后我们若不打算做国民运动便罢,若还打算做,决然应该把方向转变,从外交移到内政方面。”95然而,此后一再发生的国民运动如五卅运动、一二九运动,仍旧是易于发动的对外运动,真正如梁启超所设想的对内而非对外,对事而非对人,针对根本全局问题而非枝叶局部问题,建设将来而非补救既往,旨在争取作为其他政治运动前提的言论集会出版自由的国民运动,迟至六七十年以后才得以发生。究竟是对内的国民运动抑或对外的国民运动,主要还是取决于刺激其发生的时局、困境与国民情感,而不是少数鼓吹者和发动者的主观意愿。阶级矛盾与阶级斗争,是对内的国民运动的动因;民族矛盾与国家间冲突,是对外的国民运动的动因。英国革命期间的主要矛盾是社会不同阶级之间的矛盾,因而国民运动主要表现在争取社会平等与政治权利上;法国革命遭遇到欧洲各国王室的联合围剿,因而表现出较多的民族主义色彩,并且愈来愈趋向于激烈。中国自鸦片战争以后尤其是1895至1945年间,民族矛盾压倒了阶级矛盾,因而对外的国民运动屡屡发生,对内的国民运动难得一见,也就没有什么可奇怪的了,时势使然也。李泽厚在启蒙与救亡的双重变奏中分析何以“救亡压倒启蒙”时说“五四运动提出科学与民主,正是补旧民主主义革命的思想课,又是开新民主主义革命的启蒙篇。然而,由于中国近代始终处于强邻四逼外侮日深的救亡形势下,反帝任务异常突出,由爱国而革命的这条道路又为后来好几代人反复不断地走,又特别是在长期处在军事斗争和战争形势下,封建意识和小生产意识始终未认真清算,邹容呼唤的资产阶级民主观念也始终处于次要地位。”“所有这些,都表明救亡的局势、国家的利益、人民的饥饿痛苦,压倒了一切,压倒了知识者或知识群对自由平等民主民权和各种美妙理想的追求和需要,压倒了对个体尊严、个人权利的注释和尊重。”96晚年孙中山说“欧洲当时是为个人争自由,到了今天万不可再用到个人身上去,要用到国家身上去。个人不可太自由,国家要得到完全自由。到了国家能将行动自由,便是强盛国家。再这样做去,便要大家牺牲自己”。97毛泽东在1936年会见斯诺时谈到了他理解的民族主义与共产主义“对于一个被剥夺民族自由的人民,革命的任务不是立刻实现社会主义,而是争取独立。如果我们被剥夺了一个实践共产主义的国家,共产主义就无从谈起”。98他们赞成以个人自由与社会平等作为牺牲,都是为了优先实现民族独立的目标。李慎之不赞成“抗战压倒启蒙”、“救亡压倒启蒙”的说法,他认为是“革命压倒民主”。“除了中国人不懂民主而外,民主在中国人中只能留在口头上的又一个原因是,在中国的左派知识分子心目中还有一个比民主更高的价值,那就是革命,就是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当时的左派所追求的实际上是两重价值。第一重价值当然是民族主义,要打倒日本帝国主义,实现民族独立。第二重、也是更高的价值就是,经由社会主义革命而达到共产主义。照我们相信的毛泽东的理论,这两者不但毫无矛盾,而且是完全一致的。那时我们的头脑里有没有民主这个价值当然有,但是它已经完全被包括在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的价值里了,因此也可以说,实际上我们的认识里并无独立的民主价值观。”“我们这些‘进步青年’糊涂的地方就在于,居然认为美式的民主与苏式的革命是可以互相包容而平行不悖的。”认为革命可以一举解决国权与人权两大课题,是当时中国“进步青年”的普遍信念。然而法国革命、俄国革命和中国革命的历史经验反复证明,革命可以达到民族独立的目标,却不能自然而然地实现自由民主的目标。因为革命的价值准则和制度安排与民主的价值准则和制度安排是不相容的。以民主为最高价值,当然要问为什么言论、出版、迁徙、居住、结社包括组党等自由没有兑现为什么没有代议制,没有反对党为什么没有人身保护状,没有无罪推定论更重要的,要把政府看成是“必要的恶”,要设立一种机制,一方面能使政府有效地行使治权,一方面又要防止它滥用权力为害国民。以革命为最高价值,当然要发动一次又一次的运动,以求在中国实现纯而又纯的“共产主义”;不但要“解放”中国人民,而且要力争为天下先,做全世界各国各民族的“榜样”。你追求的要是民主,你就只能拥护、只能效忠于允许人民批评、反对以至弹劾、罢免的政府。你追求的要是革命,你就得把一切交付给领导你冲锋陷阵的组织及其领袖,不该问的不问,不该说的不说,一切服从命令听指挥。对革命党来说,其所作所为都是一个目的ENDSJUSTIFYMEANS(只要目的高尚,不论采取什么手段都是可以的足以解释一切。然而,目的本来是没有的,因为乌托邦反正是不能实现的。结果运动就是一切李慎之叹道我们那一代人花了一生时间呼喊“民主与革命”,革命倒是席卷中国大地,而何谓“民主”,特别是作为制度的民主,我们这代人终其一生也未弄清其内涵。99“中国中心观”视角下的传统与变局林毓生认为,中国传统思想是一元论的和主知主义的,有一种根深柢固的、为儒家各派所公认的“藉思想文化以解决问题”的思想模式。其基本信念即是“文化改革为其他一切必要改革的基础”,“藉思想文化作为解决问题的途径,是一种强调必须先进行思想和文化改革然后才能实现社会和政治改造的研究问题的基本设定。”此处“思想文化”主要指“世界观”和“符号、信仰和价值体系”,即所谓的“人文知识”。虽然清末民初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内容是反传统的,但他们的思想模式却仍深受强调政治文化是一元整体的传统文化影响,对思想变革的优先性深信不移。100从林毓生的观点中很容易得出一种推论中国的民主化在五四以后走了弯路,主要责任在于“思想文化”、“传统思想”和知识分子的选择。但是,这种推论是有严重缺陷的,带有某种“思想一元论”的色彩。中国传统文化最显著的一个特征,即是其多元性与多变性,因此,把中国传统文化概括为儒教文化,与基督教文化和伊斯兰教文化相提并论,本身就是很勉强的。中国自宋朝以来,形成了两个重要的传统,其一,是科举出身的士大夫阶层主持朝政,并以文官统驭武官;其二,中央集权力量压倒了地方割据力量,皇权专制主义得以巩固。但是到了晚清,主要由于内部因素的演化,上述的传统发生断裂,文士与文官的势力以及中央集权的力量大大地削弱了。因此,对于中国民主化进程发生现实影响的,与其说是长期以来的传统,不如说是晚近出现的变局。余英时指出从思想史的角度说,常常将“宋明理学”划入同一阶段,似乎宋代和明代的“士”应该是一脉相承,属于同一类型了。但是深一层分析,我们便发现,这两个不同朝代下的“士风”竟截然相异。同是理学家,朱熹和陆九渊都一心一意向往着王安石的“得君行道”,在皇帝面前也侃侃而谈,傲然以政治主体自居,充分体现了“以天下为己任”的气概。对照之下,王守仁除了正德元年(1506)乞宥言官去权奸一疏,因而放逐龙场之外,其余奏疏多关具体事务,极少涉及朝政。更可注意的是同年他第一次和王艮会面,后者迫不及待地要谈怎样致君于尧、舜的问题,他立刻以“思不出其位”为理由,阻止了政治讨论。通过这一对照,我们才清楚认识到,宋代从王安石、二程到朱熹、陆九渊等人所念兹在兹的“得君行道”,在明代王守仁及其门人那里,竟消失不见了。这个“变异”或“断裂”还不够使人惊异吗然而问题还远不止此。十六世纪以后,虽仍有不少的“士”关怀着合理秩序的重建,但是他们的实践方向已从朝廷转移到社会。东林讲友之一陈龙正所标举的“上士贞其身,移风易俗”可以代表他们集体活动的主要趋向。这当然和当时的历史条件有密切的关系。第一是政治的环境。宋代承五代武人跋扈之后,重文轻武,以争取“士”阶层的支持,因此采取了对“士”特别优容的政策。陈寅恪所谓“六朝及天水(赵宋)一代思想最为自由”,便指此而言。明代则继蒙古统治而起,“士”已落到“九儒、十丐”的地位。而朱元璋又遇“士”至酷,以至有士人“断指不仕”的情况。宋代“士”的政治主体意识自然不可能继续发挥,“得君行道”更是无从谈起。第二是社会的变迁。十六世纪以后市场经济的新发展和商人地位的上升是“士”的转向的另一重要背景。明代的“士”恰好在同一时期展开了开拓社会和文化空间的活动决不是偶然的。商人的财富为这些活动提供了经济基础。宋、明两代的“士”不容混为一谈,这是十分明显的历史事实。不但他们的活动取向不同,思想也有极大的分歧。这里引出一个很重要问题“传统”一词本身便涵蕴着连续不断的意思。然则所谓“断裂”,相对于“士”的传统而言,究竟居于何种地位呢我可以毫不迟疑地说,这里所谓“断裂”都是指“传统”内部的“断裂”,因此是局部的而不是全面的。101在晚清出现的“数千年来未有之变局”中,传统出现了全面性的断裂。“士农工商”的传统“四民”结构发生动摇,特别是“士”与“商”的位置发生了极大变化。薛福成、郑观应等人鼓吹“以商立国”,陆润庠、张謇等以“状元”的身份带头弃仕从商,导致所谓“绅商”或“士商”阶层的出现。顾名思义,他们是从原来的人文知识精英兼政治精英(绅士阶层)转化为经济或商业精英。102取消科举考试后,人文知识分子与仕途脱离了关系。五四运动以后平民主义盛行,随着人文知识分子的思想激进化,他们又逐渐与企业界与学界的主流(以胡适为代表)划清了界限,成为所谓的“文化人”。“文化人”是一种社会边缘人,他们是自由职业者,以“文化”为谋生的途径,一旦脱离了文化市场,就成了依附在别人的“皮”上才能生存的“毛”。这就是上海“文化人”到延安以后的命运。“文化人”思想与论说的主要对象是其他“文化人”和学生等社会边缘群体,对于社会政治精英与经济精英的影响相当有限。因此,不能简单地认为是人文知识分子的选择决定了中国民主化的命运。王世杰之类的知识精英在国民党里左右不了“黄埔系”,1946年否定政协协议,就是前者不敌后者的结果。知识分子干部在共产党里一直是行伍出身的“老干部”“教育”、“改造”和“限制使用”的对象,延安整风就是一场将前者头脑中的“自由”、“民主”理念彻底扫荡的运动。在19世纪中期以后中国内战和外战连绵不断的情况下,“枪杆子”始终比“笔杆子”更有发言权。雷海宗认为,中国自东汉以后便是“无兵的文化”。梁漱溟解释说“所谓无兵者,不是没有兵,是指在此社会中无其确当安排之谓。”东汉以后的募兵制和世兵制将“兵民”从“四民”中分离出来,成为“四方不逞之民、失职犷悍之徒,无赖奸猾之人,游手无籍之辈,负罪亡命之人”聚集的群体,所谓“收拾一切强悍无赖游手之徒,养之以为官兵”。宋代当兵要刺字,称“招刺”,“黥首涅手”,“使之判然不得与齐民齿”,可见兵的社会地位之低下。明代军民分离的格局更加明朗。军籍属于都督府,民籍属于户部,谪发罪人在军士中占相当大的比例,“名为军士,实则工徒”。清代的八旗、绿营都是食“皇粮”的职业兵民,二者虽然地位悬殊,但都处在“四民”社会之外,在鄙视兵民的社会气氛下,八旗兵的遭遇并不比绿营兵强多少,特别是在17961805年的白莲教起义造成清朝中央军事力量“不可逆转地下降”之后。科举虽有武科,但作用与文科不能比拟,其“冷暖之判,不啻天渊”。文进士、文状元入阁拜相者大有人在,武进士、武状元一般不过是充当皇帝的侍卫。在“以文制武”的体制下,武官不仅不能享有与同品级文官相同的职权与尊荣,还要受品级低下文员的节制。“武臣虽位至提镇(提督、总兵,品级与总督、巡抚同笔者注),曾不敌一州县,文臣之踞其上承其下者,往往视之为无足轻重,武臣亦自安于委琐鄙劣,而莫之振拔”。103陈登原说“太平天国一役,自为近世武人抬头之开端”。根据陈志让在军绅政权中的说法,中国在18601895年是绅军政权,在18951949年军绅政权。在镇压太平天国的过程中,由“儒生领山农”组建的湘淮军逐渐成为清朝军事力量的主力,从军行伍的士绅以军功而爬上高位,军人化的士绅成为“同治中兴”的核心力量。“四五十年中,布衣跻节镇,绾虎节,以殊勋为督抚提镇司道,国有庆,拜赐恒在诸侯群牧上,生拥位号,死而受谥者凡数百人。”湘淮军从“山农”中招募乡勇,也打破了“四民”与“兵民”的传统界限。清廷兴办海军和新军后,“知识技术型”军官逐渐取代了湘淮军中的“士人型”军官。从1870年代起,出现了第一批新式兵学人才。到20世纪初,全国军事学堂共有七八十所,1910年全国各类军校的在校生超过7000人。此外,自1902年至1908年,清廷向日本派遣的陆军留学生不下千人,若加上自费留学军事者和到其他国家学军事的学生,人数就更多了。在1905年废除科举制后,不考学堂而入伍当兵者“如水之就下”。“惟读书固可致其显贵,究不如从戎来得捷径。如是,以无用之秀才、贡禀诸生,今日入营,不出三月,而升调之令获矣。厚其禄而宠其身,较之于六年小学、六年中学,然后始获得一教职员清职,自不啻万万倍耳。”“法律、工业、文学都不足糊口,倒是一旦成为将校,就为立身的捷径,因此,连有数之有钱人政治家的子弟,也志愿为军人”。104从民国初年到1949年,中央政权和大部分地方政权都掌握在黎元洪、冯国璋、段祺瑞、蒋介石、阎锡山、张学良、刘湘、李宗仁、陈诚等“知识技术型”军官手中。时人云“民国成立,军焰熏天”,“军界一呼,政界俱倒”。为什么军人在民国政治舞台上能够发挥前所未有的作用呢袁世凯认为“乱世以兵为先,无论何种德望、学识,一至彼时,均不足为资格,惟有兵权乃为资格。”105梁启超也说“今国势杌陧,不可终日,中智以下,咸忧崩离。然历徵我国史乘,大抵际阳九否极之运,然后有非常之才出而拯之,其枢机则在一二人而已。今后之中国其所以起其衰而措诸安者,舍瑰伟绝特之军人莫属也。”106亨廷顿指出,在一些后发展国家,军事近代化的领先地位,使军队成为官僚体制中“最现代化和最有内聚力的典型”。军队在引进近代化的武器装备、军事制度和军事理论的同时,不可避免地要接受近代文明的价值观念,从而“形成了使其疏远于现存秩序的概念,如效率、诚实和民族主义,他们干预政治,想使社会与军队并肩前进,他们是中产阶级的先锋队,目标是在政治领域中先行突破”。107从某种意义上说,“知识技术型”军官是推动中国“西化”和现代化的中坚力量。与其说是人文知识分子决定20世纪中国政治的走向,不如说是“知识技术型”军官在这方面发挥了更大的作用。当“知识技术型”军官主要向日本人学习现代军
编号:201312160047191070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30.91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6
  
2
关 键 词:
专业文献 法律法学 精品文档 政治哲学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政治哲学论文-民主的“世界潮流”与“中国化”(下).doc
链接地址:http://www.renrendoc.com/p-221070.html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11次
21ask上传于2013-12-16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7625900360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精品推荐

相关阅读

人人文库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