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民族主义论文-19世纪改制运动中的难题:1879年招商汕头分局公私混淆案研究.doc民族主义论文-19世纪改制运动中的难题:1879年招商汕头分局公私混淆案研究.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民族主义论文19世纪改制运动中的难题1879年招商汕头分局公私混淆案研究【内容提要】1879年发生在轮船招商局汕头分局公私混淆案的前因后果显示,在清朝的公共体系之外还有另一个非正式财政体系这后一体系虽然无法发展成为独立的参天大树,其能量释放却往往使公共体系的运转打上很大的折扣,并使19世纪的改制运动陷入一种两难的境地。【摘要题】政治法律【关键词】洋务运动/李鸿章/丁日昌/招商局/钟循【正文】19世纪初以来清朝的改制运动涉及政府内外的许多范畴,诸如官制、税制、洋务等,其意义深远。但是对这些改制运动的评价,学者们从来都莫衷一是。归纳起来,主要有下面两种观点一是以费维恺为代表的否定论。该论认为政治制度的改革是任何社会改革的根本,而洋务改制运动少的就是政治改革,因此是注定要失败的。用费君的话来说,没有政治改革,再多的坚船利炮也无济于事。(注Feuerwerker,Albert,ChinasEarlyIndustrialization,ShengHsuanhuai18441916andMandarinEnterpriseNewYork,Atheum,1970,P59.)这种观点源于冷战时期,虽然年深日久,在学界依然有影响,尤其能迷惑刚入门学习中国历史的大学低年级学生。最近以罗威廉为代表的一批学者,则从社会国家这个新的角度来探讨这个问题,得出的结论与上述的否定论大相庭径。在他们看来,改制运动反映了当时社会的新兴事物,如商业的发展,对原有的国家架构形成的压力,以及清统治者自身的调整。罗君的观点在他的公共领域这么一个概念里得到了集中的阐述。(注Rowe,T.William,CommercialandSocietyinaChineseCity,17961889Cambridge,HarvardUniversityPress,1984.AlsoseeThePublicSphereinModrnChina,inModemChina,July1990,P309322.)上述两种观点无疑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但是各自也都有盲点。如果洋务自强真像费君说的那样一无是处,那又怎么解释那时打下的近代工业基础呢如果改制是社会正常发展的结果,那又为什么无法完成现代化的过程呢本文的目的,是通过剖析1879年招商汕头分局公私混淆案,来试图解释19世纪改制运动中的难题。本文的重点,则是清朝财政政策及其改革和执行,而最终要证明的观点可以表述如下正是纵横交错于清政府内外的非正式财政体系,把19世纪改制运动置于两难之境。一清政府的财政改革,可以说是整个改制运动中最重要的一环。尤其在19世纪财政收入日落西山、危机迭起之际,财政改革成功与否直接关系到所有的其他改革。有关清朝财政的资料可以说是太多了,同时又太少了。有清一代中央集权,地方政府的所有财务处理都必须上报户部审批,再由户部造册以备谘皇帝天聪。由此留下来的册、表、章、奏、批,可谓汗牛充栋。另一方面,由这些文件反映出来的政府财政的实际运作却又微乎其微,因为这些公开的文件,是按照一定的格式、用语甚至内容,做出来让皇帝和公众看的在实际运作中的种种具体过程,尤其是有违章嫌疑的细节,则不会包括在这些文件里。因此,研究财政改革不仅要基于这些政府的文件,还要考虑到每一件事的前因后果,卷入这件事情的人员,及其他们之间的关系,从而品味出文件中没写出来的奥妙。这些奥妙比任何规章制度都更确切地反映出清朝财政运作的真实面目。为了更好地展开对19世纪财政改革的讨论,让我们先来看看1879年轮船招商汕头分局公私不分案的始末。广东汕头厘金局的蔡伦书,长期把收上来的厘金税款存在一家叫做乾泰的私人钱庄里吃利息。1877年乾泰破产,蔡血本无归。为了弥补损失的税款,他从另一家叫顺泰的钱庄里以12%的高利息借了一万两银子。此后每当蔡收取了新的厘金税,都饥不择食地存到其他钱庄里,来挣取更高的利息,以偿还顺泰的本和利,并希望有朝一日弥补此前损失的厘金税款。这些公私款项的所有转移和交割,都通过招商局汕头分局的钟循来处理。钟循把蔡的厘金税款存在一家由香港人吴绮云开的和记贸易行里。吴是香港永同兴贸易行的东主的公子,来汕头扩展生意时与钟循成了好朋友,此前钟多次在他那里存款生息,没失过手。这次除了蔡送来的厘税11000两以外,钟还把2880两招商局款和3900两商局代收的赈灾款,一起存在和记贸易行里。像往常一样,吴答应一旦需要,钟可以随时取款。但是在1878年初,香港永同兴贸易行因资不抵债而宣布破产,吴无法偿还钟循的存款,便于当年6月不告而别,逃往香港藏匿起来。这样,归还蔡的厘款、招商局的局款和赈灾款共18000多两的重大责任,便都落在了钟的头上。钟循纵然有三头六臂,一时也无法筹措这么一笔巨款。1879年6月,福建巡抚丁日昌突然发难,就此案指责招商局的财务混乱,并对钟循穷追不舍,要求严加惩办并扬言说,如果商局不认真办理,他就会同南北洋大臣,务必弄个水落石出。在丁的压力下,商局开始对钟案进行调查。可是调查并不顺利,拖泥带水地折腾了好几个月。最后由官府行文,通缉首犯吴绮云既然吴已经逃跑,何记贸易行在汕头的财产全部没收入公钟循被永远踢出招商局,并勒令其归还所损失公款的一部分。(注钟循供词,招商局档案4682/41,中国南京第二档案馆藏。)从1880年以后便再也没人提到这个案子,钟循是否按规定偿还公款也不清楚,整个汕头招商分局公私混淆案于是便不了了之。1877年和1880年之间发生在汕头招商分局这件案子的真相,也许再也不会大白于天下了。但是此案发生的前因后果给我们提出了几个问题第一,为什么公款的损失会发生在公款生息这一政府行为上考虑到这种行为并非偶然,这个问题就更有意义了。第二,既然香港永同兴贸易行早在1878年初就倒闭了,从那时起钟循存在那里的公款肯定就已经没有了着落,那么为什么直到一年以后该案才曝光呢其中的猫腻不言而喻。第三,汕头在广东省的管辖之下,出了事该由广东巡抚来处理,为什么实际上是福建巡抚丁日昌出面诚然,招商局不同于一般政府行政部门,从来都是北洋大臣直隶总督李鸿章的禁脔,但是不论是从名义上的管辖权还是实际上的责任,都轮不到丁说话。第四,既然丁一开始就大张旗鼓,颇有不获全胜决不收兵之势,最后怎么又不了了之呢对钟循的处理是不是依法办事通过对以上问题的探讨,就可以管中窥豹,略见当时财政及其改革之一斑改革中怎样遇到难题,为什么解决不了等问题,也随之释然。首先来看第一个问题,为什么公款会在公款生息过程中损失公款生息作为政府行为由来已久,到了清代已经非常普遍了,比如说内务府,就经常在私人钱庄里存钱。(注关于内务府的功能及其在清代社会和政治生活中的地址和作用,请参看Torbert,PrestonM.,TheChingImperialHouseholdDepartmentAStudyofItsOrganizationandPrincipalFunctions,16621789,Cambridge,HarvardUniversityPress,1977.)北京政府对公款生息的控制一贯很严,所有的款项来往必须造表报给中央的户部,生出来的息款也规定要用在公共事业上。由于清帝国疆域辽阔,政府部门多如牛毛,对公款生息进行管理肯定是一件极其复杂的公务。不过在国家机器运转还良好时,公款生息似乎还没有给中央造成太多的麻烦。但是从19世纪以来国库渐空,1840年以后的10年里,政府每年的赤字高达900万两,大概是正常收入的四分之一。(注周育民晚清财政与社会变迁,上海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第69页。)与太平军的战争可以说是清代财政管理的一个转折点,厘金制度的启动及其运作典型地表明了中央的财权如何逐渐落入了疆臣手里。(注罗玉东中国厘金史,商务印书馆1936年版。)在这种大气候下,公款生息的管理也成了地方各级政府的权力范围。这种财权下移的趋势一直延续到战争结束以后,疆臣们就是靠这条财路来发起洋务自强运动的,如兴办招商局。与此同时,上述财政改革也带来了许多问题,主要表现在中央的管理逐渐削弱甚至不再存在。原则上,只要地方政府向户部造表申报,就有权在其管辖范围内开发财源,就地使用。这就几乎等于放任各级政府部门巧立名目来致富。由于当时捐纳制度已经蔚然成风,许多商人用钱开路进入权力结构。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政府里捐个一官半职不仅是为了光宗耀祖,也是为了赢利。一旦中央的约束少了,就给他们造就了捞钱的广阔天地。在这种大环境下,公款生息也就成了官府中以公谋私的重灾区。钟循在汕头招商分局任内干的那些事,不过是沧海一粟。作为洋务运动的早期工业之一,招商局本来也是按照集权模式来管理的。局里的所有财务都由上海的总局控制,赚了钱归总局,亏了本也由总局来填补。刚开始规模小时这种集权式的管理还可行,可是在1876年兼并了美国旗昌公司之后,问题就来了。各分局连年亏空,让总局补不胜补。于是从1878年开始,招商局顺应当时全国性财政改革的潮流,把财权下放到分局。总局先根据各分局的财产和市场定出一个数目,由分局包干,此外盈亏都由各分局自负。(注聂宝璋编中国近代航运史资料,人民交通出版社1983年版,第850页。)就像全国性的财政改革一样,商局的改革表面上好像还是挺成功的。据当时的申报报道,商局的官员声称全局的开支少了,生意多了。(注光绪六年八月二十三日申报。)但是这一改革也像全国的财政改革一样弊端百出。由于权力下放了,局员们便撒开了竞相以公谋私。全局上下都在商局之外有别的生意,如徐润在上海有大规模的房地产投资,并且和唐廷枢、叶思贤等人合伙办钱庄。(注徐润徐愚斋自述年谱,文海出版社台北1978年版,第3334页。)当时招商局高息向钱庄举借了大笔债务,债主中自然少不了他们。唐廷枢办了一家揽载行,据说生意极其兴隆不过这根本不奇怪,因为每当货运旺季,唐的揽载行是从来不必担心舱位的。(注方豪编马相伯先生文集,北平1948年版,第8页。)这种公私之间的模糊不清导致了一连串的腐败案。1880年天津分局的叶显祖因为中饱公款而被开除1883年上海房地产危机中,徐润挪用的大量局款被套牢,不得不以自己的股份填补,市价高达48万两。(注张厚权招商局史,人民交通出版社1988年版,第203204页。)相比之下,钟循折腾那么一两万两银子,就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二钟循的案子固然很小,可毕竟也涉及了公款,一旦出了事,也不是说要脱身就能脱身的,可是为什么钟循出事整整一年以后才引起注意呢这是我们前边提到的第二个问题。要回答这个问题,还要从清代官僚机制和财政运作入手。财权一贯是北京的禁脔,为了防止地方势力坐大,官员们的薪水也定得极低堂堂一品大员年俸仅180两银子,而最低的从九品,则低到33两。(注大清会典,中华书局1991年版,第176177页。)这些集权措施同时也给国家机器的有效运作打了很大的折扣。日益繁杂的政务加上僵硬的管理,甚至使得那些以天下为己任的官员也束手无策。因此从康熙中后期起,中央对财权逐渐网开一面,允许地方官员在正赋以外加收附加税,美其名曰耗羡,用于地方行政来提高效率。于是在正式公开的财政运作体系之外,逐渐发展起另一套非正式不公开的体系,是为非正式财政体系,(注Zelin,Madeleine,TheMagistratesTeal,RationalizingFiscalReforminEighteenthcenturyChingChina,Berkeley,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1984.)颇似今天的计划外收支。雍正初登宝鼎时雄心勃勃,进行耗羡归公的改革,却苦于开网容易收网难。乾隆继位后,自誉要在其祖之宽与其父之严之间取其中,更使得改革不了了之。到了19世纪,这一以耗羡收取为中心的非正式财政体系成长壮大,一如水银泻地,无孔不入,以致于如果没有这一体系的参与,官僚机构的正常运作便不可能。正如墨子所说的,令公私两便已经成为各级政府决策和运作的原则。(注Metzger,ThomasA.,OrganizationalCapabilitiesoftheChingBureaucracyintheFieldofCommerce,theLianghuaiSaltMonopoly,17501840,inW.E.Willmoted.,EconomicOrganizationinChineseSociety,Stanford,StanfordUniversityPress,1972.)这样,清朝的财政其实由两套体系来运作。一套是按照大清会典设计的公共体系,官员们公事公办时上宣下报的官样文章自然是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另一套则是非正式财政体系,也就是在公事公办的同时,通过各种渠道满足各级各式办事人员的内部及私人需要。前者是公开的、合法的,而后者是隐蔽而又人人都心中有数,不完全合法而又为上下所共同接受的。这种不公开的运作极其容易滋生弊端,由半合法滑向非法。在现有的官僚体制中对这些非法行为的唯一控制,是上级官员的慧眼。但是由于这一体系已经浸透于整个官僚结构,几乎所有的官员在仕途中都直接或间接地、或多或少地从中有染,成为既得利益者,其慧眼也就为尘所蔽,对非法行为视而不见,见而不管,管而不严。一旦有事,肇事者的上司首先想到的不是按照公共体系的法规行事,而是通过非正式财政体系对各有关方面进行通融,来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这正是1878年汕头钟循案发以后招商局内外的反应。和记贸易行关门,吴绮云远逃香港后,钟循自然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在公共体系下全权处理这件案子的是他的直接上司,商局总办唐廷枢。如果要按照法规办事,唐应该立即惩办钟。但是维系唐与钟的并不仅是这套公共体系,还有另一套非正式财政体系。由于这套体系的不公开性质,两人之间关系到底如何今天是无法了解的。但是我们可以毫不费力地猜想到,此前唐很可能从钟的不义之财那里分过一杯羹,这样,钟唐两人就绑在了同一条贼船上。这套不公开的体系有另一套办事规矩,而不是简单地对钟法办了事。唐就是按照这套不同的规矩来办事的,他利用自己在香港的社会关系,跟永同兴的合伙人罗鹤平接洽,希望让罗赔偿钟循2000两来私了此案。(注丁日昌致唐廷枢信光绪五年九月,招商局档案4682,中国第二档案馆藏。)很清楚,只要钟能够归还部分损失的公款,唐就可以利用职权大事化小,把整个事件摆平。这就是为什么钟案发生以后的一年里,表面上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一样。钟循损失的公款中很大一部分是招商局的局款,作为招商局的总办和主要持股人之一,唐廷枢应该严惩钟循,才是维护自己的实际利益之道。问题是唐既在公共体系中有利益,也在非正式财政体系有利益。如上所述,非正式财政体系刚开始是作为对公共体系的补充发展起来的,可是19世纪以来公共体系越来越为这种体系所侵蚀,两者在分量上的对比逐渐向后者倾斜。更重要的是,对公共体系造成的损失是可以在局部上进行补救的,而一旦对非正式财政体系造成了损失,则有牵一发而动全身之虞,因为在这个体系中决不仅仅是唐钟两人,而是一个贯彻上下的庞大系统,其中很多人唐既不愿意得罪,可能也得罪不起。在鱼和熊掌不可兼得的情况下,唐只有舍鱼而取熊掌了。三1879年6月,招商汕头分局的钟案在捂了一年之后终于被揭了盖子。有趣的是揭盖子的人是与招商局没有直接关系的福建巡抚丁日昌。为什么呢这是本文要讨论的下一个问题。简单地说,这正是非正式财政体系运作的结果。这一体系通常由一批政府内外的人员组成,通过半合法甚至非法的财务运作共同得益。一般而言,投身某一个非正式财政体系的最普通的途径,是所谓的三缘,也就是血缘、地缘、学缘中国许多其他社会组织都是以这三缘为脉络形成的。(注费孝通乡土中国,FromtheSoilTheFoundationoftheChineseSocietyBerkeley,UniversityofCaliforniaPress,1992.)但是与中世纪印度的等级和欧洲的阶级不同,在非正式财政体系中个人的地位并不是一成不变的,维系这一体系的并不是这三缘,而是共同的利益和风险。这个吐故纳新的过程,遵循的几乎是适者生存的原则。同时,共存的诸色非正式财政体系之间为了自身利益也长期争斗。丁日昌是广东人,早期由帮助曾国藩和李鸿章的中兴大业而发迹。办轮船之议一
编号:201312171146261918    大小:25.76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7
  【编辑】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民族主义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9次
docin上传于2013-12-17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民族主义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