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民族主义论文-现代中国的民族主义.doc民族主义论文-现代中国的民族主义.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民族主义论文现代中国的民族主义1在十九世纪以前,中国并没有类似今天这样的民族主义的观念。古代中国人大都是秉持一种天圆地方、中华居中、四面皆是低等夷人的天下观念,主要以文化上的优劣差异、而非种族或生理差异来区别华、夷。但到晚清时候,情况大变了首先,中国被迫向西方逐渐敞开门户,各种欧洲的器物、观念和人员迅速进入中国,大大改变了沿海地区和城镇居民的日常观感从魏源、徐继畲等人编撰海国图志(1842)和瀛寰志略(1848)开始,整个社会的知识系统随之发生变化,到19世纪晚期,这个变化已经相当明显,尤其在东南沿海地区的比较年轻的文化人中间,一种新的世界观念中国只是世界上许多国中的一个,与西欧诸国相比,至少在经济、军事和政治上还居于劣势,差不多完全取代了上述那一种古老的天下观念。其次,从1840年第一次鸦片战争到1895年的甲午战争,西方列强、特别是维新成功之后的日本对中国的不断侵犯,在社会上造成了一种中国即将被瓜分的严重的忧虑。这忧虑的一个直接的思想后果,就是文化人普遍从利益冲突的角度来理解国与国的关系。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拥有极大的社会影响、自称能以手中的一枝笔转移国人心理的梁启超,就这样解释国家的起源和基本作用国家者,对外之名词也。人类自千万年以前,分孳各地,各自发达。自言语风俗,以至思想法制,形质异,精神异,而有不得不自国其国者焉。循物尽天择之公例,则人与人不能不冲突,国与国不能不冲突。国家之名,立之以应他群者也。故真爱国者,虽有外国之神圣大哲,而必不愿服从其于主权之下,宁使全国之人流血粉身靡有孓遗,而必不肯以丝毫之权力让于他人。其三,因为对颟顸守旧的清廷日渐失望,也因为有意借鉴西方迅速富强的政治经验,从1880年代开始,有意改革的文化人越来越自觉地宣扬国家概念,并由此推导出国民、国族等一系列派生概念。正是这一个属于全体国民的国家,逐渐取代了朝廷,成为19世纪晚期多数矢志改革的文化人忠诚的对象,也成为他们动员社会、起而创建或拯救的目标。其四,1898年戊戌变法失败,借助光绪皇帝的权威自上而下地推行社会改革的道路被斩断,一批比较激进的文化人更将矛头对准整个清王朝,开始了以推翻满清、建立共和国为基本目的的革命运动。这个运动的一个重要部分,就是大力鼓吹一种以种族而非文化来区分汉、满的意识,甚至不惜煽动某种类似种族仇恨的情绪。譬如当时另一位重要的思想家章太炎,就特意用了这样古意盎然的文句,宣誓一般地写到白日有灭,星球有尽,种族神灵,远大无极敢昭告于尔丕显皇祖轩辕、列祖金天、高阳、高辛、陶唐、有虞、夏、商、周、秦、汉、新、魏、晋、宋、齐、梁、陈、隋、唐、梁、周、宋、明、延平、大平之明王圣帝,相我子孙,宣扬国光,昭彻民听。俾我四百兆昆弟同心戮力,以底虏酋爱新觉罗氏之命,扫除腥膻,建立民国,家给人寿,四裔来享。呜呼在当时,类似这样的言论,在激进的文化人主办的报纸和杂志上到处可见。正是在上述复杂的内外社会、政治和思想状况的合力之下,一种与亡国、国家和革命问题密切结合的民族主义思想,开始在中国萌生。1902年梁启超发表系列长文新民说,明确主张今日欲抵挡列强之民族帝国主义,以挽浩劫而拯生灵,惟有我行我民族主义之一策。1907年章太炎作中华民国解,从远古时期一路讲下来,以相当强悍的历史叙述,勾勒出中华民族及其地理和政治疆域的基本轮廓。1912年颁布的中华民国临时约法,开宗明义中华民国之主权,属于国民全体。中华民国人民,一律平等,无种族阶级宗教之区别。国民党领袖孙中山则干脆将民族主义举为他政治理论的三个核心概念之首直到1921年底,他依然在公开演讲中大声疾呼吾人若以救国为己任,则仍当坚持民族主义,实行收回已失之土地与国权,勿谓满族已倒,种族革命已告成功,民族主义即可束之高阁也。到这时,无论是作为一些条理分明、但互相之间并不完全协调的主张和观念,还是作为一种宽泛而模糊的集体意识,民族主义已经深深嵌入中国社会的精神结构,成为其中的一个重要的枢纽了。2在整个现代时期,这种同时包含着内外两个面向的民族主义的形成和变化过程,既是思想和文化力量推波助澜的过程,也是政治、军事和经济环境反复刺激的过程单就前一个层面来说,既是文化人不断采集外来思想、着意发挥的过程,也是他们不断挖掘中国传统的思想资源、重新阐释的过程。正是这种心物和内外交错、古今思想汇合的复杂情形,决定了中国的民族主义思想必然包含多种成分,经常奏响多重的声音。在我看来,其中有这么几个方面是特别值得注意的第一,在外面,是西方和日本帝国主义的不断的侵略,在内部,是特别被渲染的满族对汉族的持续的压迫这种种现实和历史的紧张情景,很自然会刺激中国的民族主义形成一系列偏重反抗的暴烈倾向。被瓜分的恐惧几乎是踩着新的世界观念的脚后跟,与后者一齐充当了19世纪晚期中国人的民族自觉的起点,从这样的起点生长出来的,必然首先是一种反抗的意识。一旦侵略和压迫逐渐落在实处,其中的物质和暴力因素越来越触目,民族主义的反抗的重心,也就势必向暴烈的方向明显倾斜。甲午战争以后,痛感国人缺乏血性、鼓吹尚武精神的言论越来越多。1903年,蔡锷等人更在东京和上海同时建立军国民教育会,断言居今日而不以军国民主义普及四万万,则中国其真亡矣与这股偏重国民之战斗力(蔡锷语)的思想潮流相伴随的,是一种堪称极端的普遍的暴烈情绪。戊戌政变促使大批文化人转向反清革命,策划暴动,组织暗杀,种种激烈甚至咬牙切齿的言论随之而起。1908年吴稚晖在巴黎写文章詈骂刚刚病逝的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一上来就是西婊子那拉,小龟头载湉,结尾则宣告胡狗一日不逐出长白山外,则汉人终无恢复人格之一日。这是将当时普遍的民族主义的极端情绪,表达得再清楚也没有了。在这样一派紧张、激烈的气氛当中,民族主义的思想家和鼓吹者们很自然就要向外来和中国传统的思想里面去寻找那些可以支持上述倾向的资源。就外来思想而言,严复版的进化论是最重要的例子,它将生物之间的生存竞争说成是世界的第一准则。既然万事万物都是处在竞争之中,不能在竞争中获胜,便什么都谈不上,中国的民族主义的眼光,就势必会聚焦于民族、国家、阶级之间的对抗,那与对抗不同的别样的关系,也就自然被排除在视野之外。既然一切事物的盛衰存亡,都是取决于能否在竞争中获胜,中国的民族主义就势必全力去发展那些最有助于取胜的事物,很少分心去考虑取胜之外的其他事情。既然生存竞争是历史进步的体现,胜者一定优于败者,中国的民族主义就尽可以安心地运用一切极端手段,因为最后的胜利早已经为所有的手段预作了伦理上的保证。在中国传统的思想资源当中,最能支持民族主义的上述倾向的,就是对于春秋战国时代、以及其后那些类似的割据时代的深刻记忆。早在1870年代,王韬就屡屡比照春秋战国来分析世界形势欧洲诸国之在今日,其犹春秋时之列国,战国时之七雄也。不仅他这么说,当时清廷派出去的不少具有危机感的外交官也这么说。正是通过不断地征引春秋战国时代的阴暗史例,这些鼓吹救亡的文化人很自然地突出了对现实局势的两个基本的判断一,由于国与国之间的必然的利益冲突,诸国和平并存的局面只是暂时的二,惟其如此,诸国竞武斗力,最后必然会出现一国压倒其余、独霸天下的局面。你当可想象,在那样危机深重的现实环境里,这些偏重于生物、国家和民族之间的必然冲突的理论观念和历史叙述,会如何在不同的层面上,极大地强化中国民族主义的偏狭和激烈品格。特别要指出的是,中国民族主义的这一种在晚清的特殊遇境里膨胀起来的偏狭和暴烈倾向,在其后的一个世纪里并没有得到根本的遏制。这其中的原因相当复杂。单就国际状况来说,两次世界大战,日本对中国的长达14年的侵略战争1950年代以后冷战格局的形成及其延续,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再到1962年至1979年的中印、中苏和中越边境冲突二次大战以后中东、南亚次大陆、巴尔干地区、东部非洲和南洋群岛地区的连绵不断、几乎看不到头的民族和国家冲突苏联解体以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的新的咄咄逼人的气势,以及911惨剧所引发的新一轮报复和反报复所有这一切似乎都不断在证实100年前唐才常和胡汉民们的竞争、对抗或者战国意识的正确。从严复那一代人起,其实是不断有中国的文化人、知识分子乃至政治人物,以不同的理由竭力扩大民族主义的视野,创造各种和平共处、携手相助的世界想象。但是,1999年美国轰炸中国驻贝尔格莱德大使馆以后,在中国各大城市迅猛爆发的抗议示威和互联网上的激烈的反美言论,2001年北京、上海等地许多大学生和市民对纽约恐怖事件的出人意外的反应,却更明确地显示了,充满血腥意味的国际现实对中国年轻一代的激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具有多么巨大的刺激力量。3中国的民族主义虽然特别注重国际冲突,却并非没有对于和平的国际秩序的设想。19世纪晚期,就在大声疾呼变法、频频向皇帝上书的同时,康有为已经着手写作洋洋10大部的大同书,详细勾画他心目中的未来世界。1903年,梁启超发表小说新中国未来记,开创出晚清流行的一种专门描述国家未来的小说类型。4年以后,章太炎相继发表长篇文章中华民国解和五无论,展示出比康、梁更为不拘的未来想象。在当时,几乎所有重要的改革或革命的鼓吹者,都象这三个人那样纵论中国和世界的未来,就是讨论十分具体的改革措施,最后也常要说几句中国将来如何如何。仔细来说,在19世纪晚期和20世纪初期,中国文化人的未来想象自然是相当多样的,很难一概而论。但就对当时和后世社会的影响而言,你还是可以清楚地看出,有一个中国先以改革成为头号强国,然后凭实力领世界入太平盛世的两步走的设想,在其中占据着明显的主导位置。我想借用1902年新民丛报上介绍梁启超新中国未来记的故事梗概的一段广告,来标示这个两步走的设想的大致轮廓其(指小说引者注)结构,先于南方有一省独立,数年之后,各省皆应之,合为一联邦大共和国。国力之富,冠绝全球。寻以西藏、蒙古主权问题与俄罗斯开战端,大破俄军。复有民间志士,以私人资格暗助俄罗斯虚无党,覆其专制政府。最后因英、美、荷兰诸国殖民地虐待黄人问题,几酿成人种战争。中国为主盟,协同日本、菲律宾等国,互整军备。卒在中国京师开一万国和平会议,中国宰相为议长,议定黄、白两种人权力平等、互相和睦种种条款,而此书亦已结局矣。不用说,梁启超的这一套想象明显烙着大同书的许多印记。但更重要的是,它非常清晰地凸现了两步走的设想的几个关键的部分。其中第一个,是要走西方式的强国道路。在19世纪晚期,中国的文化人已经愈益普遍地接受了中国在国力上明显弱于西方列强的事实,也开始知道了西方确实有一套能迅速强国的好办法。他们所有的改革冲动都是由此而起,当乐观地设想未来情景的时候,也就自然会以这样的认识为起点。所以,无论彼此的最终目标多么不同,所有的强国理想的第一步,都是仿照欧美和日本,将中国迅速建成一个富强的国家不但强的标准是西方的,强的方式也是西方的。第二,要做世界上的头号强国。中国地广人多,又有好几千年的天下观念的熏陶,中国的文化人很自然会形成一种雄视天下的心理习惯。即便知道现在国力不敌欧美,也总以为这是暂时的事情,一旦厉行改革,很快就可以超过它们。所以,从19世纪晚期开始,奏章、报纸、小册子、歌词、小说凡是鼓吹改革和革命的言辞,几乎都会以中国独步世界的预告结尾。直到1924年,孙中山还在一次以民族主义为题的演讲中说如果中国能够学到日本,只要用一国便变成十个强国。到了那个时候,中国便可以恢复到世界上头一个地位。第三,要用与西方不同的方式重建世界秩序。倘说两步走的第一步,是不得不学西方的步法迈出去,第二步可就要依中国自己的步法走了在这一点上,几乎所有鼓吹强国理想的文化人都相当自觉。中国一旦成为世界第一强国,那当然就应该负起解救整个人类的责任,章太炎说得很清楚吾曹所执,非封于汉族而已。其他之弱民族,有被征服于他之强民族,而盗窃其政柄,奴虏其人民者,苟有余力,必当一匡而恢复之他甚至认为,只有这样才是最后完成了中国的民族主义欲圆满民族主义者,则当推我赤心救彼同病,令得处于完全独立之地。孙中山也有完全一样的说法现在欧风东渐,安南便被法国灭了,缅甸便被英国灭了,中国如果强盛起来,我们不但是要恢复民族的地位,还要对于世界负一个大责任。要济弱扶倾,才是尽我们民族的天职。可是,如何去救彼同病呢正是在这里,这些强国蓝图的设计者再一次显露出了深藏的文化优越感。在大同书里,康有为坚持认为,可以通过和平的方式消弭兵患、去除国界梁启超则更具体,计划在小说里描写北京举行的万国和平会议,似乎一切都可以在这样的会场上解决。1912年初中华民国联合会在上海召开成立大会,章太炎在演讲中更明确宣告中华民国主张国际和平,不执侵略政策,此事洵为吾国特有之国家道德,高出于各国也。而到这一步,你也就可以明白,梁启超们为什么一定要先将中国建成一个西方标准的头号强国既然认定西方是重功利讲竞争,认定如今是强力压倒公理的时代,要想推中国式的仁政于世界,就必得有足以压服别人的实力。新中国未来记最后想推荐的,其实是一个不战而屈人之兵的局面,对中国古老文化传统的尊崇,在这里是非常清楚了。第四,要将全球带入大同世界。建立中国主导的世界和平秩序,并不是康有为们的终极目的。他们还有更大的目标,那就是要实现世界大同。从王韬到孙中山,50年间,这些人对大同的解释可谓彗迂交杂、五花八门,但在种种不同之中,又有一个突出的相似之处几乎所有的未来世界,都是以泯灭矛盾、取消差别为基本的结构原则。康有为是要扫除国家、民族、人种、男女、家庭与非家庭、行业、地域的所有界限章太炎则这样解释无政府和无聚落以共产为生,则贸易可断,而钱币必沉诸大壑矣。熔解铳炮,椎毁刀剑,于是夫妇居室、亲族相依之事,必一切废绝之苦寒地人与温润地人,每岁爰土异室而居,迭相迁移,庶不以执着而生陵夺谭嗣同要无国,刘师培要均力,吴稚晖干脆用数目字来代替一切名称在以消除差别来平息争端这条基本的思路上,他们都是同道。章太炎的五无似乎象是妄语,但你仔细体会大同书,体会从谭嗣同到孙中山的各种大同图景的最终指向,其实都暗含着与章太炎类似的意思。王韬早就说了其所谓世界者,约略不过万年,前五千年为诸国分建之天下,后五千年为诸国联合之天下。虚空界中非止一地球也。若准以一行星、一地球推之,则地球几如恒河沙数,而以我所居之地球虱其间,仅若一粒芥。触斗蛮争,由造物主观之,不值一笑胸中怀抱这样一个阔大的宇宙论,还有什么事情不敢设想辛亥革命之后的70年间,上述这一种两步走的理想,始终强有力地影响着现代知识分子和革命家对于民族、国家和世界的未来想象。1910年代晚期的新文化运动,猛烈地掀起一阵西化的浪潮可不到10年,那觉得西方文明已经走入衰途,正需要输送东方文化去拯救的心态,又迅速在文化界膨胀起来。特别值得注意的是,即便在激烈地抨击中国传统文化、公开号召全盘西化的时候,新青年同人也并不都真相信,中国社会从此只要西化就行了。同样,梁漱溟们再怎样推崇中国的传统文化,一旦着手具体的社会改革,他们采用的依然大都是西方的强国之道。似乎总有一个先用西化救亡、再以我之道治世的想象隐隐约约地罩在头上。进入1930年代以后,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念逐渐成为时尚,即便在国民党系统的文化人中间,也有不少人热烈倡导新的全球理想。但这些很快就被战争打断了抗日战争(1931-45),第二次世界大战(1941-45),第三次国内战争(1946-49),最后是朝鲜战争
编号:201312171150572015    大小:40.76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7
  【编辑】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民族主义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4次
docin上传于2013-12-17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民族主义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