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文学论文-“江郎才尽”新探.doc现当代文学论文-“江郎才尽”新探.doc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现当代文学论文“江郎才尽”新探[摘要]江淹始终没有接受并融入永明时期新的文学风尚之中,这主要与三方面情况有关1永明时期文学活动群体性的特点;2江淹在永明时期在身份地位上与新兴作家的差异;3江淹的内向狷介性格。所谓“江郎才尽”是这三方面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关键词]江淹;江郎才尽;原因“江郎才尽”是南朝历史上重要的文学现象,一直受到人们的关注。近年来,研究者多从文学风尚转变的角度看待这一问题,这是很有道理的。一般认为江淹“才尽”发生在入齐以后,特别是永明年间,而这正是“永明体”诗兴起、南朝文学风尚发生重大转变的时候。不过对于这一看法,我认为还有必要做一些进一步的探讨。据曹道衡、俞绍初等学者的研究,江淹现存的诗赋文大多作于宋末,能确定作于永明年间的只有郊外望秋答殷博士、铜剑赞、自序传等很少几篇。不能排除有作品散佚的原因,但我觉得更主要的原因还是江淹永明后确实很少创作。而且从各种情况看,我还认为,即使有少量作品,他的写作风格基本上也没有改变。总之,当永明文学时代到来以后,江淹始终没有顺应接受新的文学风尚并改变自己原来的风格,是可以肯定的。所谓“江郎才尽”主要就应当从这个意义上去理解。在文学史上,一个作家一生中跨越几个文学时期的情况是经常发生的。新的文学风尚兴起以后,在前一阶段已经成名的作家大体上可以分为三种类型。第一类是积极主动地改变自己的原有风格,努力跟随时代潮流的变化;第二类是尽管不很情愿,但还是对自己原来的风格多少做一些改变,以适应新的文学风尚。当然他们在新时期的创作成就很可能比以前逊色,这也可以说是“才退”或“才尽”。也有部分作家则像江淹一样,与新文学风尚保持疏离拒斥的关系。总之,江淹的情况是可能有的,但并不是必然的。这就产生一个问题,为什么江淹没有能像许多作家那样多少融入文学的新风尚中呢在现当代文学史上,类似江淹这种情况的作家不乏其人。由于年代近,保存的材料多,其中很多人“才尽”的原因是能够弄清楚的。以他们为参照来看江淹,可以得到一些启示。我认为探讨这个问题需要考虑三方面情况永明时期文学活动的特点、江淹在永明时期的身份地位以及江淹的个性特征。前两者是客观方面,后者是主观方面。永明年间是南朝历史上文学繁荣的时期,观察这一时期的文学形势,可以发现它与刘宋时期相比有一个显著特点,即文学集团现象。据学者的研究,在永明年间先后存在过王俭、文惠太子萧长懋、竟陵王子良、豫章王嶷、随王子隆、宜都王铿等组织的文学集团,其中特别以竟陵王子良的西邸集团规模最大、存在时间最长、文学成就最高。永明年间新的文学风气全都是依托于这些文学集团,并主要以集体活动的形式产生的。声律说的创立和永明体诗的产生离不开西邸文人集团的活动,这是人们熟知的。在王俭文人集团中首创了“隶事”这一对齐梁文学发生了重要影响的活动(南史王湛传“尚书令王俭尝集才学之士,总校虚实,类物隶之,谓之隶事,自此始也。”[1]807)在文学集团中,集体创作成为一种十分重要的创作形式。萧子良经常亲自组织文人们一起创作,如同作桐赋(子良、王融、沈约)、高松赋(今存谢朓、王俭、沈约之作)、拟风赋(子良、谢朓、王融、沈约)、永明乐(南齐书乐志“永平(明)乐歌者,竟陵王子良与诸文士造奏之,人为十曲。”[2]196今存谢朓、王融、沈约之作)、药名诗(子良、王融、沈约)、郡县名诗(子良、沈约、王融、范云)、抄书诗(沈约、王融)、游仙诗(子良、沈约、王融、范云、萧衍、陆慧晓)等。此外还有一种情况,从诗题看,子良不在场,而沈约则在某种程度上成为中心人物。例如沈约、谢朓、王融、刘绘、范云、萧衍同作鼓吹曲,沈约、谢朓、王融同咏乐器,谢朓、王融、柳恽、虞炎同咏座上一物等。据粗略统计,永明时期的文(除朝廷诏敕章表之外)和赋现存约167篇,其中产生于三人以上集体创作形式中的有9篇,产生于文人集团中的有74篇,共占497,诗现存约284首,作于三人以上集体创作形式中的有65首,作于文人集团中的有103首,共占592,可见这一创作形式在当时的重要性。关于江淹在永明时期的身份地位,有三方面情况值得特别提出。首先,他永明五年(一般认为永明文学是从这一年开始走向兴盛)时44岁,永明时期活跃的作家中,除沈约是47岁、比他略大外,其余范云37岁,刘绘30岁,任昉28岁,萧衍24岁,谢朓24岁、王融21岁,都比他小得多。其次,他在刘宋时已取得很高的成就,获得了盛名,而别的作家基本上都是永明年间成名的,就是沈约在宋时也还没有十分出色的作品。最后,他在永明年间官骁骑将军,据宋书百官志,这一官职是四品,南齐书何戢传载武帝欲加何戢常侍,褚渊不同意,说“若帖以骁、游亦为不少”[2]584,可见骁骑将军地位不低。而在永明五年至十一年期间,沈约先后任太子家令、中书郎、太子右卫率(七品)、尚书左丞(六品)、御史中丞(五品),谢朓先后任太子舍人(七品)、随王文学(六品),范云先后任尚书殿中郎(六品)、子良记室参军(七品),任昉先后任子良记室参军(七品),尚书殿中郎(六品),王融先后任丹阳丞(八品)、中书郎(六品)。总的说江淹和多数永明作家在官阶地位上也是有明显差异的。在阅读江淹作品及有关他的史料的过程中,我渐渐形成一个印象江淹是一个性格比较内向、孤僻、狷介的人;从现代心理学的观点看,他有近似自我封闭的心理倾向。下面我试图从几个方面对此加以证明。江淹的这种性格心理特征在他的作品中有明显表现。他经常直接表达自己孤高自守、不愿随世俗俯仰浮沉的决心,例如“宁归骨于松柏,不买名于城市”(去故乡赋)、“请学碧灵草,终岁自芬芳”(还故园)、“方学松柏隐,羞逐市井名”(从冠军建平王登庐山香炉峰)、“暮心欲谁寄,江皋桂有丛”(外兵舅夜集)、“虽不敏而无操,愿从兰芬与玉坚”(江上之山赋)、“拾一代而笑浅,访古人而求深”(伤友人赋)、“信规行之未旷,知矩步之已难。虽河北之爽垲,犹橘柚之不迁。及年岁之未晏,愿匡坐于霸山”(哀千里赋)、“学不为人,交不苟合”(自序传)等等。还有很多时候是托物言志,如“杜衡念无沫,石兰终不暌”(冬尽难离和丘长史)、“乃御秋风之独秀,值日秋露之余芬。出万枝而更明,冠众蘤而不群”(金灯草赋)、“冠百草而绝群,出异类之众伙”(莲花赋)、“使杜衡可剪而弃,夫何贵于芬芳”(应谢主簿骚体)等。而在他的两篇书信报袁叔明书和与交友论隐书中,这种思想更是抒发得淋漓尽致。江淹自称“仆本恨人”(恨赋)、“忧人”(从建平王游纪南城),他的作品中充满了愁怨嗟恨的内容。从这种情况反复出现来看,这不是为文造情,而是他的真实的思想性格的表现。这种特异的心理思维特征有利于他写出优秀的文学作品,抉发出人类情感的幽微世界,但是就一个生活于现实世界中的人来说,总是处于消极负面的情绪中,这样的心理素质是不健康的。从他的这种心理素质,也可以推出他性格上的另一种缺陷。像这样习惯于独自咀嚼自己的情感体验、经常沉浸在悲伤中的人,一般而言不大容易得到周围人的理解,他们与别人相处交流会比较困难。这自然会促使他形成孤僻固执的不良性格。另一方面,这种性格反过来又会使他更难以与别人接近,而且更增加了他精神痛苦的程度。他的诗文中有很多便抒发了他因孤独而产生的内心痛苦。江淹的文学创作具有独特的风格,本文不打算对此作全面分析,只提出两点。第一,他善于营造幽峭、荒僻、寒苦的艺术境界。例如“蔓草萦骨,拱木敛魂”、“摇风忽起,百日西匿。陇雁少飞,岱云寡色”(恨赋)、“云清冷而多绪,风萧条而无端。猿之吟兮日光迥,狖之啼兮月色寒”(去故乡赋)、“惟江南兮丘墟,遥万里兮长芜。带封狐兮上景,连雄虺兮苍梧。上皓皓以临月,下淫淫而愁雨。奔水潦于远谷,汨木石於深屿。鹰隼战而橹巢,鼋鼍怖而穴处”(思北归赋)、“崩隍千仞,毁冢万年”(青苔赋)、“日落长沙渚,曾阴万里生”(从冠军建平王登庐山香炉峰)、“寒郊无留影,秋日悬清光”(望荆山)、“万壑共驰骛,百谷争往来。鹰隼既厉翼,蛟鱼亦曝鳃。崩壁迭枕卧,崭石屡盘回”(渡泉峤出诸山之顶)。其次,他喜欢使用奇特的句法、生僻的字词,形成一种拙涩生新的风格。例如“意夺神骇,心折骨惊”、“孤臣危涕,孽子坠心”、“忧而填骨,思兮乱神”、“道尺折而寸断,魂十逝而九伤”等。他的作品中经常出现难字僻字,有时甚至是大量拼凑堆砌(如学梁王兔园赋等篇)。钱钟书谈艺录中论作家人格与作品风格的关系说“所言之物,可以饰伪其言之格调,则往往流露本相狷急人之作风,不能尽变为澄澹,豪迈人之笔性,不能尽变为谨严。”[3]根据这一观点,他的创作风格也可以作为论据证明本文上述论点。江淹的作品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其中经常使用带有凝固、收缩、内敛意味的动词或形容词。据统计,在现存江淹的作品中,共出现“凝”33次,“隐”25次(不含为建平王聘隐逸教一次以及联绵词“隐辚”),“含”20次,“郁”20次(不含“酷郁”、“蓊郁”等联绵词),“敛”16次,“滞”15次,“晦”15次,“闭(閟)”11次。这类词用得如此频繁,似乎不是偶然现象,这种行文特点应该也是他的内向性格的不自觉的表现。江淹在继承吸收文学传统的选择方面与宋齐时的多数作家很不相同。他的创作受屈原楚辞的影响很大。他有明显模拟楚辞的作品,如遂古篇、杂词、应谢主簿骚体、刘仆射东山集学骚、山中楚辞五首等;即使在其他诗文中,他也经常运用楚辞中的艺术手法,特别是以香草比人格的手法;他的闽中草木颂十五首序中说“恭承嘉惠,守职闽中”,显然出自贾谊的吊屈原赋;在灯赋中,他直接赞美“屈原才华,宋玉英人”。他也很喜欢司马迁、嵇康等汉魏作家,他的诣建平王上书、报袁淑明书、与交友论隐书等有明显依傍报任安书、狱中商梁王书、与山巨源绝交书的痕迹。这种文学趣味与他的性格似乎也有关系。以上作家有一个共同特点,就是与世俗社会相处大抵不甚融洽。屈原反复自叹“国无人莫我知”,司马迁自称“少负不羁之才,长无乡曲之誉”,嵇康更是多怪少可、牢骚满腹、一肚皮不合时宜。因为江淹性格上与他们有相似之处,自然容易与他们产生共鸣;而他看重这些作家,又会反过来强化他的性格中孤独不合群的因素。关于江淹的事迹记载,有的也能反映出他的性格。他的自序传说“(青少年时)所与神游者,唯陈留袁叔明而已”,又说“少年尝倜傥不俗,或为世士所嫉”,这些话出自本人笔下,应当是实情。梁书本传说“会南东海太守陆澄丁艰,淹自谓郡丞应行郡事,景素用司马柳世隆。淹固求之,景素大怒,言于选部,黜为建安吴兴令。”[4]249南朝时府主僚属向府主求官的现象很普遍,但是像江淹这样认准目标便固求不已的情况则很少见。结果这一行为触怒了景素,江淹被贬到吴兴任县令达三年之久,在仕途上遭到了一次很大的挫折。据南齐书良政传,江淹与刘怀慰、袁彖友善;江淹的一些作品反映了与别人的交往情况,如集中为数不少的与文友的唱和之作;从他的伤友人赋、知己赋等看,他与袁炳、殷孚等结下了深厚友谊。这种情况与本文观点并不矛盾。性格孤僻的人不会全无人际往还,他们在与众人交往方面有困难,但是这并不妨碍他们可能有真正的知心朋友。梁书本传说江淹“少孤贫好学,沉静少交游”[4]247,一个人成年后的性格往往受到童年生活很大的影响,很明显,江淹的性格与他小时候的经历是有关系的。又由于出身、经历等原因,江淹思想中常常表现出一种自卑与自尊混合的形态。例如他屡屡自称“孤贱”,“蓬户桑枢之民,布衣韦带之士”、“愚陋”、“贱士”,而现代心理学认为,自卑感正是造成自我封闭的心理缺陷的根源。江淹的这种性格特点,前人已经有所认识了。隋王通中说事君篇“鲍照、江淹,古之狷者也,其文急以怨。”明胡应麟诗薮外编卷二“江淹之鲠亮先几。”清王夫之古诗评选“文通于时,脉脉自持,一如处女。故或谓之才尽,彼自不屑尽其才,才岂尽哉。”从不同角度提及了这个问题。由是可知,永明时期文学活动的群体性特点、江淹在官位年龄上与新兴作家的差距以及他的孤僻狷介性格,这些决定了他不能进入到新的文学活动圈中去;在新的文学风尚已经兴起的情况下,江淹此前创作的巨大成就和盛名、他的固执性格又决定了他不会轻易改变自己的创作风格,也决定了他对新的文学风尚和新的作家群体怀有不以为然的态度。此外,这样一种对他的创作生命不利的环境变化,也很容易引起他原有的自我封闭这种心理弱点更趋于严重。这样,要他改变原来的创作风格就显然是不大可能的了。从消极方面看,这是由于情势所迫;从积极方面看,这也未尝不是他与新的文学风尚抗衡较量的一种方式。当然,他不需要以文学创作作为谋生手段,也并未把它作为立志为之献身的事业,这两点对他作出这种选择应该也起了一定的促进作用。江淹集中有感春冰遥和谢中书诗二首,其一为“江皋桐始华,敛衣望边亭。平原何寂寂,岛暮兰紫茎。芬披好草合,流烂新光生。冰雪徒皎洁,此焉空守贞。”其二为“暮意歌上春,怅哉望佳人。揽洲之宿莽,命为瑶桂因。观书术不变,学古道恒真。若作商山客,寄谢丹水滨。”春冰形象显然是作者人格的写照,确信自身“皎洁”、又清醒认识到自身的不合时宜、但是决心“守贞”即不去迎合外界形势,这与上面分析的江淹的性格特征十分吻合。“观书术不变,学古道恒真”一句,清楚地表现了江淹固守原先行为信念的态度。这两首诗俞绍初年谱说“或作于”宋泰豫元年,但没有说出理由。我想,它们很可能就作于永明年间,诗中所表露的正是他面对文学形势的变化所怀有的想法。永明时期作家有一个共同特点,即富有群体意识、好奖掖后进。沈约在这方面可算是一个典型,当时著名的文人大都经过他的揄扬吹嘘;任昉喜好交结朋友、提携后辈也是为人们熟知的;此外谢朓“好奖人才”[1]352,曾经赏识过江革、到洽、孔觊;王融也赏识过柳恽诗作,向萧子良推荐孔休源,并请胡谐之推荐江革,等等。这与江淹的情况恰好形成鲜明对比。在江淹那里这些事是从未有过的。这也可以从反面证明,江淹的性格确实是他无法适应新形势、从而“才尽”的一个原因。江淹不能与永明文学相融合,应该与永明时期新兴的作家们也有关。由于文学观念趣味的不同,这些人本来对江淹就未必十分佩服,当江淹有了不合作的表示后,他们大概也对他采取了或隐或显的冷淡排斥的态度。这样双方自然难以发生接触。沈约当时以善于组织团结作家著称,又颇能赏异量之美;但是我觉得他那种逢人必赞的做法,很大程度上只是他为了保持“一代文宗”地位而实行的处世策略。既然江淹不能对他有什么妨碍,他也就不会主动与江淹联系了。(唐李冗独异志中说,沈约心僻恶,见人一善如万箭攒心。这与史书中的沈约形象判若两人。虽然是小说家言,但从两面性格的观点看,可能也有一定的真实性。)根据以上分析可以进一步得出结论从个人角度看,江淹“才尽”在当时情况下是必然要发生的;但是就文学风尚发展演变的历史进程而言,这又是一个特别的、带偶然性的现象,它不可能对南朝文学发展的总体趋势产生显著的影响。最后说一点题外话。关于江淹的那个有名的“郭璞索笔”的故事,我想很可能是由永明时期新兴文学群体中人的杜撰发展而来。他们与江淹是同时代人,在文学趣味上与他对立,江淹的情况当时一定是一个为他们津津乐道的话题,而他们中又不乏小说创作才能的人(如沈约作有俗说,任昉作有述异记),因此他们中有人编造这样一个故事,自是情理中的事。[参考文献][1]李延寿南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5
编号:201312171205112332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17.53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7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现当代文学论文-“江郎才尽”新探.doc
链接地址:http://www.renrendoc.com/p-232332.html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16次
docin上传于2013-12-17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7625900360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精品推荐

相关阅读

人人文库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