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现当代文学论文-乌托邦及其待解的问题.doc现当代文学论文-乌托邦及其待解的问题.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现当代文学论文乌托邦及其待解的问题十九世纪初期,黑格尔在美学中宣告艺术不再是真理获得自我存在的最高样式,不再是精神实现的最高需要艺术在今时代成了可有可无的东西,它在其最高的使命上已是一种过去的事了。这段著名的艺术终结论,从某种意义上说,对我们这个时代也是有效的。艺术对屈辱的现实的漠视,对艺术真理的偏离,直接导致了它继续生存的危机。多年前,文学从先锋小说开始,表露出了对形式主义策略和技术美学的亲睐,作家不断地把各种不同的生存体验,化解到语词自身的欢悦之中,一度使文学的价值立场变得模糊不清。它的意义在于使中国小说及时地补上了形式的功课,但危机依然存在,每位作家依然面临着如何有力地表达时代的真相,使文学不致成为可有可无的东西的困难。由于对这一困难的不同理解和不同表达,九十年代的先锋小说出现了分化,显示出了各自不同的写作路径,这一点,在余华、格非、北村、苏童等人的长篇中显得尤其突出。有一点是毫无疑问的,某种外在的形式变化不再是先锋作家用力的主要地方,他们转型后,形式更加朴素,语言更加清晰,对存在境遇的洞察也更加敏感,精神的力量正在日渐加强。这种价值新维度的建立,这种对精神境遇的不懈追索,或许能够为解答艺术为何会走向终结提供新的资源。1、精神的失重真正的文学,都是一个时代精神影像的投射与表达,而一个真正伟大的作家,其写作向度也必定是建立在对时代精神本相的陈述上的。先锋派作为一代力图保持生存感悟的作家,他们都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够深入地与当下的生存同构在一起,所以在他们的作品中几乎都可以拆解出一个深度空间来,它们的深度追求即,用技术或故事表现出当下业已遭受破坏的世界图景。这是一种疏离传统美学规范也疏离意识形态中心话语的表达。虽然,我们正处在走向零散化、世俗化、机械化的平面社会,但是,像呼喊与细雨、活着、欲望的旗帜、施洗的河等小说仍然坚持了精神的孤寂性,坚持了对终极价值的追问。这些为数不多的能真实地传达出生存消息的作品,是我们读当代文学最留连忘返的地方。先锋小说究竟多大程度上出示了我们时代的精神本相呢对这一问题的拷问,有利于我们把这块土地上的灵魂所面临的真切景象裸呈出来。这是一个缺乏希望与神圣的时代,物欲膨胀与秩序消失共同构成了这个时代的基本特征存在的隐匿。这令我们想起海德格尔在诗人荷尔德林身上所找到的根本隐喻神的缺席。他说由于神的缺席,那给世界的基础的地基隐匿了。没有地基来支撑的时代悬于深渊之中。1海德格尔所描述的时代境遇,当下似乎正以激越的面貌出现在我们的周围。特别是在这个社会转型期,人们的精神危机正在不知不觉地被转换到物质危机与情欲危机上面,它直接导致了一些作家由精神体验向世俗体验的转移,使得很长一段时间来,日常生活经验在当代小说里不断滋长。基础地基的消失,也就意味着我们时代的精神成了无根之物,失去了重量。这时,我们的生存仿佛进入了一种零度状态,再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用来衡量人性砝码的轻与重了。这正是我们所要正视的所谓的后现代主义文化境遇深度的削平,历史意识的断裂,主体的零散,精神价值的非中心化与不确定性等。在后现代主义消解策略的围剿下,我们的生存似乎已没有任何秩序、任何规范必须遵循,也没有一个神圣的终极需要凭依,我们面对的只是商业文化与肉体自娱的增殖,它与文学的艺术良知是相对抗的。这是一种蚕食人类生存地盘的社会情境,一个贫乏的时代,生命正被非生命的事物所吞吃,精神也正被非精神的事物所代替。我们固有的完整的生存图景业已破碎,似乎再也找不到灵魂的栖居地了。这就是现代人精神流浪的基本景象在还乡的途中,恐惧和绝望大规模生长。正如圣经创世纪所载,该隐杀了他的兄弟亚伯后,面对耶和华的惩罚,他发出了哀告我必流离飘荡在地上,凡遇见我的必杀我。哲学家萨特的一句著名断语他人就是地狱暗合了该隐的这种境遇,它在现代社会是有象征意义的。精神一旦离弃那个家园,同时也就面临着被异化的危险,其中,技术的单方面发达正好充当了这个杀手,因为技术的冷漠性许多时候在不知不觉加深现代人的精神危机,至今已形成一个危险的局面物质不断丰富,精神却日渐贫乏。物的高度膨胀,使我们生存的空间越来越小,生存的权利越来越让位于技术时代的产物电脑,建筑物,电子游戏机,摇滚乐,MTV,批量生产的文化快餐等。每个人都热衷于金钱、技术与性,很少有人关心自己的心灵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世界不断地以欲望的形式呈现,直至最终把每个人吞没。我们进入了真正的商业时代,经济这一杠杆正在重新调整我们的社会结构,并取代意识形态的中心地位。技术和金钱成了衡量一切的标准,从而导致人们的精神追求旁落在经济大潮中,暴露出经济这第三只手的隐在面目在满足人性深处欲望的同时,将人异化为物。无论是经济还是科技,若不置于于人的精神的管理之下,就很可能会发展成一个陷阱,进而不知不觉地将我们推到一个尴尬的境地,正如一个美国学者所说的那样人类境遇中最大的讽刺莫过于这样一个事实我们已被牢牢地捆绑在科技前进的车轮上,而且人类无法逆转这一进程物正坐在马鞍上,驾驭人类。2为什么技术的发达并没有给我们带来精神的丰富与解放呢技术可以征服自然,可以创造社会财富,却并没有给我们的生存带来真正的自由与解放,究其原因在于,以理性精神为依据的技术可以有效地作用于我们的生存环境,但不能有效地解释存在的意义与生存的价值问题。写作作为一门高贵的精神事务,它的一个重要使命就是追问意义与价值的危机问题,它也是整个二十世纪的艺术所力图表达的主题。先锋小说卷入了这一问题的中心。尽管先锋小说在很长一段时间来都用历史话语来表达现实,但它更多的是站在当代意识的立场上来写历史的,因此,他们对我们赖以存在与出现的时代有着更为深刻的隐喻性理解。在早期的先锋小说中,人常常是生命以外的、冷漠的物的崇拜者和奴隶,或者是一些虚化的符号性人物,他们在生存领域里那盲然而空洞的挣扎,就是对生存意义的寻求和对自身价值的确认。在他们身上,寄寓了作者本人的写作理想试图在被物覆盖的生存境遇里,寻找人类精神残存的诗性与价值,以恢复精神的重量。但这一追求并没有得到很好的贯彻,一些先锋作家满足于把文学改变为一种技术能力,或者对某些语言的外在变化如修辞、句式、节奏、结构等津津乐道,以抽空作品的精神品质为代价,使作品完全陷入语言自我指涉的怪圈之中,并创造了许多那个时候最为难读的实验性作品。现在看来,写作并没有在这种极端的形式革命中得到该有的慰藉,问题依然存在。因此,在我们这个社会转型期,面对庸常虚假的大众文化对当代人精神意识的侵蚀,需要有一些人站在超越的道路上,拒绝后现代主义与商业主义的双重诱感,从而坚持对某一生存空间的占领,重新找回业已丧失的精神本源和价值关怀。尽管法国哲学家利比雅兹说过这是一个怀疑和发问的时代,也是个体系崩溃,任何叛逆都可以说得通的时代,然而,人类的心灵毕竟不希望长久活在后现代主义的消解策略和一些逻辑法则中,精神的重量一旦在游戏之中飘逝而去,人类就将面对更为严峻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爱情,公义,盼望,安慰,美,毕竟是人类生存不可或缺的神圣事物,如果连这些都弃绝,那无疑是将人心变成石头,将精神变成沙漠。就连一度陷于荒谬与虚无之中的加谬,也必须重新考虑对这一疯狂世界的基本立场反抗。他说面对这个宣判着死亡的世界,宣判着生存之境的死一般的冥暗的世界,反抗坚持不懈地提出自己对生命的要求以及对彻底的透明性的要求。这种反抗不自知地在重新寻找一种道德和某种神圣的东西,它虽然盲目,却是一种苦行。3一些先锋作家接受了加谬的立场对恶的抗议,以达到对一个新的价值的希望。他们后面的许多小说都恢复了心灵深度与精神深度,就是为了反抗这个精神失重的时代,以期找到让自己安身立命的基础地基。文学的精神性的恢复,可以说,是这个贫乏时代对我们的特别馈赠,因为作家们历经多年的探索,终于明白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对于一部精神空洞的作品来说,形式无益的言谈更像是一件时髦的外衣。2、承担什么在这个大的精神背景里,先锋作家对形式革命的不同态度,来源于他们对赖以生存的时代的不同体验。他们也许是作家中最矛盾的一代,既想坚持精神真相的探查,又不愿放弃形式中的方法论,以致先锋小说一度具有现代主义与后现代主义相互揉杂的双重面貌--这也是先锋小说的一个悖论。它对形式的迷恋完成了对生命本源的遗忘,智慧与方法论的味道非常浓厚同时,先锋小说又强调一种生命个体的盲目意志,将本然生命的不断扩张看作是存在意义实现的途径。这可以说是先锋作家观察世界的两种基本方式。然而,无论是语言狂欢,还是欲望的缜密书写,都未能真正企及生存的中心与腹地,一些更重要的有关人类精神匮乏的时代性话题,只有在作家出示自己的艺术良知时才会被真正呈现。存在是永远无法遗忘的,它的匮乏及其对这一匮乏的追问,里面包含了我们灵魂的全部秘密。精神的问题,既不能靠知识理性来解决,也不能靠人性生命的升华来解决,因为人性生命若没有神性生命的保障与确认,就很可能会发展为尼采式的权力意志论与超人学说。而超人并没有出现,尼采的这个假想,事实上是把我们带到了一种更深的悲剧之中,在他的身后,人的精神节节败退。文艺复兴时期所建立起来的以雄伟的大卫像为代表的人的梦想,到二十世纪已全部破产。这点,我们在二十世纪的文学中可以清晰地看到。几乎所有的艺术家,都对二十世纪人类的体验充满深深的失败感。先锋小说也遭遇了这种失败主义气息。因着我们这个时代对勇气、良知和信仰的隐在排斥,带来了平庸代替神圣,欲望代替情感,虚无代替实在的生存境遇。作家的艺术热情不再是对神圣事物和幸福图景的憧憬,而是在对现实的反抗与否定中,表露出愤怒、厌恶、痛苦抑或讽喻、奚落和自嘲的复杂情感,通过梦魇、潜意识、自虐、以恶抗恶、宗教等陌生领域,进一步将人推向失败与绝望。所以,在先锋小说的幕布上,没有多少生命的亮色,有的更多的是卡夫卡、加谬、博尔赫斯等人阴郁的面影。先锋作家会进入到这些大师有关人的失败的体验中,也说出人类共有的一些精神难题已深入人心。当先锋作家没有找到与自己的心灵体验一致的表达方式,以此来呈现被遮蔽的生命世界时,语言,是他们唯一可以用力与依靠的领域。写作被改写为语言的出场,语言的自我指涉,怎么写的问题被强化到了作品主体的地位。在那样一个一切新奇的实验都被看好的岁月里,我们用很短的时间就将西方近一百年的文学历程模仿了一遍,从而为我们提供了许多现在看来略显陌生的极端的形式经验。譬如,格非的空缺策略,北村的语言迷津,吕新的结构平面,孙甘露的语言游戏,都显示出了对形式的极大热情。格非的长篇敌人的全部努力都在于对那个纵火者的猜度,他把一个简单的生活事实,加以虚构的演化和装饰,进而托出一个没有谜底的谜面吕新的长篇抚摸,则像是他语言组装能力的综合表演,我们从中看到的只是一些优美的场景,以及对一些战争片断的平面复现,它没有语言的中心指向,也没有一个长篇本应有的精神深度。在吕新身上,更切近福科的写作观当代写作已经使自身从表达意义的维度中挣脱出来,而只指涉自身。在抚摸中,吕新只创造了一个可供写作主体永远消失的空间,其大胆的消解意义的写作行为,暗合了后现代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话语膨胀孙甘露的长篇呼吸,在语言自我增殖的层面上很有点像吕新,但是,他与吕新的一个很大不同是孙甘露是想通过言辞的强化来表达他对一个意义空间永恒与瞬间的冥想。因此,孙甘露说对文学的感情是由于一种对冥想的热爱。4遗憾的是,孙甘露对意义的寻求被他那拼贴式的写作方式分割和消解了。现在看来,技术的文学,出示的顶多是一个形式的乌托邦,任何想在这个乌托邦里追问价值与意义,都是徒劳的。形式大于一切的时候,至终是把文学强行圈入技术世界而与存在隔离开来,它们的精神本源不是存在,而是技术,不是存在之域,而是技术世界。由这个技术世界出来的一切言说,必然是远离生存热情的,它的特点是,规范化,技术化,策略化,建构出的也必定是一个毫无心灵热气的人工的语言世界,这种作品是悬浮于存在之上的,无法到达可以触摸的存在,它不过是技术时代的产物而已,就如席勒当年形容近代社会所说的那样是一种精巧的钟表机械,其中由无数众多的但是都无生命的部分组成的一种机械生活的整体。5以技术世界作背景,用一种空洞的语言自我指涉写作,它对当下存在的闭抑性是缄默的。面对这么多尖锐的生存难题,没有人会认为语言游戏是天经地义的,它注定要丧失生命力,因为它远离了时代的核心。到了九十年代,某种乖张的形式实验开始得到矫正,写作越来越走向朴素,精神的线条也越来越清晰。所以,余华写下了呼喊与细雨、活着,格非写下了傻瓜的诗篇、湮灭、欲望的旗帜,北村写下了玛卓的爱情、水土不服、老木的琴等富于心灵质量的优秀小说。这些收获,可以看作是先锋作家的成熟期。但是,苏童和叶兆言却似乎走了另外一条道路,在体验和表达上都指向大众世界,完全丧失了对日常性的警惕。也就是说,苏童与叶兆言在九十年代的许多小说在面对生命的庸俗与沉沦时,未能坚持他们在生存领域的超越性跋涉,而认同了大众俗常的生活经验和审美口味,由此诞生了离婚指南、十九间房、人类的起源、关于厕所等通俗的先锋小说。苏童和叶兆言那段时间对世俗价值的妥协与描摹,使先锋小说走入了大街小巷,可这对于转型期的先锋小说来说,却可能是一个危险的误区,它的危险其实与上面说的形式的危险是一个问题的两面,破坏的都是写作与存在的正确关系,把写作重心转移到存在之外的事物上。所有不表达存在的文学都是稍纵即逝的。其中,技术与日常性是当下的文学缺乏永恒力量的最主要的两个破坏因素之一。技术世界将人物化,大众世界则使人成为他人,海德格尔将这两个世界统一称为是异化之家,都不是文学的本真归宿。只有回复到对生存的敏感与探查上,文学才能如海德格尔所言在神性中站出自身。当余华写下活着时,人物的命运感及对苦难的主动承担这些母题就坚定地来到了余华的面前当格非写下欲望的旗帜时,精神的溃败,欲望世界中残存的美好瞬间,爱情的可能性等问题就真实地进入了他的视野当北村写下玛卓的爱情、水土不服时,意味着一个热衷于探索形式主义策略的时代已经结束,欲望的问题,匮乏的问题,绝望的问题,拯救的问题,开始在这代作家身上正式登场。北村在作出这种转型的时候说过一段有代表性的话语词的欢愉是再也解决不了问题了,当阅读的仿梦欲望衰微时,美文也消失了,这导致我写出了一连串可供结构主义批评家解析的坚硬的小说,他们无视我的存在,更不对心灵负责任。在作家和批评家相互触摸的空间里一度黑暗,就像艺术和人之间一样,这种危险的关系近期使我震惊美从艺术中退出,爱从婚姻中退出,艺术从圣殿中退出,组成了三位一体的可怕境遇。6这是令人惊讶的独白,它说出了我们当下所面临的困境以及作家所应担负的神圣责任。北村用自己的作品实现着这一理想在业已抵达的一种无深度平面的临界点上,重建现代精神价值的新维度。这一倾向还可以在余华的长篇呼喊与细雨中找到,从中,余华言说了一个重要的存在话题绝望及其审判。还有格非在欲望的旗帜中对欲望所作的叙事与解析,等等,都共同向我们指示了一个先锋小说的复活向度。3、猜想乌托邦在技术或存在领域,先锋作家都试图说出一种对人类精神现状的警觉。在我们这个文化消费时代,作家的权力话语已经从中心向边缘滑落,但作家毕竟不愿
编号:201312171214462522    大小:31.03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7
  【编辑】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11次
docin上传于2013-12-17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