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当代文学论文-互联网时代的欲望呈现与意识形态生产——以“文学死了”事件为例 .doc现当代文学论文-互联网时代的欲望呈现与意识形态生产——以“文学死了”事件为例 .doc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现当代文学论文互联网时代的欲望呈现与意识形态生产以“文学死了”事件为例我之所以把新浪博客上关于“文学死了”的讨论称为“事件”,而不称为“讨论”,是因为倡导“文学死了”的论者并未提供具有生产性的话题,倒是近乎网上流行的“恶搞”;因而围绕这一话题的严肃讨论,不管是“支持”者,还是“反对”者,都不得不把其话题中的“恶搞”性质加以剥离,或进行“反恶搞化”,从而使得正常的讨论只能在“转义”的情况下进行。这一情形倒是与我们要探讨的互联网时代的都市欲望与意识形态生产密切相关。1事件是从一篇博客文章开始的。2006年10月24日,新浪博客“叶匡政博客文本界”上贴出了文学死了一个互动的文本时代来了,当天,就有讨论的跟帖和文章出现。五天后,新浪博客以“叶匡政投下2006中国文坛重磅炸弹文学已死中国现代文学从2006年已不复存在”为题,在首页头条隆重推出,并分“支持”、“反对”、“思考”三个版块“配发”了12篇回应文章,并加了倾向明显的结束语一切才刚刚开始。于是网上讨论迅速蔓延,纸质媒体也随后跟进。那么,文学死了一文是怎么论证“文学死了”的呢作者开篇即说“文学死了憋在很多人心里的这句话,终于可以说出来了。有一些人不会答应,正是他们构成了今天的文学利益集团。”紧接着,作者把“他们”分为两部分人,一部分是“诗人、作家,文学教授、批评家、文学编辑”,另一部分是“那些依然怀有梦想的文学爱好者”。把“怀有梦想的文学爱好者”也归属于“今天的文学利益集团”,不可不谓作者的一大创见。但他却不做任何解释,只是斩钉截铁的断言“但无论他们是否答应,文学,这只旧时代的恐龙,这个曾经傲视其他文字的庞然大物,它已经死了,它的躯体正在腐烂。”接着作者从文体入手,说“每一种文体都有它的演变史,作者必须首先将自己亲历的遭遇,演变为对文体的服从。而且要通过对文体史的研究,来决定自己说什么或怎么说”这看起来像是从正面论述,但却迅速归结为“文学由此成了一小部分人的特权”,于是便由对文体的论述不加论证地转向对文学从业者和文坛秩序的指控,以至网友不无讽刺地批注到“这大概才是作者想说的话却透露出被排斥在外的焦虑感”但作者接着又不加转折地回到了文体“文本遇到体裁问题,如同文本在成长过程中遭遇到最严厉的文学酷刑。体裁对文本的束缚,是一切质朴文本沉沦为文学的开始。文学体裁历史发展的极致,一定会把‘说不清楚’作为一种文体的终极结果。”作者看起来是像说,一种新写作受到了旧文体的束缚,从他下面引征“文言文和古体诗”做比,他也确实在走向这样一个结论,但他最终说出的原话却是“文学就像1919年以后的文言文和古体诗,似乎还活在一些人中间,但已丧失了任何存在的意义。”从而有意识地把论述逻辑中的文学某些过时文体,置换为文学本身。那么,他引入的取代物是什么呢一份生动的语文老师的教案、一段鲜活的网络聊天记录、一篇有关婚姻问题的博客短文与回贴、一个情真意切的手机短信等等,任何形式的文字文本都与所谓的文学有着同样的地位。原来,他要引入的是以“生动”、“鲜活”、“情真意切”这些文学性字眼加以限定的“任何形式的文字文本”,让它们获得“与所谓的文学有着同样的地位”,也就是取消传统意义上“非文学”和“文学”界限,拉平二者之间的等级,让具有“生动”、“鲜活”、“情真意切”这类文学特性的“非文学”完全“文学化”。那么,他干吗不直接讨论这个问题干吗不以“经典文学”、“文学的基础文类”这种“特称”来指称他的革命对象,非得以“全称”的“文学死了”来偷梁换柱呢害得以为这是专业讨论的网友,被迫“教导”作者说“真应该看看最基本的文学概论”;也害得作者的朋友们在“支持”他时,不得不对他的“全称”式混乱,做出“特称”式限定。如刚刚被网友“恶搞”过的“梨花体”主人赵丽华“他这个观点和我几年前在一个访谈中的文字很接近‘新事物新方法新观念突然纷至沓来,很多精心架构的小说也远远赶不上生活本身更丰富和跌宕,它甚至就要被纪实文本和影视文本所取代,如同记景抒怀的散文被时评、球评、乐评、影评及时尚随笔所取代,诗歌被歌词和手机短信所取代,相声被小品所取代’”如前不久同样被“恶搞”过的诗人兼导演老巢“如果我承认文学在死去,也只是承认文学中已经腐败的部分在死去,也必须死去比如旧的体制,我们服务于计划经济的各级作协已完成自身的历史使命,那就解散了吧比如旧的秩序,按资排辈的那一套,比如旧的体裁,小说、诗歌、散文等等”有意思的是,支持作者的朋友,在做出这种“特称”限定后,也无形中取消了作者的命题,使作者激昂宣布业已“死了”的文学整体,变成了文学的“旧体制”,“旧秩序”,“旧体裁”,以及“远远赶不上生活本身”的“精心架构的小说”、“记景抒怀的散文”等等。而实际上,作者本人的文章中也在自我反对和自我颠覆,除了我们前面提到的用“文学性”来定义非文学,用自己反对之物的特征来定义自己的肯定之物外,作者对文学所有的怨气,与其说是冲着由小说、诗歌、散文、戏剧这些基础文类所支撑的广义的文学,倒不如说是冲着握有话语权的“占山为王”、“招摇过市”者,或曰狭义的文坛秩序。对此,不仅支持他的朋友心领神会,替他做出“旧的体制”,“旧的秩序”这类限定,网友们也火眼金睛,一针见血地指出“这人怎么那么喜欢纠缠‘文学等级,诗人、作家的身份意识,文学史’竟然把文学外之物,干脆当作了文学本身”“现今文坛秩序,早就臭不可闻,却竟能让作者如此斤斤计较。”“因‘作家占山为王’,便一股脑打倒‘占山为王’的作家与人共用的文体,不惜把本来具有意义的道理,龟缩进自己跪地造反的呓语中。”在洋洋洒洒的数千文字中,作者只用了一少部分篇幅,来毫无论证地论述“文体”压迫“文本”,语文教案、聊天记录、博客短文与回贴、手机短信等,应获得与文学的同等地位,却用大部分的篇幅,以“文学死了任何人会得出这个结论”之类排比句开头,进行斩钉截铁、毫不犹豫的论断。有好事的网友将此一一列出文学死了任何熟悉媒介史的人会得出这个结论。文学死了任何了解今天媒介变化的人会得出这个结论。文学死了任何知道一点文学史的人会得出这个结论。文学死了任何了解一些文学体裁的人会得出这个结论。文学死了任何喜欢过文学创作的人会得出这个结论。文学死了任何喜欢阅读文学作品的人会得出这个结论。然后评论说“此‘人’为‘非常人’,有着诱人的外表,华丽的‘外包’,并且智商不低他在反复的(地)说着他的宣言‘文学死了’的同时反复的(地)将他的宣言强加给了许多许多的人们。”更有网友一眼便看出其中的游戏性质,以同样的游戏态度予以“奉答”。被新浪博客编辑设置为“反对”者、据说也是作者熟人的周瑟瑟文章,也“搞笑”般地以“叶匡政先生死了,但文学还活着”开头,以“‘叶死了’文学不死”结尾。还有网友干脆称作者是在“恶搞文学”。相比之下,在这个由互联网所提供的特有上下文中,与之严肃讨论反而被赋予尴尬地位。比如上述作者朋友在支持其时,实际上是在替他做一种“祛恶搞化”的工作;与之严肃辩论的,似乎也仅仅是告之作者原本就心知肚明的常理。说这场讨论不具有生产性,其原因就在于此。2这场讨论作为讨论不具有生产性,并不意味着作为一个事件也不具有生产性。事实上,这个事件包含了诸多可被分析的要素,其中之一便是作者的动机。据介绍,作者是一位诗人,也是一位编辑和书商,曾经发表过800多首诗歌,编辑出版过不少“高品位文学书籍”,所以他的朋友赵丽华才称“叶匡政比其他人更有资格说出‘文学死了’这句话”。他的熟人周瑟瑟也调侃说“一个长得白白嫩嫩的大帅哥,民营出版界的牛逼人物,搞出了一大堆梦想抢占出版话语权的什么系列典藏,经常与美少妇刘索拉、神鬼鬼的残雪、洋愤青洪晃混在一起,据民营出版圈内朋友说,他至少为这些少妇老妇作家出版长篇小说就赚了不下百万银子”如果这些介绍都是真的,那么单从作者的“造反”举动看,他更像是一位背离自己出身和利益的“革命者”。但正如前面已引用和分析过的,他对自己真正的论题“任何形式的文字文本都与所谓的文学有着同样的地位”,既没有加以论证,似乎也无心思、更无能力论证,他真正的关切点正如网友一针见血指出的仅仅是“文坛秩序”,那么,称这种“造反”为阿Q式的“跪地造反”,就一点也没有错儿。但阿Q“造反”多半出于受压迫,“文学死了”的“造反”却来自一个据说是成功的诗人和书商,虽不能排除在成功道路上也曾遭遇压制煎熬,但这种可能的拟猜却无法构成分析的根据。倒是作者朋友在博客文章中透露出另外一些信息。老巢说作者当着他的面说“文学死了”之前,“刚和我一起在诗歌月刊下半月策划并推出专号‘安徽新诗阵线从胡适开始’,对文学尤其是诗歌表现出可贵而饱满的热情。是什么使他短时间里出现如此大的反差他的解释是因为九月以来我和赵丽华先后在网上被恶搞,使他震惊,进行认真而痛苦地思考得出的结论”。老巢本人的被“恶搞”与文学无关,赵丽华的被“恶搞”则是因为她的“梨花体”诗。所谓“梨花体”是“恶搞”后的命名,“梨花”谐音“丽华”,网友显然不满意“鲁迅文学奖诗歌评委、国家级诗人”赵丽华女士写出这样的诗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天底下最好吃的于是便选出一部分遍贴各大网站,结果引起舆论大哗,批评、指责、漫骂、戏仿铺天盖地,从而酿成影响颇大的“梨花体”事件。赵丽华本人对此的反应平静有节,而她的一些诗人同行则愤而力挺。先锋诗人杨黎等为支持赵丽华,专门在北京举办了一场诗歌朗诵会,不料因一位诗人朋友裸体登台朗诵被媒体报道,酿成另一场引发激烈争议的事件。老巢在文中说“如果作为一句话连起来说‘毫无疑问我做的馅饼是天底下最好吃的’,这不是既明了又通顺吗问题出在它分行排列了被叫做‘诗’,这才引起一片哗然为什么因为它不符合大多数读者心中‘诗的标准’那这个‘标准’又是谁定的我们必须遵守吗”他抓住“梨花体”事件可为诗人辩护的关键,即“什么是诗歌”,从而直接挑战了已在公众那里形成了虽模糊、但也稳定的公认诗歌标准。在这一背景下理解叶匡政宣布“文学死了”的举动,就可能不再费解了。叶已经越过了老巢式的具体辩护,意欲通过颠覆文学整体,而为包括“梨花体”在内的“非文学”寻找新的秩序空间。这真像是一场革命,其“革命”的理据也言之凿凿旧的等级秩序压迫了蓬勃的新生事物但倘若不去追问“革命”的对象并非某个现实利益集团,而是几千年、几百年在不断革新中沉淀下来的人类智慧和情感形式;倘若不去查看“蓬勃的新生事物”并未落实在任何一个历史主体上,哪怕是受压迫的历史主体似乎没有人想去成立诸如欲与文学试比高的“语文教案文本协会”、“手机短信文本协会”,连作者本人也不想;倘若不去发现对文学的“造反”仅仅出自为哥们姐们儿的“梨花体”之类的文字寻求经典地位,而是单纯诉诸作者的“革命”逻辑,那么,这场“文学革命”的成立便在所难免。可惜,这近乎一场搞笑赵丽华在“支持”作者的文章结尾说“在如今的网络时代,每个人都有参与和质疑的权利。一个没有权威和经典的时代已经到来。一个以怀疑、解构、批判、颠覆为主要方式的时代已经到来。一个可以人人参与的多元化的互动文本时代已经到来。没有办法。”“梨花体”主的话不可谓不好,“梨花体”力挺者乃至“文学革命”者也力主消弭经典与非经典界限,打破文学的传统等级秩序,但错位恰恰在这里发生了他们的诗人、作家、文学编辑身份就是那个经典文学秩序给予的,而且,也看不出他们有丝毫意愿打算退出;但这还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让力挺“梨花体”的诗人们感到压迫的并非文坛权威,而是非权威的众多匿名网友,他们最应该认同打破经典界限和文坛秩序,让自己的博客短文和三言两语的手机短信进入“神圣”殿堂,但事实却是“经典”之外的人通过恶搞“不经典”的诗歌,来维护不属于他们的“经典”秩序;被“经典”秩序赋予了身份、地位的人,却通过告知公众“经典”界限业已打破,来继续巩固、乃至进一步争取自己其来由自的地位、身份。从部分诗人对“梨花体”的竭力辩护到叶匡政虚张声势的“文学革命”,让人无不感到诡异怪戾,其原因也就在这里。圈里人倒是看得精确。一位称也是叶的朋友的诗人,在“反对”叶的文章中开头便说“善于制造耸人听闻言论的叶匡政在这乱云飞渡各领风骚三两天的网络时代终于按捺不住寂寞,抛出了的口号式文章,且一下子就跃上新浪主页及博客主页,不能不说是叶匡政在这诗歌多事的九月之后的继续炒作。”作者称叶“造就出这一篇太过荒诞的文学文本”的原因是“一鸣惊人的意念太过猛烈”。值得注意的是这里所提到的几个要素“网络时代”/“一鸣惊人的意念”/“炒作”之结果。正是这些要素,使得“一篇太过荒诞的文学文本”,可以被解读为“一篇还算不得太荒诞的欲望文本”。也许只有在互联网时代的都市欲望这幅图景之中,我们才能够剔除其中的荒诞因素,将之视为当然之物接受下来。事实上,“梨花体”事件中的力挺行为,也只有在这幅图景之中才能够被正常接受。所谓都市欲望并不是什么新鲜的欲望,它是人类古老欲望,如性、权力、表现欲等在现代都市环境中的重现与变形,但却是一种不断被论证的、赤裸的、夸张式的重现和变异。在传统的乡土社会,这些欲望是被置于统一的道德习俗和社会法则中的;在现代都市社会,这种道德习俗和社会法作为传统依然存在着,也依然保持着强大的约束力,但已被置于相对化的位置,人类古老欲望的多样形态与“非常”形态正在获得合法的空间。就在“文学死了”事件发生前不久,社会学家李银河的“夫妻换偶无罪”论在网上引起轩然大波。而传统性爱的羞赧形式,在这个时代中,尤其是在互联网上则转变为日益赤裸的形态,连网友注册的网名都带有直截了当的赤裸色彩。同样,随着西方后现代主义对权力的重新定义,人们开始观察到权力的更多形态。其中话语权越来越被视为社会生活中的重要权力之一,尤其在互联网的BBS或博客上,以往被垄断的话语权力,如今被分散到每个网友个人手中。由于网络拉平了发言者的身份,人们在获得平等发言权的同时,也有了同等展示自己权力意志的机会。以往事关权力意志的个人言说,如今却极有可能成为公共事件,甚至你会很容易在一些论坛看到以“上帝”或“宇宙之王”的名义发号施令的ID,他人骂则骂矣,我自巍然不动。非逻辑的强词夺理并不比娓娓道来的论证说理具有更少的发言权,反而能够更吸引他人眼球,成为公众视野里的中心。“权欲横流”这个词,用来指称互联网时代的话语权也同样恰当。
编号:201312171215372539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23.70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7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现当代文学论文-互联网时代的欲望呈现与意识形态生产——以“文学死了”事件为例 .doc
链接地址:http://www.renrendoc.com/p-232539.html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18次
docin上传于2013-12-17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7625900360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精品推荐

相关阅读

人人文库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