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现当代文学论文-日本殖民侵略的自供、掩饰和美化——日据后期在台日本作家长篇小说析论.doc现当代文学论文-日本殖民侵略的自供、掩饰和美化——日据后期在台日本作家长篇小说析论.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现当代文学论文日本殖民侵略的自供、掩饰和美化日据后期在台日本作家长篇小说析论【内容提要】西川满的台湾纵贯铁道、滨田隼雄的南方移民村和庄司总一的陈夫人被视为日据末期在台日人作家的长篇小说代表作。纵贯铁宣扬北白川宫率军征服台的功绩,史载台湾军民的殊死抵抗被写成土匪式骚扰,而日军的屠城式大规模烧杀行径则被淡化或合理化。移民村宣扬日本人的毅力、信念、真诚品行和科学精神,赋予日本对台湾的移民(殖民)以正当性。陈夫人具有人性的深度开掘和对台湾庶民生活细节的细腻描写,甚至写出了现代性、本土性和殖民性的复杂纠葛,但仍带有殖民文学的明显印痕对中国(台湾)文化的误读以及宣扬日本人带给台湾现代化的理念。它们不同程度地都是日本对台殖民侵略的自供、掩饰和美化。【摘要题】台港澳与海外华人文学【关键词】日据时期台湾/西川满/滨田隼雄/庄司总一/殖民文学【正文】1941年5月,西川满的理论导师岛田谨二在文艺台湾上发表台湾文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一文,试图借助法国殖民者在中南半岛的殖民文学的发展状况等,为所谓外地文学勾勒一般性图景。他将殖民地统治划分为三个时期,亦即1、军事的征服、未开地的探险时代2、采究调查的组织化时代3、物情平稳,移住民开始思图作物心两方面的开发,也就是所谓的纯文学产生的时代。他认为,首先军事上,政治上的征服就会有战记和纪行等文献,但文化普及而物质、精神双方面的开拓一进行,才会出现imagination的文学而从外地居住者怀有的心理必然性来说,其文学的大主题可分为外地人的乡愁,描写其土地特殊的景观以及土著人外地人的生活解释三种,并认为这些要称为exotisme(异国情调)文学最为正确。虽然岛田也认识到从来的exotisme文学是土俗的外表风俗描写为主,显出易沉溺于众多旁观者所眺望的外在兴趣,而真正把握住居住于其地之人之心理特性的作品极为稀少,因而提出将exotisme和心理的现实主义浑融为一体,以达成真正的对此地的生活的文艺解释的作品(注岛田谨二台湾文学的过去、现在和未来,叶笛译,原载台北文艺台湾第8号,1941年5月,译文连载于高雄文学台湾第22、23期,1997年4、7月,引文见第23期第178、180页。),但受限于作者的殖民者身份和立场,这种文学实在难以产生。西川满的台湾纵贯铁道、滨田隼雄的南方移民村和庄司总一的陈夫人被视为日据时期在台日人作家的长篇小说代表作(注这是叶石涛的看法,反复见于他为三部小说中译本所作的序言中。西川满台湾纵贯铁道,1943年7月起在文艺台湾连载,黄玉燕译,台北柏室科技艺术公司2005年2月初版滨田隼雄南方移民村,1941年10月起连载于文艺台湾,黄玉燕译,柏室科技艺术公司2004年10月初版陈夫人(第一部夫妇)1940年11月由通文阁在东京出版,第二部亲子1942年7月出版,黄玉燕根据鸿儒堂复刻版中译,台北九歌出版社2002年5月出版(改名嫁台湾郎的日本女子)。)。就题材而言,台湾纵贯铁道属于岛田谨二所谓伴随军事、政治上的征服而出现的战记、纪行文献,而南方移民村和陈夫人则可视为物质、精神双方面的开拓一进行,才会出现imagination的文学,只是前者更属于物质开拓的范畴,而后者却更侧重于精神方面的描写,在对复杂人物性格和台湾庶民生活细节的细腻刻画中,开掘人性的深度,甚至写出了在现代性、本土性和殖民性的复杂纠葛中台湾人的精神苦闷和困境,因而比西川满、滨田隼雄的不无概念化之嫌的作品更具文学性。一西川满在其小说的后记中自述道我决心以殿下从澳底登陆到台南的升天的期间为经,把从幼时即眼见耳闻的,从刘铭传以来的纵贯铁道的秘话为纬,来描写日本的作家尚无人着手的草创期的台湾。或者说,小说描写了日本北白川宫能久亲王率日本近卫师团,从台湾北部海岸登陆,继而进占基隆、台北,又历经新竹、彰化、嘉义、台南等战役,用了将近半年的时间,完成了对全台湾的占领,是一部地地道道的战记小说。小说描写的主要对象不外有二,一是日军方面(包括若干支持日军的德国人),二是以台湾同胞为主的中国军民。在对日军的描写方面,首先,作者着力渲染日军官兵的神勇、忠诚、敬业,勇于为国家牺牲的精神。他们在战前往往摩拳擦掌,积极请战,战斗中则奋勇争先,前仆后继,其决死的攻击使得敌军恐惧、崩溃(第189页)。即使战斗受挫被围,他们也发扬武士道精神勇于自戕,如樱井运粮队的作为(第242页)。作者并将日军将士的神勇归于其所具有的正义感。如描写日军士兵攻入市街,宛如一团蓦进的火球似的,那是由于正义感的愤怒燃烧的血肉的炮弹(第259页)。然而更值得注意的,却是作者极力将日军打扮成纪律严明、亲民爱民的王者之师(第360页)。如在基隆的巷战中,街民未死一名。尽管军方不得不忍着对于战策不利的作法,但为了保护良民不得不如此(第55页)。接近台北,小岛上校认为军队夜里入城恐会惊动善良市民,便命令军队在大池畔露营(第83页)。在进入新竹时,由于军队无处安营,不得已将其部分安置于民家或谷仓,为此日军上校特别谕告部下注意各人应细心保护安抚人民,万事应以柔顺温和为旨,以一视同仁的精神,发挥皇军的真价值(第191页)。攻入嘉义城时,日军的榴霰弹落到市中心,引起火灾。那时尽管在交战中,但日军少将命部队先灭火,因此不知救了多少市民,发挥了日本军队的真精神(第361页),尽管这场战斗日军死伤寥寥,但仍急设医院,是为了受伤的敌兵,以及无辜受炮火波及的街民而建的(第360页)。敌军尸体中出现几位妇女的尸体,作者赶忙宣称并非日军所为,军规的整然,实在可以说是日本军队的名誉(第362页)。由于日本占领台湾时实际上遇到台湾军民的激烈抵抗,情形十分惨烈,作者有时难免露出马脚,如进入西螺时,日军包围市街并放火,火势炎炎燃烧,黑烟冲天,一直燃烧了好几个小时,对此暴行,作者以受到贼徒(指抗日军民)抵抗为由,用不得已一词轻轻带过(第355页)。而北白川宫发出扫荡匪贼的命令,也是因为有的匪贼表面上投降,却以狡猾的手段,再三地射杀日军,因此,要救真的良民,使台湾成为皇上,除了使其折服以外,别无他法,所以开始彻底的扫荡匪贼(第269页)。这些描写无异于为血腥屠杀寻找借口。作者甚至将外国人嗟叹日本占领台湾出乎意料之外的费时日的原因归于日本政府的仁慈和自我牺牲精神,称日本政府未一举遣送大军征讨台湾,从最初便有某种程度之牺牲的心理准备,仅以一个师团讨贼徒,同时抚顺此地的住民(第347页)。小说描写日军上下对其头领北白川宫能久亲王无限地敬慕和忠诚,而这缘于北白川宫自身的忠孝大义和勤政爱民举动。如得到几个佛手柑,都要将其先供奉于随军携带的双亲玉照前。平时他生活简朴,不悦于部下为他在衣食住行方面的特殊安排,时刻要与士兵共尝困苦(第214页)。染上疟疾后,他不听部下的劝告,仍执意亲自领军南下,宣称死而无憾路上遇到生病的将士,都要加以慰问,使当事人流下感激之泪。当日军进占台南时,他说让刘永福逃了遗憾,但城民未受苦,迅速占领毕,很满意。(第374页)作者致力于为侵台日军及其头领抹上一层光环,其目的在于对日军的惨绝人寰的侵略行径加以掩饰和美化,借此希望台湾同胞能顺服于日本的殖民统治。小说通过人物(恩地管家)之口称殿下这简朴的亲民作风。其万分之一也罢,但愿能够让这岛上的新人民知道。若人民知道了殿下之德,这岛上不服的人心也会改变观念的。但愿人民奉戴其仁慈的日子,早日来临。(第214页)书中反复出现的此类话语,暴露了作者的真正目的。然而,即使作者有意轻描淡写或用不得已之词汇极力加以辩解和开脱,但小说中无法完全抹去而时时出现的死伤遍野、火光冲天的情景,仍使日军的所谓仁慈、德性显露原形。在小说着力描写的另一重要内容以台湾同胞为主的中国军民方面,作者首先将重笔放在若干甘愿为敌前驱、引狼入室的中华民族败类身上,如自愿充当向导,引日军进入台北的顾姓鹿港流浪汉日军进攻台北城时冒着枪林弹雨奋不顾身为日军搭架梯子的中年妇女日军入台后,亲往台北请求日军迅速派兵南下,以安抚大姑陷民众的清军总兵余清胜在余清胜被抗日义军关押后,暗中为之输送食物、照顾家属,并帮助其越狱逃跑的简姓男子(简秀兴)卖便宜的酒给日军而得信任,被任命为彰化北门总理的杨焕彩等等。作者将这些人物当作正面形象加以描写和塑造,并给予他们良好的前景,如顾振泉在其家乡鹿港盖起现代化的豪宅,以此暗示日本统治将给台湾人带来的富裕、文明、现代化的生活。此外,作者还大肆渲染了一般民众对日军到来的欣喜和欢迎。每攻占一城一地,都可见到家家户户都挂起日章旗,街民们涌到街上挥舞旗帜,打出大日本帝国善良归顺大日本良民之类的招贴。甚至有原住民部落头目父子相携请缨加入日军,也有地方民众主动派出归顺民总代表求见日军(第301页)。在作者笔下,台湾同胞欢迎日军,是因为日军严守纪律,并不搜刮奴役人民,如他们付工资给为其搬运粮食的部落居民,让后者深受感动,因这与清军或抗日义军向人民不断索取军费截然不同。至于清军和抗日义军,则有完全不同的形象。首先,他们往往是一群贪婪好财、自私自利之辈。小说开头就写到清军负责供应五千兵士伙食与维持费用的军需部长李义宗,卷走五万美元潜逃,引起士兵骚乱,将抵抗之事抛诸脑后。这五万美元后来又引发一系列争夺、仇杀。又如,招募抗日义军、鼓励行刺日军高官靠的也是金钱,这与日军所谓为正义而战形成鲜明对照。其次,作者对于中国(含台湾)抗日军民一律以匪贼、土匪等称之,多将其描写成提前开溜、争相逃跑的胆小鬼,或毫无抵抗力的乌合之众,从无正面描写他们对于日军的英勇抵抗,所以一些历史记载的重大战役(如彰化八卦山之战),往往也仅是数笔带过,或只渲染日军的神勇作战能力。抗日军民往往只是一些只有姓名而无面貌的模糊符号,少数获致形貌描写的人物,却又被刻画得丑陋无比,如监禁余清胜的义军首领江国辉,就是一个臃肿的大胖子。作者甚至通过德国人之口,称自私自利是中国人的本性,中国人实在让人无法信赖,简直是把廉耻心遗弃在母亲胎内的人。(第92页)他们妨害、阴谋,贿赂、掠夺等等,纵然举出一切恶德之词都无法说尽他们的性行(第96页)。日本学者井手勇指出西川满在台湾人登场人物中,将迎合日本统治的台湾人写成良好的人民而将唐景崧、刘永福等人物以及其他抗日分子一律写成只为了私利不顾人民搅乱秩序的匪徒,故意掩盖抗日分子的民族意识,这不难看出,作者企图彻底断绝台湾与对岸的民族情结,灌输台湾人身为日本国民的意识。(注井手勇决战时期台湾的日人作家与皇民文学,台南市立图书馆2001年版,第212页。)西川满对于台湾形象描写的重心,更在于显现台湾固有的脏乱、愚昧和落后。在作者笔下,台湾是瘴疠之地,疟疾、赤痢、伤寒、霍乱等患者接续出现。而这又与不卫生有很大关系。如基隆城内小石铺敷的非常凹凸不平的街路,经常潮湿积着污水,被弃置的垃圾,猪只鼻子突入寻食着。采视家屋内,没有窗户的泥土地的房间,在白天就黑暗的,散发出令人恶心的刺鼻臭气。洗着蔬菜的水井旁,满不在乎地洗着便桶(第118页)。另一都市彰化也是如此一万户的都市,但大马路的幅度不足四公尺宽白昼也如夕暮般光线暗淡,道路湿阴沉。街民随地吐甘蔗渣,环境脏乱,散发着一种说不出的臭气。(第337页)除了卫生不良等硬件问题外,政治制度恶劣、人的素质差等,是更大的问题。电线杆、铁路的枕木、火车头的零件都遭人盗窃,而这仅是为了一点蝇头小利,如将电线杆当柴火烧。在铁路建设上,也充分表现出台湾现代科技文明之缺乏。早在刘铭传时代,见识浅的民众把铺设铁路视如邪教异端,使其建设困难重重。日本技师小山在勘察铁路隧道时,发现中间处有太大弯曲,说明当年测量欠准。作者在这里宣扬了担任铁道设计技术工作的德国人的尊重科学精神和高超技术,以此作为对中国方面缺乏科学精神和技术的对照和贬抑。值得指出的,西川满渲染台湾和台湾人的落后、不文明等诸多缺陷,目的在于试图证明日本殖民占领的合理性和正当性。他通过人物之口说道此次的作战,完全是为救台湾而战的。(第264页)日本的军医们,必定在不久的将来,把这台湾,从不健康的土地改变成东洋的宝岛。(第347页)把清国人都从台湾赶走,以建立大和民族的新天地,使这块土地名副其实成为皇上,渐渐的使这岛上的人成为忠良的帝国臣民(第124页)。作者想说的显然是只有接受现代、进步、文明的日本帝国的统治,台湾才能摆脱贫困,落后的状态,走上新生活之路。而这并非仅是西川满个人的观点,而是当时日本殖民者向外扩张的基调。如早在甲午战后不久,作为脱亚入欧论重要代表的日本思想家福泽谕吉,将世界划分为野蛮、半开化、文明等不同的部分,中国划入野蛮国家中,日本则自我定位为东洋文明之魁,对中国、朝鲜可以武保护之、以文诱导之,必速使其效我进入近时文明。不得已之场合,亦可以武力胁迫其进步,于是,积极鼓吹对朝鲜和中国出兵,声称这次战争虽是日清两国的争斗,实际是文明与野蛮、光明与黑暗的战斗,是为人类的进步和文明的幸福而履行至当的天职(注见日福泽谕吉全集,转引自吴怀中文明史观在近代日本对华认识及关系中的影响,日本学刊1998年第5期。)。这样,日本的殖民扩张被美化为文明与野蛮之间的一场战斗,是所谓文明的义战,日本对中国、朝鲜和亚洲各国的殖民和入侵披上了一件合理性的外衣。西川满作品中的相关描写,其实即是这种论调的形象诠释和宣扬。二滨田隼雄的南方移民村出版于1942年。据说在纵贯铁、陈夫人、移民村这三部小说中,最受日本殖民当局注意的就是这部移民村(注林柏燕移民文学南方移民村,滨田隼雄南方移民村,柏室科技艺术公司2004年版,第7页。)。这无疑是因为小说的题材和主题正符合于日本当局的某种需要。小说写的是日本东北寒冷地带一群穷苦农民,因没有土地难以为生,怀抱开创新天地、追逐光与热的理想,移民到台湾东部荒僻的山地垦荒建村,为制糖会社种植甘蔗,但由于自然环境十分恶劣,土瘠缺水,而台风、洪水、病虫害、野兽、疾病等不断侵袭,加上会社的剥削,生活艰辛困苦。村民怀抱坚强毅力,经过几代人数十年的顽强奋斗,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最终仍无法征服自然,但他们并未气馁,做着继续向南方进发、再移民的打算,力图在南洋开辟出一片新的天地。小说不像台湾纵贯铁道直接描写侵台战争,书中涉及台湾人的文字也甚少,自然也就没有多少日本人欺压台湾人以及台湾人皇民化的描写(仅见于若干有关原住民的片段)。井手勇在其决战时期台湾的日人作家与皇民文学一书中将当时台湾的皇民文学分为狭义和广义两类,前者指以台湾人的皇民化,以及以日本殖民统治的正当性和日本对台湾近代化的贡献为主题的作品,而南方移民村仅被归入广义的皇民文学之列。井手勇还指出滨田隼雄稍后的草创,比移民村更大大加强了迎合政权的态度。(注井手勇决战时期
编号:201312171244313141    大小:30.97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7
  【编辑】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7次
docin上传于2013-12-17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