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现当代文学论文-疯狂躁动:路翎四十年代小说的外在审美特征.doc现当代文学论文-疯狂躁动:路翎四十年代小说的外在审美特征.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现当代文学论文疯狂躁动路翎四十年代小说的外在审美特征[摘要]路翎四十年代创作的小说代表了他小说创作的最高成就,在人物、环境和叙述上都鲜明地呈现出疯狂躁动的特征,形成了一种个性化的审美风貌,伴随着作者的创作激情深深地内化在文本的有机整体中,和谐地应和着文本的情感节奏和情感基调,形成了中国新文学发展中一种标新立异的审美风格,揭示了富有时代深度的理性主题。[关键词]路翎四十年代小说审美特征疯狂躁动AbstractLULingsnovelswrittenin1940srepresenthisgreatestachievementinnovelcreation,presentedmaniccharacteristicsindramatispersonae,environmentandnarration,formedanindividualaestheticstyle,withhisincitingfurorinterwovenwithhiswording,whichcorrespondedtoemotionalrhythmandkeynoteoftext,shapedanoriginalaestheticstyleinChinesecontemporaryliteraturehistory,andprofoundlydisclosedrationalmotifofthisage.KeywordsLULingnovelswrittenin1940saestheticstylemania作为七月派的一员主将,路翎是一位不容被忽视的著名作家。他四十年代创作的小说,代表了他小说创作的最高成就。在研究和阅读过程中,笔者注意到这些小说文本的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充斥着疯狂躁动的生命律动。人物表现出下意识的自虐、极端的狂妄自大、虚妄的幻觉体验、道德上的自我惩罚、情欲绝望的兽性突围等疯狂诸相。小说中的风、雨、雷、电等自然现象也呼应着人物的主观情绪,或怒吼、或咆哮、或呜咽、或悲吟,发出了悲狂交织的拟人化的声音。另外,小说情绪性强烈、对比性鲜明的修辞,心理容量巨大、推进速度急剧、变化节奏突兀的叙事方式,以及混乱芜杂、泥沙俱下甚至失控失语的个性化语言,都鲜明地展现了路翎个人化的审美表达方式。可以说,路翎凭借他四十年代的小说创作为中国新文学提供了一种极具个性化的审美范式,这也是路翎小说在今天仍然吸引着诸多研究者的原因之一。一、疯狂变形的人物路翎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史贡献了一群疯狂变形的人物,他们不管是从肖像、衣着、动作、语言等外在特征上,还是从波涛汹涌般的潜在心理上,都显示出非常态的疯狂痉挛特征。在人物的外在表现方面,路翎没有对人物相貌、衣着等外部特征做静态的描绘,而是表现在人物疯狂的表情、疯狂的行为、疯狂的语言等诸方面。路翎笔下的人物时时带着异于常态的疯狂表情。饥饿的郭素娥中的女主人公郭素娥就是带着这样的一副表情出现的在香烟摊子后面坐着的时候,她的脸焦灼地烧红,修长的青色的眼睛带着一种赤裸裸的欲望与期许,是淫荡的。[1]276这就活现出一个粗蛮勃郁、疯狂十足的女性形象。在谷中,林伟奇和左莎这对恋人被迫分手,林伟奇就以疯狂的行动来发泄满腔的郁闷他在烈日底下癫狂地企图杀死自己似的到处乱跑。他踩着草丛,践踏着干枯的高粱杆,他把白菜逐棵的踢倒,又在绿色的湖沿一般的山芋田里跃走。[2]53小说的人物语言同样是疯狂的。财主底儿女们中的蒋蔚祖,时时用疯狂的语言来评判众人你们这些猪狗你们是禽兽忽然他用憎恶的细声发表思想,轮流地看着大家,使酒席顿然沉寂你们应该羞死,你们敛钱,偷窃赌博又杀人你们简直吃人,你们吃的是人肉。[3]192像这些人物的扭曲的表情、夸张僵硬的动作和歇斯底里的语言在路翎四十年代小说中比比皆是,几乎成为人物生成的表现模式,它把人物个性化的外在表现像楔子一样夯入读者的头脑,形象地表现着拉奥孔式的痛苦、绝望和疯狂。尼采曾用古希腊神话中兼司艺术的日神阿波罗和酒神狄奥尼索斯来指代两种二元共生的艺术冲动,即日神冲动与酒神冲动。日神冲动是制造幻觉的非理性强迫性冲动,梦是日常生活中的日神状态酒神冲动是为了追求一种解除个体化束缚、复归原始自然的体验,是一种情绪放纵的癫狂状态,醉是日常生活中的酒神状态[4]1108,319335。由于日神冲动多与人的梦境、幻觉等内在意识相连,本文将要把它放到路翎四十年代小说人物心理中去分析。在这里,先分析酒神冲动与路翎人物外部表现的关系。酒神状态是一种痛苦与狂喜交织的癫狂状态。[4]4它伴随着激情而苏醒,并伴随着激情的高涨,主观逐渐化入浑然忘我之境。这种痛极乐生,乐极而惶恐惊呼的突兀转换,对人生日常界限和规则产生了极大的破坏。个体要么在这种扭曲变形的表现之后脱胎换骨,走出困境要么陷入深深地不能自拔的泥淖,导致精神乃至肉体的委顿消亡。路翎小说的人物鲜明地显示了在与社会、他人碰撞之后形成的情感压抑或淤积的埋伏过程,一旦到了一个极点,便变形扭曲而爆发出来,要么在自我反思后获得新生(如陈福安、赵青云等),要么在精神炼狱中走向毁灭(如许小东,罗大斗等)。在此过程中,他们一度陷入非理性的情感释放,理性的现实的自我已被稀释,人物在向一个高峰体验靠拢,情感得到了充分放纵。不过,与尼采伴随着痛苦与狂喜交织的癫狂状态的酒神冲动相比,路翎小说中的疯狂虽然也不同程度地伴随着情感爆发的酣畅淋漓与人物蜕变后的喜悦,但更多地杂以苦与悲的成分,例如HK22在短暂的寂静之后,带我去吧带我去吧的惨厉的叫声又在木棚里飞扑了起来,像一个孩子呼喊着失去的母亲,也像一匹被击中的大熊哀号它的无望创伤[5]90。(卸煤台下)HK人物在如无边无际的大幕一样遮天蔽日的痛苦悲伤中左冲右突,发出扭曲疯狂的困兽般的嚎叫,这种苦多于乐,悲大于喜的癫狂现象是路翎小说的一个特点。伴随并对应着人物变形扭曲的外在表现的是其疯狂的内在心理,心理描写是路翎小说的主要特色显现,不管称他的作品是内倾型现实主义还是心理现实主义,都是对其作品主观性强烈,敢于并善于向人的内心潜意识开掘的肯定。路翎善于把人物置于与社会、他人对立的困境中,让人物在物质或精神的困境中饱受生命的煎熬,个人在做困兽般的突围时随着焦虑感与孤独感的重重淤积,心理发生了异化,主要表现为两种状态一是伴随着暴力手段的受虐与施虐心理二是伴随着疯狂喜悦的幻觉心理。在平原中,胡顺昌因四斗米的被夺走和妻子回娘家而痛苦绝望,产生了乖戾的矛盾心理一方面,他竭力抓住她,打她,伤害她,觉得非常快意[5]194另一方面,他又疯狂地自责,用力捶打着自己底胸膛[5]195,猛力捶打着自己底脸[5]199。一会儿,他憎恶地看着她,他嗅到了她衣服上的汗酸气。觉得她是肮脏、愚蠢、讨厌的,觉得她要是真走开了,他一定会生活得舒适而自在[5]196一会儿,他觉得她身上的汗酸气,以及她的怨恨,凌乱和肮脏,现在对于他都是非常的甜蜜了[5]197。弗罗姆指出,常人及精神病患者身上程度不同地存在着受虐施虐冲动。一方面,人感到自我的无能为力,微不足道,渴望臣服于外在力量并伤害自己使自己受苦另一方面又产生强大的独立欲望渴望别人的臣服,通过剥削、利用、偷窃、蚕食等手段来吸净别人并看着他们受磨难,对之进行精神或肉体的折磨[6]101102。受虐和施虐都源于摆脱无法忍受的孤立与自我的软弱之需要,二者相互依靠,纠缠在一起,共生于一个身体上。人并非都是受虐狂或施虐狂,但却常摇摆于这共生情结的积极面与消极面之间,所以很难确定是哪一方面在起决定作用[6]112113。除上面所谈到的胡顺昌外,路翎小说的许多人物身上都表现出与弗氏论述相似的倾向,比如两个流浪汉中的陈福安、嘉陵江畔的传奇中的黄云汉、可怜的父亲中的王吉弟、在铁链中的何德祥、卸煤台下的许小东等都表现了相似的心理倾向,这种向内开掘的写作向度以其鲜明的独异性和深刻性丰富了新文学的人物画廊。幻觉是个体生命的合理性要求不能实现时产生的一种虚假的感觉,它往往以一种精神胜利的形式显示一种无可奈何的控诉,进行一种无可奈何的报复。如饥渴的兵士中的沈德根于无望的激动大哭疯狂求助之后,在临死前的幻觉中渴望美味的饺子,渴望一个朋友的呼声,渴望乡亲们亲切的乡土感情,渴望奔驰的车,渴望妹妹的呼叫。在尼采的日神冲动中,梦是日常生活的日神状态,它具有与难以把握的日常现实相对立的完美性,有一种深沉的内在的快乐。个体的人借助梦的幻觉进行自我肯定,从而对苦难世界产生有解脱作用的幻觉,并潜心静观这幻觉,以便安坐于颠簸小舟,渡过苦海[2]15。如此看来,日神冲动以其幻觉的经验性体验并带着深刻的喜悦和愉快帮助苦海中的人们缓解了精神苦难,达到了暂时的精神胜利。这种幻觉中的狂喜心理把人物从绝望的苦痛之巅拉进虚幻的甜蜜彼岸,呈现出内心狂喜而表情平静的生命形式。在路翎小说中,有时候幻觉是人物的最后一根虚幻的救命稻草,如燃烧的荒地中的郭子龙,费尽心机弄回来的家产被查封,只能像乞丐一样啜泣,最终在酒后革命的臆想中死去有时候幻觉代表人的一种向美向善的追求。所以幻觉成为路翎表达疯狂人物、疯狂世界的一个重要手段。胡绳曾评价说路翎惯爱写神经质的人物以至疯狂心理。[7]114他概括出了路翎小说人物的重要特征。路翎笔下人物的疯狂外表配合着变异的心理,变异的心理支配着人物疯狂的行为、扭曲的表情、歇斯底里的语言,形成一个个复杂的油画式的立体化的人物雕塑。二、狂乱变形的环境与路翎小说狂躁不安的人物相对应的是疯狂变形的环境。小说人物身边的自然环境和其他事物身上都深深印上了人化的痕迹,成为富有激情的亮丽的人文景观,与躁动、狂乱的社会环境一道驱动着人物永不停息地做着冲撞与突围的生命演出。路翎笔下的大自然缺乏静穆安然,总是狂躁不宁的。他喜欢狂暴的自然力,如狂风、暴雨、闪电、迅雷、急流、险滩等等,它们带着雄壮的原始力量,从作者的笔端浩浩荡荡倾泻出来,意象裹挟着情绪,饱满到了随时随地都要向外伸展、向外突破[8]158159。如大风唿哨着从远处过来,突然强大的力量扑在房顶上,泥灰和草秸纷纷落下来了[9](破灭),风一降到谷底就变得更加猖獗了,它怒号而沸腾,使山谷摇撼。桃树向一个方向弯着头,松涛悲厉地响着[2]13(谷),狂风在天空里响,然后带着强韧的呼啸降到地上来[2]68(棺材),这狂风仿佛一张有着钢牙的大嘴,在咬嚼屋顶[2]65(棺材),风带着桑树底咒骂掊击到厂房底高墙壁上在高高的烟囱上,它扰乱着烟,仿佛一个暴徒揪着女人底黑发[5]21(家),风暴在激怒的水波上呼着。灯火辉煌的江轮泊在江心里灯火照亮激怒的水波[3]206(财主底儿女们),从黑暗的天际,风暴无阻拦地刮过平原,在江上扑击,掀动江浪。风暴膨胀,潮湿,充满精力在黑暗中它自由无限。天际有深沉而强劲的声音近处有波涛底沉重而粗野的声音[10]17(财主底儿女们),闪电照见树木、棚屋、池塘、从坡上流泻下来的水,和紧密的、疯狂的雨[10]378(财主底儿女们),强力的雨点,开始急迫地击响丛林。在这种急迫的声音后面,跟随着深沉的吼声。巨雷在峡谷上空爆炸[10]248(财主底儿女们),雷雨在山谷边沿上欢呼地咆哮起来雷声远去,暴雨在山谷里欢快地冲激着[2]16(谷),闪电刺破黑暗,把豪放的洪流映成沉重的青色。雷响,山谷震撼[5]44(卸煤台下),黑暗的旷野暴乱了,它从温柔的梦里猝醒过来,幻想着,在风里哀号[5]21(家)这种自然所代表的力量与气概,与创作主体内在的狂躁情感相遇合,与作品人物的躁动特征相迎合,成为表现创作主体情感和渲染人物生存环境的重要手段和重要内容。在王兴发夫妇中,雷鸣、闪电、暴风、骤雨恰似王兴发愤怒反抗的前奏与伴唱,让它重新焕发了青春的激情,全力浸透了一种神圣的感觉,最终进行决死的反抗,展示了顽强的生命强力。不仅自然物,其他事物也露出拟人的狂乱表情,发出人化的疯狂呼叫,成为人化环境的重要部分。如枯树桩像一个怪物的头,在下台阶的时候粗暴地跳着,碰出难堪的大声,不肯前进[2]57(棺材),棺材翘着狰狞的额,张开厚耳朵,向天空迈出地面上最善于残杀的人的那种尖下巴,用一种疲倦的猛兽打呵欠的姿势,守卫着这出色的家庭院落[2]73(棺材),火焰向夜空里伸出了舌头,新鲜的空气使它巨大地站起来,它舐着屋脊,然后咬碎木头,爆炸开的瓦片飞入空际[5]19(家),他看见了南京天空上的暗红的,阴惨的火光他并且看见,在地平线后面,有两股细瘦的火焰笔直的竖立着[10]9(财主底儿女们),大雾在黑暗中笼罩了村镇。雾中有狗们底狂奋的,怀疑的,呈雄的吠声和雄鸡悠长的啼鸣[10]49(财主底儿女们),就连小猪也发出尖锐而粗野的呼叫[5]284(王家老太婆和她底小猪)路翎小说中这些物的集合体也充分表现了鲜明的主观化特征,它们自身的变形也同时折射着作者和作品人物的心灵闪光,成为作者审美习好和作品审美风格的重要显现。生活于动乱年代、冲突时代的青年路翎同样喜欢展示动乱、冲突的社会环境,他喜欢把各种各样的人物放置到充满压迫、斗争和冲突的环境中进行心灵炼狱和精神突围,在动乱狂躁的时代氛围中表现其疯狂扭曲的性格,社会环境成为展示人物行为与心灵的绝妙舞台。谷中校长徐克明之流的落井下石和打击异端的行为导致了林伟奇和左莎的生存困境两个流浪汉中贫困多灾的现实环境导致了陈福安和陈之光颠沛流离的流浪生活和严刑拷打下的精神反省人权中鞭挞、哮喘、呻吟、咒骂、吼叫的血淋淋的场景逼迫明和华去思考人权的问题卸煤台下由于家境的贫困和包工的逼迫才有了许小东偷锅的行为和忏悔之心平原中由于四斗米的被夺导致了夫妻间的分分合合、哭哭啼啼饥渴的兵士中饥寒交迫的作战生涯、背井离乡的长途跋涉和来自班排长的鞭挞辱骂导致了兵士沈德根的饥渴与疯狂在财主底儿女们中,路翎更是全景式地展现了那个炮火连天如火如荼的动乱岁月。从1932年的一二八上海抗战到1941年苏德战争爆发,满洲国成立、华北危机、北平学生运动、七七事变、汪精卫投敌、迁都重庆等重大事件都如走马灯似的显现在小说的时刻表上,古老的中国大地在一次次的战火、事变中抽搐、痉挛。在这片秀美的、富饶的土地上,有无数的那种叫做人家的阴湿的地窖和穴洞,经常地发生着殴斗、奸淫、赌博、壮丁买卖、凶杀、逃亡[10]340。那些疯狂的兵,是用他们底武器攻击人群,在血底河流尸体上咆哮,那些辆剩余的战车,是从人们底身体上颠簸着驰了过去[10]21。狂热的民族战争导致了国土的沦陷、家园的残破、人流地践踏和都市的恐慌,伴随着这狂热的战争氛围的是颠簸、困顿、饥饿、疾病、恐怖、挫折、压迫如瘟疫般地疯狂蔓延,时常将人们逼向死亡的边缘,无怪乎蒋纯祖们在其中疯狂地进行着生存与心灵的双向搏杀与突围。因此,在路翎四十年代小说中,动乱、多灾、狂躁的时代背景也成为人物疯狂的重要源头,它同人物疯狂的性格纽结在一起,共同映衬着小说疯狂的个性特色。三、狂躁的叙述方式由于时代现实精神的感染和路翎主观激情的喷涌,与其小说中狂乱的环境和疯狂的人物相联系的还有狂躁的叙述方式。正如赵园所说生活像是在他的叙述中一块块碎裂了,风化了,变成一个个局部、片断、瞬间。动作总是突发
编号:201312171300243420    大小:23.30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7
  【编辑】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4次
docin上传于2013-12-17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