阶级宿命论与“小资产阶级作家”.doc.doc阶级宿命论与“小资产阶级作家”.doc.doc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阶级宿命论与“小资产阶级作家”童龙超内容提要由“小资产阶级作家”之类词语引发的“词”“人”“经济”“政治”“文学”的联想程序,其中隐藏着一个个阶级宿命论的思维逻辑,这样的逻辑不是基于我们的生活实际与文学实际,然而它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在我们的生活实际与文学实际中强制推行,给我们的作家与文学带来了严重伤害。因此,“小资产阶级作家”之类说法的合法性依据,值得怀疑。关键词阶级宿命论;“小资产阶级作家”;思维逻辑;阶级定性在我们的现代文学知识体系中,“某某阶级作家”之类的说法充塞耳目。可以说,伴随着我们对马克思主义以及马克思主义文艺思想的接受,这类术语就与我们结下了不解之缘。一看到它们,我们自然而然地将一个个现代作家划线站队,对号入座,谁是小资产阶级作家,谁是无产阶级作家,谁是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作家,清清楚楚。循着这些术语继续向前,我们还能迅速掌握各个作家的人生档案,他们经济的贫与富,政治的革命与反动,创作的先进与落后,全都了然于胸。这似乎是一条自动化的联想程序,“词”“人”“经济”“政治”“文学”,只要抓住前面的“词”,后面所有的信息毫不费力一下子全都牵引出来。可是,这样的联想程序有问题没有呢是一种什么样的思维逻辑贯穿其间这样的逻辑是不是有它的合法性长期以来,由于文学知识凭借文学制度对我们反复塑造,我们习惯性地认同了这种联想程序,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些问题,也没有明确回答过这些问题。本文针对这些问题,试图作出某种回答。我们在“某某阶级作家”的格式中,选取颇为“棘手”的“小资产阶级作家”为典型,去作一番深入细致的解剖和清理。我们的发现是,由“小资产阶级作家”之类词语引发的联想程序,其中隐藏着一个个阶级宿命论的思维逻辑,这样的逻辑不是基于我们的生活实际与文学实际,然而它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在我们的生活实际与文学实际中强制推行,给我们的作家与文学带来了严重伤害。因此,“小资产阶级作家”之类说法的合法性依据,值得怀疑。“小资产阶级作家”是一个偏正式的合成词,由中心词“作家”加上一个“小资产阶级”的修饰语。一个政治范畴的术语与一个文学范畴的术语连成一块,其中的思维逻辑与转换机制颇为微妙,并不像加法那样简单。在“微妙”中首先完成的,是从“经济”到“政治”的转换。“资产”,资金、财产的意思。“小资产”,便是小有钱财。小有钱财的小资产阶级虽比不上“大地主大资产阶级”那样富贵,但“经济上大体是可以自给的”,有的还有“余钱剩米”,尽管也有由“殷实人家”走向衰落的,但总比挣扎于温饱线上的无产阶级和半无产阶级要好。这个“经济”的意义重大,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它是我们社会本源性的决定力量。我们的一切意识、观念都在经济的基础上产生出来。小资产阶级“小有钱财”的经济地位,必然产生小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又在有意无意中被我们“简化”,“简化”为单纯的政治意识,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的规律实际便转换成经济基础决定政治意识的规律。经济基础对政治意识的那种决定作用,又被我们推到极致,甚至经济基础的一点细微差异,也会随之带来政治意识的调整变动。在小资产阶级内部,由于“经济基础”的一些细微不同,随之便产生了小资产阶级内部政治态度的各种差异。有“余钱剩米”的,他们“胆子小,他们怕官,也有点怕革命。因为他们的经济地位和中产阶级颇接近,故对于中产阶级的宣传颇相信,对革命取怀疑的态度。这一部分人在小资产阶级中占少数,是小资产阶级的右翼”。“经济上大体可自给”的,他们“因为近年以来帝国主义、军阀、封建地主、买办大资产阶级的压迫和剥削,他们感觉现在的世界已经不是从前的世界。他们有点骂人了,骂洋人叫‘洋鬼子’,骂军阀叫‘抢钱司令’,骂土豪劣绅叫‘为富不仁’。对于反帝国主义反军阀的运动,仅怀疑其未必成功理由是洋人和军阀的来头那么大,不肯贸然参加,取了中立的态度,但是决不反对革命”。由“殷实人家’’走向衰落的,这种人在三种人中革命性最强,“这种人在革命运动中颇要紧,是一个数量不小的群众,是小资产阶级的左翼”。总之经济基础决定政治意识无可置辩,“小资产阶级经济基础”决定“小资产阶级政治意识”无可置辩,于是在“小资产阶级作家”术语内,完成了第一步阶级宿命论的逻辑转换。第二步,是从政治到文学的转换。“文艺从属于政治”,这曾是我们现代文学知识中一条基本“定理”。“在现在世界上,一切文化或文学艺术都是属于一定的阶级,属于一定的政治路线的。为艺术的艺术,超阶级的艺术,和政治并行或互相独立的艺术,实际上是不存在的。”一定的文艺必定与一定的阶级、政治相适应,一定的文艺必定反映一定的阶级意识、政治意识。一个极端的说法是。“文艺本来是宣传阶级意识形态的武器”。无产阶级意识形态产生无产阶级的文艺,资产阶级意识形态产生资产阶级的文艺,“真正人民大众的东西,现在一定是无产阶级领导的。资产阶级领导的东西,不可能属于人民大众。”“你是资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无产阶级而歌颂资产阶级;你是无产阶级文艺家,你就不歌颂资产阶级而歌颂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二者必居其一。”小资产阶级阶级意识所产生的,自然地,只能是小资产阶级的文学,“小资产阶级出身的人们总是经过种种方法,也经过文学艺术的方法,顽强地表现他们自己,宣传他们自己的主张,要求人们按照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的面貌来改造党,改造世界。”“小资产阶级文学”表现了小资产阶级的哪些阶级意识呢“就只是暴露黑暗,被称为‘暴露文学’,还有简直是专门宣传悲观厌世的”;还有“彷徨”,“动摇”,“疑心”,“任性”,“个人主义”,“自由主义”.“唯美主义”,“颓废主义”,“享乐主义”都是小资产阶级文学的应有之义。在极端时期,阶级意识甚至占领整个作品,连作品的题材、创作方法、表现技巧等,都与阶级意识直接挂钩。如所谓的“题材决定论”,题材选择成为关系作家政治立场的大事,写小资产阶级题材的,就是小资产阶级作家,要显示作家政治的进步,就只能选择无产阶级的题材。创作方法上也有分野,小资产阶级一般采用浪漫主义,浪漫主义属于有问题和需要改造的创作方法,现实主义被认为是最先进的,是属于无产阶级的,现代主义则属于没落的、反动的大地主大资产阶级。表现技巧也不能脱离与阶级的干系,“一般的创作家与批评家有一种极大的错误,就是没有看清阶级与技巧的关系”;“用极优美的句子来写极粗暴的生活这是可能的么用极香艳的词藻来写大革命的狂飙这是可能的事么用花哟爱哟来写劳工生活这是可能的事么”于是,从政治到文学,从“小资产阶级的阶级意识”到“小资产阶级的文学”,也完成了一种阶级宿命论的逻辑转换。接下来的,是从经济、政治、文学到人的转换。“小资产阶级的经济地位”、“小资产阶级的政治意识”、“小资产阶级的文学”这些术语,无非都是对人的一种描述,最后都要归结到人,具体地说,归结到作家。归结到什么样的作家呢那只能是小资产阶级的作家。我们在“作家”前面加上一个“小资产阶级”的限定词,变成“小资产阶级作家”的合成词,不是就能很好回答这个问题吗似乎合乎逻辑地,顺乎自然地,“小资产阶级作家”这个术语便产生了。可是在“合乎逻辑、顺乎自然”背后,真正的逻辑是什么这样的逻辑有没有问题我们发现,从小资产阶级的经济、政治、文学到小资产阶级的作家,这里又经历了一次阶级宿命论的逻辑转换,只是这种转换更复杂,更微妙。具体地说,有三个方面。一是由“事”向“人”转换。如果说小资产阶级经济、政治、文学之类的术语还带有“就事论事”成分的话,那么“小资产阶级作家”的称谓完全就是架空“论人”。我们的焦点一下子转移到了“人”,着重于作家“小资产阶级”的阶级身份。这个作家“做什么”、“有什么”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这个作家“是什么人”,是那块“小资产阶级”的牌子。由“事”到“人”的转换可以在不同阶级之间进行吗可以超越阶级性进行吗不行,只能在“小资产阶级”的框架内进行。二是由“多面人”向“单面人”转换。“小资产阶级作家”术语在形成中,将作家“社会人”的角色、“家庭人”的角色,“日常人”的角色、“文化人”的角色都抹去,而充分强化作家“阶级人”、“政治人”角色,作家成为“单面人”,而又别无选择地成为“小资产阶级的人”。三是由“事实出发”向“理论出发”转换。马克思主义的阶级分析理论似乎成了一条“包打天下”、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真理,一切形形色色人事现象、文学现象无不在它掌控之下。似乎我们只要掌握了这个理论就够了。一个被贴上“小资产阶级作家”标签的作家,他的出身如何,政治如何,创作如何,无非是“小资产阶级”的那一套,除此之外似乎没有别的东西,似乎不必劳神费思去另作具体分析。总之,从小资产阶级经济、政治、文学到“小资产阶级作家”这最后一个环节的转换,仍是在阶级宿命论的思维逻辑中。“小资产阶级作家”术语的最后出台,突出了“人物”,淡化了“事件”;突出了“单一”,淡化了“复杂”;突出了“理论”,淡化了“事实”。它意味着对作家进行抽象的阶级定性成为可能,意味着不对作家、文学作具体分析,甚至进行阶级分析,成为可能。一个产生于阶级宿命论逻辑的“小资产阶级作家”术语,由于自身不可克服的内在缺陷,从一开始进入文学、思想、文化批评的话语,就难免不陷入自我冲突的尴尬处境,就难免不暴露它在使用中的机械与牵强。在上个世纪20年代末的“革命文学”论争中,一直被我们描述成“无产阶级作家”的鲁迅,就被我们的“无产阶级作家”称为“小资产阶级的文学家”,甚至被“完全决定”了“阶级性”,是“封建余孽”,“二重的反革命”,“不得志的FA8CIST法西斯蒂”。不过,尽管“小资产阶级作家”之类的术语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甚至严重的问题,我们也不能完全抹杀在某些特定历史时期、某些特定场合它们所具有的合理性的一面。在阶级冲突异常尖锐、阶级对立异常鲜明的20世纪二三十年代,作为一种历史事实,阶级意识已经非常强烈地进入了某些作家的头脑并通过文学的方式表现出来,文学界、文艺界的阶级分野在某些特定时刻也达到了一个清晰可辨的程度。这种情况下,以阶级定位标志作家,认识作家,分析作家,进而理解作品,显然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切人角度,它所提供的洞见,或许还是其他的角度所不能达到的。尤其需要说明的,那时建立在“小资产阶级作家”之类术语之上的以阶级分析为中心的政治性话语,还没有获得政治权力的支持,还仅限于语言、知识或观念的层面,还不能构成对其他话语方式比如审美性话语、启蒙性话语在实际上的压力,各种话语还能共同相处,或许还通过相互的交锋、对话来推动我们思想、文化、学术与文学的进步。问题的危险性在于一种话语试图取代其他话语变成一种声音,一种既定思维挟权力之功用以指导实践,一个“问题”术语在权力参与下在现实中普遍推行。这样的危险不幸产生了。共产党在夺取政权之后,将解放区的经验在全国范围内推广。阶级分析理论在国家权力支持下取代了其他理论,成为分析作家、分析文学的指导性理论,在现实中普遍施行。由于现代中国大量的优秀作家是小资产阶级作家,大量优秀的现代文学是小资产阶级作家的文学,“小资产阶级作家”这个术语在现实中的推行,几乎就全面地牵动着中国现代作家、中国现代文学的历史命运。“无产阶级作家”是最高荣誉,也是最高标准,一切作家都应该向此看齐。“小资产阶级作家”虽没有“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作家”那么坏,但他们也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在那个特别强调“斗争”,强调“革命”的年代,“有问题”就要被“斗争”,就要被“革命”。首先是针对作家经济、政治问题的“斗争”、“革命”。小资产阶级作家的“小资产”要被当作资本主义的尾巴割掉,他不能有发财赚钱的想法与行为,他要不断地进行政治学习,不断地接受政治改造,克服小资产阶级的“根性”,要完全地把自己的立场转到无产阶级上来。这是我们的工作“我们的工作,就是要向他们大吼一声,说‘同志’们,你们那一套是不行的,无产阶级是不能迁就你们的,依了你们,实际上就是依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就有亡党亡国的危险”。其次是针对作家创作问题的“斗争”“革命”。虽然我们讲“文艺界的主要的斗争方法之一,是文艺批评”,实际施行的,却不是真正的“文艺批评”,而是对作品“上纲上线”的政治批判。大量优秀的现代文学作品便在简单的政治定性中,被抹杀,被歪曲。一些作品还被强迫修改,强迫巴金修改家,强迫曹禺修改雷雨,强迫老舍修改四世同堂,成为现代文学史上一大怪现象。极端时期,“小资产阶级作家”经济、政治、文学上的问题都不具体过问了,而直接对“人”,直接对作家进行“人身”打击。只要挂上一块“小资产阶级作家”的牌子,可能就意味着批斗,辱骂,殴打,游街,捆绑,动刑,坐牢由理论向现实反推,宿命论的思维走向现实,产生了现实的宿命。思维中的“小资产阶级作家”走向现实中的“小资产阶级作家”,又是一次垂直的阶级宿命论的转换。直到“文革”结束新时期开始,随着国内政治环境的逐渐好转,被标以“小资产阶级作家”称号的那些作家,才逐渐结束他们现实中的阶级宿命,回归到比较正常的生存状态。在思维层面,在“实事求是、解放思想”新思潮的鼓动之下,我们也开始对一些曾被认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法则进行再思考。我们对马克思主
编号:201403041732247109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36.50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4-03-04
  
5
关 键 词:
自考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阶级宿命论与“小资产阶级作家”.doc.doc
链接地址:http://www.renrendoc.com/p-267109.html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3次
BCEAAEE88296385EDA2815A44814E61A上传于2014-03-04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7625900360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搜索

精品推荐

相关阅读

人人文库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email protected]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