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28集电视剧《人活一张脸》全剧本28集电视剧《人活一张脸》全剧本 -- 8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页面加载中... ... 广告 0 秒后退出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电视连续剧)人活一张脸第一集11,贾家,日,内。贾裁缝正在给邻居唐快嘴量尺寸,扯着皮尺量腰围、臀围。收音机里播放着李光羲演唱的祝酒歌。唐快嘴是个丰乳肥臀的女人,贾裁缝不断地放着尺。贾裁缝腰,三尺,臀,三尺二,大妹子,你这体格,啊,体格唐快嘴肥了点呀贾裁缝拿了片薄薄的画石往案子上的一块布上记着尺寸还行,还行。唐快嘴贾大哥,你喜欢肥的还是瘦的贾裁缝我呀,我喜欢五花三层,不肥不瘦的。唐快嘴猪肉呀贾裁缝那你说啥牛羊肉我不吃。唐快嘴我们家老赵啥肉都不吃,可他喜欢瘦的,呸,真恶心贾裁缝是吗啥肉都不吃,怎么会喜欢瘦的呀我喜欢肥一点的,瘦的塞牙唐快嘴还是肉贾裁缝没说鱼呀唐快嘴啊对对对,没说鱼,说得是肉,肉量呀贾裁缝哎哎,量,量量贾裁缝开始为唐快嘴量上身。唐快嘴贾大哥,你们家三个儿子一个姑娘,都考大学吧贾裁缝宝文宝武还有晓臣考,老三宝君不考,他那样儿的考也考不上。唐快嘴你们家孩子名起得硬呀,文武君臣,太厉害了,全占了,这要是都考上了大学,将来国家大事他们全包了,用不着别人了贾裁缝咳,就是个名呗,谁知道能不能出息哎,你们家爱党也考吧唐快嘴考,我们家爱党也考,说不定和你们家的几个考到一个学校去呢贾裁缝那好,那赶情好来来,把胳膊抬起来,量量胸围。唐快嘴抬起了胳膊贾大哥,我不是夸你呀,你做的衣服呀,就是合体,穿在身上不肥不瘦的,舒服,像你人一样,说话温温柔柔的,听在耳眼里呀,暖在心窝子里,不像我们家那个死老赵,一说话就喊,像放驴似的,我天天和他吵,你喊啥呀,啊,你喊啥呀唐快嘴一边说着,一边往前挺着胸,吓得贾裁缝往后直退哎哎,碰着碰着,碰着了唐快嘴过电了呀贾裁缝过过过过电了,二百二唐快嘴突然乐起来,乐得直不起腰。贾裁缝也乐了。突然房门开了,贾裁缝的妻子潘凤霞回来了,一脸的不高兴。贾裁缝凤凤凤霞,你回来了唐大妹子要做一套衣服,我给她量量唐快嘴嫂子呀,大哥给我量衣服呢量呀大哥,来来,接着量呀潘凤霞坐在那里拿着贾裁缝的缸子喝水,不理。贾裁缝哎哎,接着量。胸围三尺二,三尺二行了,完事了。唐快嘴那好,我走了呀大哥,嫂子,我走了呀潘凤霞啊啊唐快嘴扭着大屁股走了出去。潘凤霞还坐在那里,气呼呼的。贾裁缝凤霞,你这是咋的了我和唐快嘴就是量衣服,啥事没有,真的啥事没有潘凤霞谁管你们有事没事,我不感兴趣贾裁缝那、那你怎么了这脸子阴得要下冰雹潘凤霞你干得什么好事呀贾裁缝我、我没干坏事呀潘凤霞你把宝文那个复习材料捎哪去了贾裁缝给宝文捎去了呀,托那个开大客的张师傅捎去的潘凤霞那个姓张的根本就没给捎,留给他自己儿子复习了贾裁缝抓起了案子上的剪子往外走这个王八蛋,我找他算帐去潘凤霞一把拉住贾裁缝你算了吧,还拿着剪子去,就你这样的,姓张的一拳还不打你个小肠串气贾裁缝那咋办呀潘凤霞晓臣晓臣女儿晓臣捧着书从自己屋里出来妈,你喊啥呀,嗓子太好了潘凤霞快快,你把你的复习材料收拾一下,跟我下乡去晓臣去哪呀潘凤霞你大哥青年点,把复习材料给他送去。晓臣那我呢我怎么办呀潘凤霞你再弄呀,先给你大哥送去,妈负责再给你弄一套晓臣好好,我去收拾,马上出来呀晓臣回屋了。贾裁缝还是我去吧潘凤霞行了,你能力太差了,组织上基本不信任你,还是在家留守吧。贾裁缝那你粮店那边行吗,主任走了,群龙无首呀潘凤霞那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安排妥了老三宝君从外面进来,头上歪戴着军帽,脸上有伤,衣服也破了妈,你这是干啥去潘凤霞宝君回来了呀,我正要去你们青年点给你哥送复习材料呢哎呀,你这脸上咋整的呀宝君让我大哥打的。潘凤霞他为啥打你呀宝君那你们得问他了。我看那复习材料你们也别送了,送也没用宝君说完走到案子前,端起贾裁缝的大缸子喝水。潘凤霞宝君,你啥意思呀送也没用,咋叫送也没用呀宝君我大哥不想考大学了潘凤霞和贾裁缝愣了啊,你大哥不想考大学了,为啥呀宝君我大哥在农村有对象了潘凤霞大惊啊你大哥搞对象了贾裁缝也大惊有、有这事晓臣我大哥搞对像了潘凤霞晓臣呀,别在这听了,你回屋复习去,争分夺秒晓臣好,那我回屋复习去了。晓臣回去了。潘凤霞宝君,你大哥真的搞对像了宝君抽着烟我大哥为啥打我呀不就是因为我要回来告诉你们,他才打了我贾裁缝叫啥名呀姑娘宝君叫小芹潘凤霞小芹小芹是谁呀宝君小芹是我们大队书记的女儿,姓唐,唐支书就是赵爱党他大舅。贾裁缝哦,就是总来赵剃头家里的那个唐大个子呀那人挺凶呀潘凤霞他们啥时候搞上的宝君我上哪知道啊,都是秘密进行的。潘凤霞到啥程度了宝君这我就更不知道了,说了嘛,都是秘密进行的贾裁缝没、没有那种事吧潘凤霞哪种事啊往哪想呐咋那么下流贾裁缝啥叫下流,这事很关键,有了那种事,可就麻烦了。宝君,有没有那种事啊潘凤霞去,有你这么问的,一个当父亲的坏了,坏了,怪不得宝文不想考大学了,他就是想考,也没用了。贾裁缝想考咋没用了潘凤霞大队书记的女儿呀,你和人家搞上了,真的还是假的真的,你就留在那别走了,一辈子当农民假的,你不是祸害人家姑娘吗,玩弄人家姑娘感情呀,那他爹还能让你走吗不给你开介绍信,你考什么大学呀连名都报不上贾裁缝毁了毁了毁了,宝文惹大祸了告诉他别认帐,坚决不认帐就说没搞对象,这种事也没啥证据,不认帐,谁也没有招。潘凤霞那要是搞了,不认帐能行吗贾裁缝咋就不行潘凤霞咋就不行废话,那叫丧良心宝君这关键的时刻,该丧良心就得丧呀贾裁缝哎,宝君这话我爱听潘凤霞爱听个屁呀你们都是嘴上说说,真叫你们丧良心,你们丧的起吗贾裁缝那这事咋办呀,你快想想主意吧,这事咋办呀潘凤霞你看你那样,一到关键时刻就沉不住气,哪像个一家之主呀贾裁缝咱们家的一家之主,他也不是我呀潘凤霞站起来没有别的好办法了,只有一个办法了贾裁缝什么办法潘凤霞宝君,走宝君上哪去呀潘凤霞去你们青年点,找你大哥去走走潘凤霞拽着宝君的手走出去。贾裁缝今晚上回不回来呀12贾家住的院子日外老二宝武推着自行车进门,迎面看见潘凤霞和宝君往外走。宝武宝君回来了宝君二哥。宝武妈,你要干啥去潘凤霞你大哥不想考大学了,我去问问他宝武啊,我大哥不想考大学了为啥呀潘凤霞你先别管了,吃晚饭赶紧去辅导班补习吧,我和宝君去青年点。说完和宝君走出院子。唐快嘴在自己家门口看着。13理发店日内赵剃头正在给一个客人刮胡子,一下一下刮得很细,刮了几下,转过身来扯起一根皮带,荡着剃头刀,荡完,用手摸了摸刀刃,接着给客人刮宝文不想考大学了唐快嘴蹲在地上洗抹布啊,我刚才出来的时候,看见宝君回来了,脸上有伤,气哼哼的,我寻思这小子又和谁打架了,就走过去听,听宝君说,宝文不想考大学了。赵剃头小子,脑子出毛病了,这么好的机会放过,多可惜。进来一个中年妇女,拎着个兜子赵师傅,忙呀。赵剃头脸子拉下来你没看着吗忙啥呀忙,一天就那么几个活。中年妇女从兜里拿出一个小本,一边开着票有牢骚跟我说没有用呀,你们街道下面的这些服务点,一个月交十块钱,也不是我定的,(撕下一张单子交给赵剃头)给钱吧。赵剃头接过单子我两毛五分钱剃一个头,剃多少头我才能挣十块钱唐快嘴这就不讲理呀,我们自己干活,啥也没用着你们公家的,你们收的哪份钱呀中年妇女那没办法,你们都是街道服务点,街道就这么定的,这也不是一年两年了。唐快嘴哎,我怎么听说贾裁缝一个月才交八块中年妇女行业不一样,掌鞋的才交六块。赵剃头行了行了行了,你赶紧拿走,赶紧拿走吧中年妇女接过钱把我当成要饭的了拎着兜扭头走出去。赵剃头呸看了一眼正在低头洗抹布的唐快嘴哎呀,你看你那水弄的,怎么弄一地呀。唐快嘴这不洗抹布吗,怎么能不淋出水来赵剃头火了能不能干点活啊,干点活就不利不索的,你个败家娘们就是窝囊一辈子的货唐快嘴端起盆来出去倒水我窝囊,你去找个干净利索的,熊样赵剃头你赶紧回家去,给咱们爱党做中午饭,叫她好好复习,考上个大学给他们看看,赶紧回家啊雇客睁开了眼睛你刮不刮了赵剃头哎哎,刮,刮小心翼翼一刀一刀地刮着。14街道林阴路,日,外。宝武载着栾书杰往前蹬车。宝武书杰,刚才老师辅导的你都明白了吧栾书杰也有不懂的地方,回头你再给我说说吧。谁像你那么聪明啊,在学校的时候,就是尖子,我看你准能考上大学。宝武那可不好说,考试是没准的事,学习好不一定就能考好,有时候一紧张,大脑一片空白。栾书杰你没问题。宝武,你想考哪所大学宝武太高的不敢想,考一所省里的大学就行。考文科大学栾书杰我也是这么想的,到时候咱们考同一所大学,一起去上学,一起放假回家,也好有个伴。宝武好啊,我哥和我妹也要考,咱们都考一个大学,那能挺有意思。栾书杰那不好吧都在一个学校,太、太近了宝武太近了有什么不好栾书杰太近了反正不太好。我和你哥是一个青年点的,咱们俩总在一起,他离的太近,我有点不好意思。宝武那有什么不好意思,他是我哥,又不是别人。栾书杰就因为他是你哥,我才不好意思。宝武为什么呀栾书杰你别问了,什么也不为宝武,我给你的信你看了吗宝武看了。书杰,这封信应该我写给你,你说出了我全部想说的话。栾书杰但是最后,所有的话就剩下了三个字。宝武我爱你栾书杰幸福地伏在了宝武的背上,抱紧了宝武对,我爱你15田间小路日外宝文赶着牛车在小路上行驶驾,驾。小芹拎着一把镰刀从苞米地里急急忙忙走出来宝文哥,宝文哥宝文跳下车驭小芹,你有什么事小芹我爸知道咱俩的事了。宝文你爸咋知道的小芹我爸说昨天晚上看见咱俩在一起了。宝文你爸咋说的小芹我爸叫你到我家里去一趟,说要和你谈谈。宝文谈谈谈什么小芹我不知道呀。宝文你爸那脾气小芹怕啥他还能吃了你呀16小芹家日内唐支书坐在炕上抽烟袋。宝文从外面进来支书,你找我有事唐支书啊,你坐下吧。宝文坐到了椅子上,掏出了一棵烟递给了唐支书换根烟卷抽吧。唐支书不抽宝文你嫌这淡呀那我抽了。宝文点着了烟抽支书,你找我有啥事唐支书你和小芹到底算咋回事宝文我我俩、好了。唐支书啥时候的事宝文夏天的时候。唐支书弄的挺秘密,我一点不知道。我今天找你来,就是要问你一句话,你和我们家小芹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宝文支书,这种事还能是假的吗唐支书那可不好说,你们这些城里来的知青,不靠谱。心里空虚了,和我们乡下的姑娘扯两天,等回了城,啥事都推个溜干净,翻脸不认帐。宝文我不是那样的人。唐支书你叫我咋相信你宝文这我没法说。唐支书没法说没法说我咋相信你宝文不吱声。唐支书抽着烟袋也不吱声。小芹在外屋厨房里烧着火,听着屋里的动静,小芹妈攥着汤子也在听。汤子一条一条落在锅里,溅起轻微的水花。里屋,唐支书抽完了烟,磕着烟袋按说,我对你的印像还不错,你自从下乡以来,一贯表现得很好,一直当点长,还入了党,还是公社的知青典型,可不管咋说,你是城市里的人,早晚的回城市里去,当年你喊扎根农村一辈子,我根本就没信,这大山沟子里,谁爱扎根一辈子喊了也就喊了,该你走的时候,我也不会拦你,可你不该跟我们家小芹谈对象,你说你走了,把小芹留在了农村,我们姑娘下半辈子咋过所以我要把你找来,问问你,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别学那喜鹊撅腚,玩花屁眼子的事,那可不行宝文支书,你的话我听懂了,多余的话我不想说,我只能跟你说,我是真心的,不是假的。唐支书好,我相信你是真心的,那你就做好准备吧,抽工、上大学,你啥事也不用想,实现你那个口号,扎根农村一辈子,和我们小芹结婚,生孩子,当一辈子农民,你干吗宝文低头抽烟,半天我干。小芹还在烧火,看着灶堂里的火苗,眼中的泪水在转。17赵家日内赵爱党在背课文商鞅,战国时期政治家,思想家,著名法家代表人物,卫国国君的后裔,公孙氏,故称鞅,又称公孙鞅晓臣进来爱党,真用功呀,一个劲地背赵爱党不背不行呀,不背能记住吗,哎,晓臣,你怎么还打零工呀,我都不打了,你也赶紧停了吧。晓臣我也停了,上午我去跟房产的头头告假,高考前不干了。赵爱党这就对了,一边打零工一边复习,肯定不行。晓臣去年我毕业的时候,我妈不让我下乡,我还真不如下乡了呢,在农村我看反而自由,蓝天呀,河水呀,躺在大树底下复习,那多有意思。赵爱党谁知道能恢复高考呀,你妈不让你下乡,是怕你下去几年也抽不回来,要知道能恢复高考,那就下了。我在家都呆三年了,到处打零工,一点意思没有。哎,晓臣,我听说了一个秘密。晓臣啥秘密赵爱党今天上午,我去五店买菜,看见我们班一个男同学,叫李玉宽,他告诉我,你大哥在青年点的时候,和栾书杰搞过对象晓臣啊我大哥和栾书杰搞过对象不可能吧,我们家怎么谁也不知道呀再说了,她不是一直和我二哥搞对象呢吗赵爱党李玉宽说,他给你大哥传过信,这消息绝对准确,可栾书杰回城后就和你大哥断了,据说你大哥很痛苦。晓臣有这事怪不得我大哥不考大学了,看来他是在赌气呀赵爱党你大哥不考大学了晓臣说是不考了,我妈和我三哥去做他工作去了。赵爱党这是叫栾书杰给害的呀你说栾书杰真不怎么样,踹了你大哥,又要和你二哥搞对象,太不要脸了。晓臣她要把我们家搞分裂呀这个栾书杰真不是个东西赵爱党再说了,你大哥那个人多好呀,沉稳有思想,像个男子汉晓臣爱党,你喜欢我大哥呀,我怎么才知道呀赵爱党谁说喜欢你大哥了,人家就是说什么样的男人像男人,可没说喜欢你大哥呀得了得了,抓紧吧,咱们抓紧复习,来,我考你(拿起书本),哲学晓臣关于世界观的学问。赵爱党世界观。晓臣就是对世界的基本看法。赵爱党唯物论18山坡下的一棵大树下日外宝君骑着自行车蹬过来,下了车子,推着跑了几步妈,我大哥他来了。潘凤霞从地上站了起来往远处看。宝文沿着一条小路走过来,手里拿着一把镰刀。宝君妈,我哥要是再发火,你可拦着点,以免我们哥俩发生激烈冲撞潘凤霞你放心,有妈在这,他敢坐下娘俩坐到了地上,潘凤霞从拎兜里拿出一个火勺,从中间撕开,递给了宝君一半吃。潘凤霞和宝君两个人大口嚼着火勺。宝文走过来妈,你咋来了潘凤霞嚼着火勺不理。宝文妈,你中午没吃饭潘凤霞我中午没吃饭我想一年不吃饭我饿死我宝文想饿死咋还吃火勺潘凤霞哦,不让我吃火勺好,我不吃,我饿死潘凤霞把火勺摔在地上。宝君妈,那我这个吃不吃潘凤霞你吃你的,咱们家饿死一个就行,别饿死俩。宝君那我可就吃了。宝君大口吃着火勺,看着哥。故意气宝文。宝文你吃你的得了,你看着我干啥宝君妈,你看他,要火啊潘凤霞你给我老实点,宝文你火啥火呀,我还没火呐,暂时还轮不到你。把镰刀给我拿来,给我宝文你要它干啥呀潘凤霞上前抢过宝文的镰刀你给我拿来宝君哎,这就安全了。妈,你把镰刀给我,给我。宝君从母亲手里拿过镰刀,转了一圈身子,用力一撇,将镰刀撇进了庄稼地里玩去吧宝文宝君你找病呐潘凤霞谁找病我看是你找病说吧,你和那个叫小芹的姑娘到底是咋回事宝文看了宝君一眼能是咋回事,搞对象。潘凤霞你为啥要跟一个农村姑娘搞对象宝文农村姑娘就不是姑娘了潘凤霞那你想不想回城了你要想在农村呆一辈子吗宝文我说过了,扎根农村一辈子潘凤霞那是真心说的吗不就是喊喊而已宝文我可不是随便喊喊,那个时候,我是真心说的,当着全公社六百多名知青说的,我说的话不能不算数。宝君不算数的事多了,说出的话就得算数,那人不得累死啊宝文说话不算数,说它干啥,骡子放屁吗那不用算数潘凤霞说话算数是应该的,可你爸有话,此一时,彼一时,现在都啥时候了,四人帮都打倒了,你说那些话别人都不记得,你自己还记它干啥宝文别人忘了,我忘不了,我当着六百多人喊出这句口号的时候,我是热血沸腾的,这么快就凉下来,别人怎么看,我不管,我自己适应不了,我觉得是我自己骗了自己,自己骗自己,是最愚蠢的事情宝君大哥,没有自己骗自己的人,都是别人骗了你,你却把它当做自己骗自己,傻到家了才这么想。就算自己骗了自己,那也不能承认,那也得说是别人骗的宝文谬论你你激动过,你兴奋过,你被别人崇拜过,这不是真的吗谁骗你了宝君那都是扯哩哏啷,全是假的宝文你懂个屁啊就没有一点是真的啦宝君就算是真的,这跟你和小芹搞对象有什么关系潘凤霞对,宝君说的对我还真就没看出来,宝君还挺成熟,比你这当大哥的强多了,行了,真的假的不争了,我就要你一句话,能不能和那个小芹断了宝文不能。潘凤霞我再问你一遍,能不能宝文不能。潘凤霞我最后问你一遍,能不能宝文妈,你就是问我八百遍,我也只有两个字,不能。潘凤霞气的浑身直抖,指着宝文你,你这个不争气的大鬼头,我原来一直以为呀,你是最让我省心的了,现在可倒好,你是想把你妈活活气死好了,我不和你废话,今天我就给你两个选择吧,你要是和那个小芹断了,你还是我的儿子你要和小芹不能断,我就没有你这个儿子,你也别回那个家,你没有家了潘凤霞气的眼含泪水转身就走。宝君扶起地上的自行车去追妈,妈(站住回头对大哥)大哥,你的脑袋得洗洗啦宝君推着车子继续往前追妈妈宝文站在那里,泪水在眼窝中打转。19赵家黄昏内赵剃头在喝酒,用一个很小的盅,吱儿吱儿的喝着,吃着大蒜瓣。赵爱党一边捧着书看一边吃着饭唐快嘴往上端着菜爱党,别看书了,吃饭。再不吃,那盘菜快让你爸吃了了。赵剃头我饿狼啊,快吃了了唐快嘴我看你一筷头接一筷头子的,不停的往嘴里塞。赵剃头那我也不能都吃了。爱党,别看了,吃。赵爱党我一边看一边吃,也没耽误呀。唐快嘴一边吃饭一边看书不好,说是肚子疼。赵爱党瞎说,我才不信呢。赵剃头爱党,你可得好好复习呀,考上个大学,为你爸我脸上添添光,你说咱们家,我剃头,你妈在街道纸盒厂糊纸盒,谁能瞧得起咱们呢你要是考上了大学,铮亮的校徽往胸前一带,扬着头在街上一走,那我和你妈,脸上可就老有光了,可就扬眉吐气了唐快嘴对,好好复习,一定要考上我真怕你考不上,老贾家那三个孩子要是全考上了,咱们可就太没面子了,要是他们三个一个没考上,你考上了,那得把我乐死,看那个潘凤霞在我面前再牛烘烘的,哼,她没资格了赵爱党什么心理呀,高兴人家倒霉,怕人家好,小市民唐快嘴你这话说的,那要是他们家三个都考上了,你考不上,你爸能高兴,还是我能高兴赵爱党我考不上,你们当然不高兴,可你们也别盼别人考不上赵剃头你妈这个人,嫉妒心太强,爱党,别听她的,咱们就一心一意的考,考上了比什么都强,管他别人干啥。这复习呀,就得一心一意,千万不能走神,就像我给别人刮胡子,那要是走神了,非把人家下巴剌出血来不可唐快嘴不断扒着蒜,往赵剃头跟前扔得得得,说复习就说复习,说什么你刮胡子呀赵剃头火了我说话你插什么嘴啊,啊,你个老娘们瞎掺合什么,懂什么四五六,一天得得得,得得得,雀(音巧)似的,瞎叫唤唐快嘴喊什么喊喊什么喊我怕你呀赵爱党哎呀,行啦,成天吵嘈,烦死了哎,我听晓臣说,她大哥宝文不考了,是真的吗赵剃头不管他,最好他们家三个都不考。唐快嘴哎,赵剃头,你这不算嫉妒心强赵爱党哎呀,爸,你少吃点大蒜吧,熏死个人赵剃头火了,一拍筷子你们娘俩就是看不上我呀110贾家堂屋黄昏内潘凤霞捧着个大茶缸喝水,咕咚咕咚喝个没完。贾裁缝少喝点,生气喝凉水不好,别喝了。晓臣在背后捋着母亲的后背妈,你别生气,别生气潘凤霞终于喝完了水,把缸子放在桌子上,长喘了一口气哎呀我的妈呀,喝这么多水,心里还不亮堂贾裁缝我这么一大缸子凉白开,一口气就给我喝了。潘凤霞你还有啥好东西呀,喝你点破凉水,你也心疼贾裁缝我不是心疼我这破凉水,我是心疼你的胃,到底咋说的潘凤霞这个大鬼头,是王八吃秤砣,铁了心了,坚决要留在农村,和那个小芹结婚过日子。晓臣那小芹啥样,你看着了吗潘凤霞她爱啥样啥样,我闲得慌,看她去贾裁缝这不毁了吗,宝文这一辈子不是交待了吗,他咋和一个农村姑娘谈对象呢,每次回来我都跟他说呀,你就是犯千条错,万条错,唯一不能犯的错,就是和农村姑娘搞对象,到了,最不该犯的错,他犯了,不省心呐晓臣往桌子上摆放饭菜。晓臣我大哥啥时候跟那个小芹搞的对象潘凤霞在摆碗啥时候搞的也是搞了,问日期有啥用破案呐晓臣不是,赵爱党今天上午跟我说,我大哥和栾书杰处过对象,他怎么又和小芹处对象呢潘凤霞啊,你大哥和栾书杰处对象赵爱党咋知道的贾裁缝对晓臣赵爱党的话你也信,她妈她爸都是那种爱传瞎话的人,过去一头驴,他们能说万马奔腾潘凤霞你别打岔晓臣,你说说,赵爱党是咋跟你说的晓臣赵爱党跟我说,她有个同学叫李什么来着,忘了。潘凤霞李什么忘了就忘了,你就说赵爱党是咋说的。晓臣赵爱党说,那个李什么的告诉她,我大哥在青年点时和栾书杰谈过恋爱,李什么的还给传过信,后来栾书杰回了城,就把我大哥给踹了,那个李什么的说,我大哥失恋后,内心特别痛苦潘凤霞一拍案子我明白了贾裁缝你明白啥了潘凤霞我说宝文怎么能和农村姑娘谈恋爱呢他肯定是遭受了栾书杰的沉重打击,心灰意冷,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农村姑娘小芹,用她的纯朴和善良温暖了宝文的心,宝文就和农村姑娘小芹好上了原来这个罪魁祸首是栾书杰呀贾裁缝我早猜出来了嘛,宝文不想考大学,是在和谁赌气呢,怎么样,我猜的准吧晓臣可是大哥这气赌的太不正确了,要想赌这口气那就考上大学给栾书杰看,你不考了,栾书杰更瞧不起你潘凤霞就是呀,他这口气赌得也太不是地方了,完全赌偏了晓臣哎呀,我明白了潘凤霞你明白啥了晓臣是不是大哥知道了,栾书杰和我二哥好了潘凤霞一拍案子站起来啥啥呀咋又整出这么一条消息来这又是谁说的贾裁缝肯定又是赵爱党晓臣这别赖人家赵爱党,我二哥这一阵子总和栾书杰在一起,我就看见好几回,晚上去商业礼堂听辅导,他们俩总坐在一起,互相看对方的眼神呀,蜂蜜似的潘凤霞眼神咋成蜂蜜了晓臣甜呗潘凤霞颓坐了下来这事可麻烦了,这事虽然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可这事也太严重了,不好解决了。111河边树林里,傍晚,外。宝武推着车子,栾书杰跟在一旁,二人慢慢走着,停了下来。栾书杰宝武呀,其实你应该和你哥换名,你哥应该叫贾宝武,你应该叫贾宝文。宝武这没办法呀,我们家是文武君臣,我排行老二,只能武了,不能文了。栾书杰你爸你妈可真敢想,文武君臣全是国家栋梁,快叫你们家包了。宝武哪家父母不望子成龙,再卑贱的人,也会产生高贵的理想,古往今来,普天之下,儿女对父母养育之恩最好的回报,就是成材,齐家治国平天下,即便不能担此大任,总要有所建树,才不辜负父母的期望栾书杰看着宝武。宝武看我干什么,我说的不对呀栾书杰宝武你了不起宝武我了不起我有什么了不起呀栾书杰你有才华,也有抱负,将来一定会成大器宝武用力得拍了下车座借你吉言栾书杰我的吉言可不能白借。宝武有偿啊栾书杰有偿。宝武多少钱栾书杰无价宝武那完了,无价我咋偿栾书杰世界上无价的债,只有用无价的东西来偿还。宝武啥东西无价栾书杰眼睛火辣辣的盯着宝武一个字。宝武迎着栾书杰的目光什么字你告诉我。栾书杰你过来,我告诉你。宝武隔着车子将脸探向栾书杰告诉我吧。栾书杰的目光更加火辣,看着宝武已经贴的很近的脸,半天其实,你知道宝武盯着栾书杰的眼睛栾书杰也盯着宝武的眼两个人的目光火一样的燃烧。栾书杰突然搂过宝武,热烈亲吻。突然二人倒出画面,自行车发出倒地的摔落的声音。画外,栾书杰哎呀,砸着我了112贾家,夜,内一桌饭菜摆在桌上,潘凤霞、贾裁缝和晓臣谁也不吃,看着菜,晓臣忍不住,伸手去捏菜盘里的土豆丝,潘凤霞打了她一下手别动。晓臣妈,我饿了。潘凤霞饿了也不行,等他。贾裁缝等他干啥呀,他也不是国家元首。潘凤霞等贾裁缝这个栾书杰也太不要脸了吧,好完了宝文,又要去好宝武,作风太差,道德品质有问题晓臣别让二哥搭理她潘凤霞哎,这倒是个好办法,只有让宝武远离栾书杰,才能让宝文心里得到安慰,目前看来,这是唯一解决问题的办法了贾裁缝可宝武能听咱们的话吗潘凤霞宝武不是咱们的儿子吗,不听咱们的话听谁的话呀突然门响,宝武从外面进来妈,我回来了。三个人转身往门口看,一起楞住了。宝武的后边站着栾书杰。宝武妈,爸,栾书杰来了。潘凤霞下意识的站起来啊、啊,栾书杰来了,快过来,快过来,吃没吃饭,没吃饭一块吃吧。栾书杰我还真就没吃呢。宝武我们刚下班不久,一起回来的。潘凤霞上前拉着栾书杰来来来,坐下一起吃,坐下一起吃晓臣,快,再去盛碗饭。宝武和栾书杰坐了下来,宝武看了看桌上的菜等我呢,菜都凉了贾裁缝你妈说了,必须像等国家元首一样等你。宝武为啥呢栾书杰你们也太重视宝武了潘凤霞把晓臣盛的饭接过来,放到了栾书杰的面前肯定得重视呀,没准宝武将来能成大器,重视晚了能行吗。栾书杰听出了潘凤霞话里的味道,笑了笑阿姨有先见之明呀宝武端起碗吃饭,吃饭贾裁缝和晓臣坐着不动。宝武哎你们咋不吃饭看着干啥。贾裁缝你妈还没有指示呢。晓臣妈,我二哥都回来了,你是不是该做饭前报告了潘凤霞拿起了筷子我的报告就剩两字了,吃饭113贾家住的院子里夜外院子里的人家都亮着窗户,栾书杰推着车子往外走,气哼哼,宝武跟在一旁书杰,你咋了,你怎么好像不高兴啊栾书杰你问我你们家人咋回事啊,你妈阴阳怪气,你爸和你妹妹那眼神想带刺似的,怎么回事为啥对我这态度呀宝武没你说的那么严重吧。栾书杰严重不严重先不说,为什么对我这种态度宝武你别急,我问问他们,我问完了,明天告诉你赵剃头家门开了,赵爱党出来倒水,把一盆水泼在院子里,差点泼到了栾书杰的脚上,栾书杰往后一跳。赵爱党哟,栾书杰呀你来啦,到我家坐会儿栾书杰啊,爱党啊,不坐了,我走了。栾书杰推着自行车走。宝武站在原地明天我跟你说啊宝武转身往回走,看见赵爱党拎着盆还站在门口你吃完饭啦赵爱党吃完了。你们今晚不去商业局礼堂听课了宝武啊,不去了。赵爱党你们俩咋了好像生气了宝武已经开门进屋。赵爱党哼,有什么了不起的114贾家堂屋夜内宝武进了屋子。贾裁缝在案子上用熨斗熨衣服,潘凤霞在蹬缝纫机。宝武妈,你们咋回事潘凤霞不理,继续蹬着缝纫机。宝武走向贾裁缝爸,你们今晚是咋回事呀贾裁缝也不理,熨着衣服不停。宝武无奈,冲着晓臣的房间喊晓臣,晓臣,你出来晓臣拿着书本从自己的房间出来喊我干啥呀,二哥。宝武突然大声地你今晚上咋回事啊,啊,咋回事啊宝武一边呵斥着晓臣一边眼睛观察着父母。晓臣慌了二哥,你厉害我干啥呀,爸和妈的态度不比我严重啊,你厉害他们呀宝武更加故意我不管别人,我就问你你咋回事呀,你为啥对栾书杰那么冷淡,她惹着你啦还是得罪你了你说晓臣你喊啥呀,二哥,你吓唬耗子呐我,我不知道我还要复习呢晓臣转身就要往回走,宝武追上前抓住晓臣的一只手脖子,把晓臣的胳膊拧过来背到后面去你说不说呀晓臣疼的弯了腰哎呦,哎呦,你拧死我啦宝武你不说,我拧折你胳膊晓臣尖叫妈你管不管我二哥了潘凤霞走过来推开宝武宝武,你欺负她干啥呀晓臣拿着书本往宝武的头上打二鬼头,二鬼头潘凤霞推开晓臣行了行了宝武,我们对栾书杰的冷淡态度你看出来了宝武为啥要冷淡人家潘凤霞宝武,你不是和栾书杰好上了宝武啊,好了,咋了潘凤霞你俩搞对象了宝武啊。贾裁缝突然冲过来宝武啊,你犯大错误了宝武我犯啥大错误了贾裁缝你犯了十分严重十分严重的错误啊,具体什么错误,由你妈来讲。潘凤霞你能讲你就讲,你说你掺乎这么两句管什么用啊,贾裁缝宝武,你知不知道,栾书杰和你大哥谈过恋爱宝武大惊有这事贾裁缝当然宝武谁说的潘凤霞晓臣,你说话晓臣我我没说呀潘凤霞你咋没说呀,不是你告诉我们的吗晓臣是我告诉你们的,可可,你们等等啊,你们等等晓臣跑到门口,推开门朝外喊赵爱党,赵爱党,赵爱党院子里的门响了一声,赵爱党应着,出现在贾家门口晓臣,你喊我干啥晓臣把赵爱党拽进屋爱党,你进来,你进来,你快进来吧赵爱党被晓臣拽进屋咋啦,咋啦屋子里的人都看着她。赵爱党有些茫然你们这是你们这是干啥呀,咋都这么看着我潘凤霞爱党,是不是你告诉晓臣的,栾书杰和宝文谈过恋爱赵爱党这怎么把我扯进来了呀晓臣爱党,没事,你说吧,栾书杰是不是跟我大哥处过对象。赵爱党我也是听人家说的。就是我那个同学,李玉宽,他和宝文还有栾书杰,是一个青年点的。李玉宽对我说,宝文和栾书杰处过对象,当时,李玉宽为他们传过情信,后来,栾书杰回城了,就把宝文给踹了。据说,宝文内心很痛苦,非常痛苦事情就是这样,我讲完了半天屋子里没有声音,大家都看着宝武。宝武突然站了起来这不可能,绝对不可能115栾家夜内栾书杰在台灯下复习,看着书,有些心烦意乱,快速翻了几页,把书扔在桌子上。身子和头用力往后一靠,突然折叠木椅的靠背断了,栾书杰一屁股坐在地上。栾书杰父母开门进来。于大夫小杰,怎么了,怎么了栾秉义一手拿着花镜一手拿着报纸怎么了,小杰,怎么了栾书杰从地上站起来,用脚踢着断椅,气的要哭什么破椅子,我说过要断,要断,你们也不给我换,差点没吓死我于大夫这破椅子,吓没吓着女儿,吓没吓着栾秉义扶起断椅哎呦,它还真就断了。这椅子是你爷爷那辈留下来的。你爷爷说,坐着它看书,能考上秀才。栾书杰考个屁秀才,差点摔着我脑袋,还考秀才呢,考蠢材吧于大夫好了好了,女儿,好了好了,坐下来,坐下来。摸摸毛,没吓着,摸摸耳,吓一会。栾书杰什么呀,乱七八糟的,老辈子的嗑儿都用上了,你还医生呢。我不用你们管,你们走吧,走吧栾秉义小杰,你怎么回事啊,我看你今天回来就不对劲,心情很烦躁的样子,有什么事说出来,别耍小孩性子于大夫你好好说话别像训你的下属一样,训你的孩子。小杰呀,心里有什么事吗跟妈说。栾书杰爸,你能不能给我请假,我不想上班了,我要专心在家复习。栾秉义我刚刚官复原职,你就提出这样的要求,这不是给我出难题吗于大夫要不这样吧,我给女儿开个诊断书,就说有病,在家休息。栾秉义这还可以。栾书杰还有一个人。于大夫还有一个人,谁呀栾书杰贾宝武。栾秉义贾宝武是谁于大夫你青年点不是有个叫贾宝文的吗栾书杰贾宝文的弟弟叫贾宝武。栾秉义你管他的事干什么栾书杰我就想管呗于大夫你们处朋友了栾书杰妈,你别问了,你就再开一份诊断书于大夫他是哪个单位的栾书杰也是化肥厂,跟我在一个化验室。栾秉义这不开玩笑吗一个化验室同时病倒两个人,这不出假了吗你想让你妈犯错误啊,不行不开一份也不能开栾秉义开门走了出去。栾书杰你看我爸,就应该永远不给他平反。于大夫你个死丫头,怎么说话的跟妈说说,你跟那个贾宝武是不是处朋友了栾书杰是,咋的于大夫急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跟家里说一声那个贾宝武咋样人品、家庭、相貌、身体都咋样栾书杰问那么多干什么呀,说不定人家还不干呢于大夫他不干他有什么资格不干呀116贾家堂房夜内贾裁缝还在蹬缝纫机。潘凤霞一只脚搭在另一条腿的膝盖上,拿着一把剪刀,认真的剪着脚指甲这个栾书杰呀,她和谁处对像不好呀,偏偏这件事真不好办了,哥俩以后咋处呀贾裁缝就是呀,别扭呀,太别扭了潘凤霞闹得宝文连大学都不想考了贾裁缝你说,宝武能不能听咱们的话,和那个栾书杰断了潘凤霞那谁知道呀117贾家儿子们的卧室夜内宝武躺在炕上,两眼亮亮的难以入眠,他脑子里回响着父亲的声音宝武,你知不知道,栾书杰和你大哥谈过恋爱宝武,你知不知道,栾书杰和你大哥谈过恋爱宝武掀了被子将头蒙住。118青年点食堂夜内屋里坐满了知青,带队干部邱队长在讲话,唐支书坐在一旁,抽着烟袋。邱队长打倒了四人帮,我们国家的历史掀开了新的篇章,过去的十年里,我们不重视知识,不重视文化,现在,情况不一样了,我们要建设四个现代化的中国,必须要培养有知识有文化的新一代。所以,国家决定恢复高考,一切适龄青年,只要是初中毕业都可以报名考试。我们今天晚上,就是想统计一下,咱们这个点里有多少人想报考大学,有这个愿望的人,我们可以给他们放假,愿意留在点里复习也可以,愿意回到城里复习也可以,我们大力支持。现在请举下手,都谁想报考大学许多青年举起了手。宝文做在角落里抽烟,没有举手。唐支书看了宝文一眼,继续抽烟袋。宝君看了看宝文,突然把手举了起来。宝文看了一眼,不理。邱队长拿着本,不断的记着名字,看到了宝君停住贾宝君,你也想考大学宝君我考得上吗邱队长你考不上你举啥手宝君我考不上就不兴举手啊邱队长你考不上你举手,捣乱啊宝君我举手咋了我替我哥报名不行吗邱队长你哥自己不会报名啊,用你替宝君我哥他嗓子哑了,说不出话了邱队长你哥嗓子哑了贾宝文,你嗓子哑了吗宝文你听他的,耗子鼓气,它放不出啥正经屁来众人哄笑。宝君在炕上站起来,脸红脖子粗笑什么笑,笑什么笑,贾宝文为啥不报名考大学,你们想过了吗那是因为当年他喊出了扎根农村一辈子的口号,他觉得应该为自己的话做主,可现在都啥时候了,咱们带队干部邱队长都讲了,历史已经掀开了新的章篇。邱队长篇章宝君哎呀,章篇和篇章都一样,不就是翻书吗,一页一页的,昨天的一页翻过去,今天的一页打开了,对不对哎,革命的战友们,你们说,贾宝文的口号,过时了吧众人都不说话。宝君哎,你们都哑巴啦扎根农村一辈子,这口号没过时吗宝文你坐下青年点开会呢,有带队干部在,有村支书在,轮到你说话了吗,谁说扎根农村一辈子的口号过时了有文件吗有社论吗知识青年扎根农村,我觉得永远不会错唐支书叼着烟袋鼓掌好邱队长也鼓掌好众知青嬉皮笑脸得跟着鼓掌好好好宝君拿起板凳砸向吊在棚顶的灯泡,众人震惊,屋里顿时静了下来。宝君跳下地,把板凳甩了好个屁啊好你们这是坑人走着出去,狠狠摔着门。唐支书贾宝君,我叫民兵把你抓起来119青年点男生宿舍夜内宝文倚在行李上吹口琴,琴声忧郁。宿舍里有的人在看书,有的人在写什么,也有的人在洗脚。120青年点厨房夜内白芸在刷碗,满满一大锅的碗。宝君挑了一担水进来,没有放下扁担,一手拎着一只桶往缸里倒水。白芸宝君,你歇会吧。一口气挑了一缸水,你还真挺有劲。宝君放下水桶那得看帮谁,轮到你白芸仙子做饭,别说挑一缸水,挑三缸水我也乐意呀白芸嘴挺甜呀宝君蹲到灶坑前,拿起了烧在那里的苞米,扒着外面烧焦的叶子,用嘴吹。白芸宝君,你也太虎了吧宝君我咋虎了白芸敢当着带队干部和大队书记的面砸灯泡,这要是前两年,非把你抓起来专政了不可。宝君啃着苞米四人帮不是打倒了嘛白芸四人帮打倒了也不行,四人帮打倒了,你也不能无法无天宝君这不叫无法无天,我是在表达我的愤、和怒白芸突然大笑起来。宝君也乐你笑啥呀白芸我以为你光有粪,没有怒呢。宝君光有粪没有怒那是啥呀,那是猪屁股白芸更加乐的不行。张静从外面进来笑啥呀,白芸白芸指着宝君我笑他,我笑他呢宝君她笑我吃苞米张静哎呀,苞米烤的这么香呀,给我点,给我点宝君等等张静,等等烫手宝君把苞米尖上自己啃的那块掰了下来,叼在嘴上,又把剩下的苞米掰成两半,拿两根筷子,一根筷子穿上了一半,递给了张静和白芸一人一块给,给。白芸和张静接了。张静小子,真会讨好女人宝君处吧,处长了就知道我是啥人了。张静对,处长了就知道你是王八蛋了白芸好好,以后不叫他贾宝君了,就叫他王八蛋宝君这我最欢迎了,打是亲,骂是爱,你天天骂我王八蛋,说明咱俩就不是一般关系了张静你俩啥关系,你俩啥关系宝君指白芸你问她。白芸你问谁呀,别问我呀,我和你没关系第一集完。第二集21青年点厨房夜内张静宝君,你是自作多情呀,人家白芸和你没关系宝君关系在于培养,现在没关系,将来可就不好说没关系了。张静哼,培养了还不如不培养,你哥倒是培养了,咋样,栾书杰还不是把你哥给踹了。宝君你他妈别胡说啊,栾书杰啥时候把我哥给踹了张静是我他妈胡说吗你问问白芸,青年点的女生谁不知道这件事。宝君白芸,有这事吗白芸别问我,你问张静,你问张静。宝君你们俩推旱船呀,张静,到底咋回事张静从兜里掏出一个带泥的信封,拍在锅台上你自己看看吧。宝君拿起信封,掏出里面的信,看半天这信哪来的张静啊,那信都是半年前的信了,肯定你哥看完扔猪圈里了。前天,顾保平起猪圈粪,给起出来了,小子拿给我们女生看,我本来想还给你哥,你拿去给他吧。宝君顾保平这个王八蛋张静拦住要往外走的宝君哎,哎,顾保平可是我相好的,总帮我干活。你可不能和他较劲,再说,你要是把事弄大了,那你哥的事全青年点的人可就都知道了宝君你多少个相好的啊行,看你面子,我饶了顾保平宝君往外走。张静宝君,我再告诉你个事,你别生气呀,点里有人传,说栾书杰和你二哥搞对象。宝君谁说的又是顾保平张静顾保平上哪知道,你别问了,你去问问你大哥,他肯定知道,要不然他这些日子情绪能这么不好。宝君我告诉你啊,张静,这话到此为止,不许往外面传。张静不传不传,你放心吧宝君拿着信出去了。白芸你咋把什么话都告诉他了张静哼我是想让宝君去臭骂栾书杰一顿,栾书杰在点里的时候,经常挖苦我,妈的还说我作风不好,她这叫作风好,搞完老大搞老二,整个一破鞋烂袜子。白芸哎呀妈呀,太难听了张静,你把信交给宝君就是这个目的呀,你也太坏了张静我妈说了,人太好,便宜少,人要坏,钱满袋。白芸有这说法呀22瓜棚夜外宝君坐在瓜棚边吃瓜。宝文入画呀,谁批准你吃瓜了宝君看瓜的老郝回家有点事,叫我替他一会儿,这都是落秧子的瓜了,大哥,来,你尝尝。宝文吃瓜这都快半夜了,你找我干什么宝君大哥,咱可说好,我无论和你说什么,你不能跟我发火,也别动手打我,你再动手打我,别说我从此不认你这个大哥。宝文行了,有话你就说,我不能再打你了。宝君也不许发火。宝文行。宝君掏出信,递给宝文大哥,你看看这个。宝文接过来看,大为意外你这是从哪弄来的宝君你别管,这是不是你的信宝文废话,你不是都看了吗。宝君大哥,原来都传,你和栾书杰搞对象,我还不信宝文我问你这信哪来的宝君咱们点里的人起猪圈粪,在猪圈里起出来的。宝文谁宝君你管他谁干什么宝文都谁看了宝君没谁看,人家就是叫我把它还给你,大哥,你是不是跟栾书杰赌气,才和小芹搞对象,不去考大学宝文宝君,你是我弟弟,你关心我,这我心里有数,可我现在特别不想说啥,你就别问了。宝文拿着信要走,宝君拦住大哥,栾书杰在信里边,总是拿我二哥跟你比,这啥意思啊。宝文她是想告诉我,一个时代结束了,一个时代开始了,应该树立新的人生目标。宝君啥目标也不能这么扯呀,说你落伍了,说二哥有头脑,这个栾书杰什么人,张静说,她现在和二哥搞对象呢宝文张静那张破嘴,你听她的宝君大哥,宝君肯定没你明白道理,可老弟觉得吧,人应该少想事,脑子越简单越好,什么扎根一辈子,什么栾书杰,还有小芹,你都不去想,你肯定活得轻松,然后去考大学,永远离开这穷山沟,把你变成另外一个人,另外一个谁也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谁的贾宝文。宝文你是能做到宝君这对我来说,那不简直像摘瓜一样容易。宝文那你就摘瓜去吧宝文转身走了,宝君大哥,大哥我这大半夜的,是来摘瓜的吗,这个贾老大,真是没救了23贾家堂屋晨内潘凤霞、贾裁缝、宝武、晓臣在吃饭,谁都不说话。贾裁缝这土豆丝是不是有点炒咸了。潘凤霞你就凑合吃吧,哪来那么多的毛病。一家人又谁都不说话了。好一会,潘凤霞宝武,昨天晚上说的那件事,你别不往心里去,目前这形势,你还是离栾书杰远一点好。宝武低头吃饭,不吱声。贾裁缝再说了,将来你考上大学,啥样好姑娘没有,栾书杰就没质量了,人啊,一时一个眼光,解放初期的时候,流行列宁装,文革的时候,流行黄军装,现在,又开始流行蓝制服了,一时一个眼光呀潘凤霞你那个裁缝经拿这儿来念个啥,说宝武眼前的事宝武,我的话你听没听见宝武仍然低着头吃饭,不吱声。晓臣捅了一下宝武二哥,妈跟你说话呢。宝武放下碗筷,转身从衣挂上摘下书包,背着走出去。潘凤霞宝武,宝武贾裁缝完了,一点权威都没有了。潘凤霞晓臣,每天下班的时候,你去化肥厂门口接你二哥,不许他跟栾书杰一起走。晓臣那、那我二哥不能跟我发火呀24小河边日外小芹在洗衣服,用棒槌一下一下捶着。宝君赤着脚,挽着裤腿牵着一头牛到河边饮水,看到了在河边洗衣服的小芹,宝君牵着牛走过来。小芹还在洗衣服,觉得身后好像有人走来,回头看见了宝君宝君呀,牵牛干啥宝君这家伙刚干完活,渴了,牵它来饮水。小芹哎哎哎,你别到我上边去呀,把河水弄脏了,我咋洗衣服呀。宝君好好好,我到你下边去。宝君牵着牛到小芹的下游,将牛牵到了河里,牛开始饮水。宝君看了小芹一眼小芹,你今年多大了小芹我比你大吧。我二十二了,你呢宝君哦,那你比我大一岁,我二十一。我以前以为你比我小。小芹我可没觉得你比我大。你在我的眼睛里,就是个小青年。宝君是吗哎,小芹,我听说你在家里面很受娇惯,你爸你妈,还有你两个哥,相当宠着你。小芹也没有,他们倒是对我都挺好的。宝君你爸是村支书,你的两个哥哥,一个在社办工厂,一个是养路工,像你们家这种情况,在农村就是上等户。你将来想找个啥样的对象小芹不找。宝君不找,不可能吧,你还能赖在娘家一辈子呀。我听说你有对象了吧小芹你听谁说的宝君别管听谁说的,你到底有没有对象小芹没有。宝君我们点里的人都说,你和我大哥搞对象,有没有这事小芹你们点里谁说的宝君行了,小芹,我也不和你捉迷藏了,直说了吧,我看着过你和我大哥在一起了。小芹妈呀,你还看着了宝君小芹,我知道你这个人挺好,你们家一家人都挺好,可我大哥不属于这地方的人,他总有一天要离开这里,你们成不了。现在就算了还好说,等将来成家立业再分手,那对你们的伤害就太大了。现在多少知青回了城,就把农村的对象给踹了,咱们大队就有好几个,再说了,我大哥到是个讲良心的人,他为了你不走,他这一辈子前程可就毁了,在这大山沟子里当一辈子农民,交代了小芹,都说你心眼儿好,你那么善良的人,就忍心看着我哥是那么一个结果吗宝君牵着牛,走上了河沿,走远了。小芹挥着棒槌不断的捶着衣服,一下比一下重,眼里的泪水在脸上流着。25化肥厂化验室日内化验员们在工作。宝武拿着烧杯起身往外走。栾书杰起身拦住他哎,贾宝武,你干啥去宝武闪身躲开她我去车间取样。26化肥厂厂区日外宝武拿着烧杯,走在悬浮在车间外面铁楼梯上。栾书杰追上去宝武,宝武。宝武站着回头啥事栾书杰宝武,你今天咋回事呀,看见我不冷不热的,病了宝武我没病。栾书杰你没病,你脸色怎么不太好说着用手去摸宝武的额头。宝武转头躲开我没病。说完转身继续上楼,栾书杰紧追几步,拉住宝武哎哎,你别走,我跟你说点事。宝武啥事
编号:201404191035442553    大小:1.29M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4-04-19
  【编辑】
8
关 键 词:
28 电视剧 一张 剧本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30次
johnny3939上传于2014-04-19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28   电视剧   一张   剧本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