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阶层地权_农村地权配置的一个分析框架_田先红_阶层地权_农村地权配置的一个分析框架_田先红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管理世界月刊2013年第9期摘要本文沿循地权研究的社会学视角,试图推进有关地权配置问题的讨论。跟这一视角多关注行动者和社会规范对地权配置的影响的思路不同,本文提出从“产权的社会建构逻辑”到“产权的社会结构逻辑”转换的思路,并侧重从阶层的角度来理解地权配置问题。为此,我们提出一个“阶层地权”的分析框架,来统摄全文对地权配置问题的讨论。本文的中心论题是产权不仅是一个权利界定问题,也不仅仅是个权利实践问题,而且是一个阶层竞争关系问题。阶层地位的不同,决定了人们在农地大规模流转中的态度、行为逻辑和行动能力的差异。我们将以在全国多个地区开展实地调研所获取的农地规模流转经验材料为基础来阐述这一分析框架所涵括的研究论题、分析概念和理论思路,并在最后做了进一步的拓展性讨论。关键词土地阶层地权大规模流转产权的社会结构逻辑一、问题的提出地权如何配置土地问题是当前学界聚焦的热点问题之一。其中,地权分配问题尤其为学者们所关注。在历史学界,许多学者探讨了中国传统农村社会的地权分配状况及其影响因素。人口变动、自然环境和土地资源状况等等是他们考虑较多的变量(赵冈,2004;章有义,1988;史建云,1994;高王凌,2005;吴毅,2009;秦晖,2007)。在经济学界,有众多学者讨论了当代中国农村土地调整、土地流转和征地制度与政府行为等问题(姚洋,2000;周其仁,1995;厉以宁,2008;温铁军,2009)。在这些研究中,政府权力、地权的完整性和明晰度等因素对地权配置的影响为学者们争论较多。跟史学界和经济学界的视角不同,社会学界关于农地产权配置的研究多从行动者(地权主体)与社会之间的互动关系展开。这些研究认为,地权的实践逻辑跟法律制度文本的规定存在很大差异,只有通过观察地权在社会中的实际运作过程才能更好地把握地权分配的真实状况。其中,行动者的个体特征(比如社会资本、关系网络和权力等)、社会规范(尤其是非正式社会规范)等为相关研究所重点讨论(折晓叶、陈婴婴,2000,2005;张静,2003;张小军,2004;申静、王汉生,2005;曹正汉,2007;熊万胜,2009;臧得顺,2012)。本文将沿循地权研究的社会学视角,试图推进有关地权配置问题的讨论。跟这一视角多关注行动者和社会规范对地权配置的影响的思路不同,本文侧重从阶层的角度来理解地权配置问题。为此,我们提出一个“阶层地权”的分析框架,来统摄全文对地权配置问题的讨论。我们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地权何以成了一个阶层问题各个阶层是如何围绕着地权分配而展开博弈的这些博弈又如何反过来影响着农村社会阶层重构的路向“阶层地权”农村地权配置的一个分析框架□田先红陈玲本文受到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农村土地流转价格形成机制的社会学研究”(13YJC840003)和国家社科基金项目“农村土地流转的社会学研究”(12CSH026)资助。本文作者感谢周雪光、刘世定、折晓叶、艾云和陈家建等老师提供的批评建议。田先红特别感谢杨华、陈靖、孙新华、高万芹和冯小等同仁给本文提供的大量帮助和启发。按照学术惯例,文中当事人人名和地名都做了技术处理。69本文的中心任务在于论证地权不仅是一个权利界定问题,也不仅仅是个权利实践问题,而且是一个阶层竞争关系问题。为展开本文的分析,我们先回顾一下产权的社会建构逻辑的研究进路,在此基础上提出“阶层地权”的分析框架,阐明这一框架的基础和优势。接着,我们将以全国多个地区的实地调查材料为基础来检验这一分析框架的效度和意义。最后,我们将就“阶层地权”问题展开进一步讨论,并揭示其政策含义。二、从“建构”到“结构”地权研究的视角转换产权问题是经济学的重要研究领域。尤其是在制度经济学里面,产权的界定、分割和转让等问题为众多学者所关注(科斯、诺斯等,1994;柯武刚、史漫飞,2000)。在产权问题上,经济学里面有一个通行的假设或常识,即“产权是一束权利”。产权界定越清晰,越有利于降低交易成本,维护各产权主体的利益①。在这一思路指引下,许多经济学家借用产权经济学的相关理论资源来讨论中国的农地产权问题。尽管经济学家们所采用的方法和得出的结论不尽一致,但他们大多都有一个基本的预设中国农村土地制度之所以出现各种问题,其根源就在于产权不明晰。为了解决这些问题,需要进一步明晰土地产权(周其仁,2004;杨小凯,2002)。跟经济学家的解释不同,中国社会学家们更倾向于从社会的角度去理解产权的实践形态。他们基于具体的社会场域,通过对行动者(产权主体)之间、行动者与社会规范和社会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来探讨社会力量对产权的形塑和变革作用(刘世定,1998,1999;折晓叶、陈婴婴,2000,2005;张静,2003;周雪光,2005)。换言之,社会学家们着重关注产权在社会中是如何建构的这样一个核心问题。在这些学者看来,“‘地与人的关系’是表,附着在土地上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才是农村土地问题的本质与核心”(臧得顺,2012)。“关系合同”(刘世定,1999)、“产权是一束关系”(周雪光,2005)、“产权是一种社会性合约”(折晓叶、陈婴婴,2005)是产权的社会视角的集中表述。由于社会学家们十分关注产权在社会中的形成和实践过程,所以这一研究路径也被称为“产权的社会建构逻辑”(曹正汉,2008)。社会学家们对产权的研究基于这样一个预设,产权在实践中往往是不完全的。如德姆塞茨(DEMSETZ,1988)所言,在许多情形下产权都是残缺的。既然不完全产权(不充分产权)是一种常态,那么社会学家们就应该揭示产权在社会实践中是如何变得不充分的,有哪些因素促成和建构了产权的不充分形态概括而言,学者们主要沿循以下两条路径来探讨地权的社会建构逻辑。其一,地权主体在地权配置中的作用。产权界定了人们之间的相互利益关系。在社会生活中,利益相关的人们常常会围绕产权的占有、分配和处置等问题而展开博弈。所以,分析产权的实践逻辑,产权主体的角色和行为应该首先被纳入研究者的视野。折晓叶、陈婴婴(2000)对超级村庄的研究发现,作为行动主体的村民尤其是村干部之类的精英在农地产权配置和变革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张静(2003)认为,在土地使用权的配置中,相关利益主体都倾向于援引对自身有利的规则来为自己谋求利益。谁的力量大,谁就往往能在规则的选择中占据优势。张小军(2004)以福建阳村历史上的地权变动为例,阐明由权力主导的象征地权在土地产权配置中的意义。申静、王汉生(2005)借鉴刘世定(1998)关于当事者认知对产权配置的影响的研究,指出地权配置是一个随产权主体认知变化而发生改变的动态均衡过程。曹正汉(2007)对广东中山市崖口村的研究则彰显了村庄领导人在集体地权分配中的至关重要作用。此外,熊万胜(2009)和臧得顺(2012)的研究也指出了产权主体拥有关系资源的多寡和势力的大小决定了其在地权配置中的地位。其二,社会规范(尤其是非正式规范)在地权配置中的作用。行动者在社会实践中不能恣意妄为,其行为必定会受到相关社会规范的制约。同样,地权主体在地权配置中也必定无法避免社会规范的约束。社会学家们发现,当前农村地权配置既受到传统乡土逻辑的影响,又遭受着现代市场经济规则的浸染。其中,成员权原则在集体地权配置中的作用为学者们讨论最多(申静、王汉生,2005;张静,2003;折晓叶、陈婴婴,2005)。此外,人情、生存权、“阶层地权”农村地权配置的一个分析框架中国农村发展论坛70管理世界月刊2013年第9期祖业权、先到先占等公平原则对地权配置的影响也为一些学者所关注(申静、王汉生,2005;折晓叶、陈婴婴,2005;郭亮,2012)。还有学者注意到,随着市场经济的日益深入,乡村社会变迁加剧,法律文本、强力原则和风险、竞标及股份等市场原则在地权配置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申静、王汉生,2005;臧得顺,2012)。甚至有学者断言,在人际关系日益理性化、传统社会规范快速解体的背景下,农村地权配置规则正变得越来越混乱,没有一种主导性的规则能够稳定地权分配秩序(熊万胜,2009)。这种混乱状态表明,乡村社会已经缺乏一个主导性的力量来维持社会秩序,各方利益主体为了在地权配置中获胜而“各显神通”,农村陷入了“霍布斯丛林”境地。上述研究突破了产权经济学经典理论对产权问题的一般理解,为学界提供了有关该领域的更为完满和真切的认识。然而,这些研究还有进一步拓展的空间。他们要么过于注重作为产权主体的行动者在地权建构中的作用,要么仅只关注社会规范对地权主体的制约。比如,从行动者角度探讨地权的社会建构逻辑的学者强调,产权的形成主要跟行动者的个体能力、关系资源等因素相关。社会规范常常为地权主体所利用。在诸多情境下,地权主体还可对社会规范进行改造和创新。在他们那里,地权主体的主观能动性得到淋漓尽致地展现。而从社会规范角度研究地权配置逻辑的学者则强调地权分配深受传统乡土逻辑以及现代市场经济原则的支配。在这些学者看来,行动者能力再强大,仍然逃脱不了社会规范的制约。我们认为,地权配置不仅仅跟作为地权主体的行动者个体和相关社会规范有关,而且深受地权主体所在社会结构②的制约。我们赞成这样一种观点,对产权建构问题的理解不能忽视社会结构这一客观条件对结果的作用,产权主体所在的社会结构与产权主体之间具有内在的联系,两者相辅相成、不可分离(折晓叶、陈婴婴,2000)。所以,对地权问题的探讨,就不能局限于对个体行动者和社会规范的考量,而应该将其纳入社会结构的研究视野中。我们将关注“另一只看不见的手”社会结构尤其是中观层面的社会结构在地权配置中的作用(李培林,2005;臧得顺,2012)。本文主要从社会阶层结构的视角来探讨地权配置问题。确切而言,我们提出“阶层地权”的分析框架,来讨论阶层因素对地权配置的影响。三、“阶层地权”一个新分析框架的尝试我们提出“阶层地权”这一概念,意在强调地权问题的阶层特质,即地权的配置是跟阶层关系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我们认为,附着在土地上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并不仅仅是个体与个体之间的关系,更是阶层与阶层之间的关系。地权问题嵌入于阶层关系之中。进一步而言,地权主体在地权配置中的地位,并不仅仅跟个体的权力、财力和社会资本等因素相关,而且取决于个体所在阶层的地位和力量。社会阶层地位决定地权主体的关系资源和社会资本。阶层地位和结构的差异,对地权主体在地权分配中的收益占有状况具有决定性的影响。由此,阶层关系,而非个体与个体之间关系才构成了地权配置问题的本质和内核。(一)“阶层地权”分析框架的独特优势本文提出的“阶层地权”分析框架具有如下几方面的优势。1分析单位的提升地权的社会建构逻辑研究者注重从地权主体拥有的关系资源、社会资本来研究地权配置问题。他们的研究关注到了微观社会结构的作用,但他们对中观、宏观层面的社会结构的影响缺乏足够关注③。我们更倾向于这样一种观点,即微观社会结构是受制于中观和宏观层面社会结构的。换言之,个体的关系、社会资本占有量跟其所在阶层地位是紧密相连的。一般而言,阶层地位越高,个体所能获得的资源、拥有的社会资本就越多。这一社会分层规律已经为众多研究者所证实。我们将地权配置问题的分析单位从个体提升到阶层,就是希望能够贯通微观与宏观之间的连接关系,实现从“网络结构观”到“地位结构观”的转换④。我们主张从个体与个体之间关系转换到从阶层与阶层之间关系来讨论地权配置问题。正如已有研究指出的那样,社会分层(SOCIALSTRATIFICATION)是社会结构中最主要的社会现象(张宛丽,2000)。阶级或阶层是最主要的社会行动单位,阶级或阶层71的共同行动是最主要的社会行动(ERIKSONANDGOLDTHORPE,1992,转引自李路路,2002)。当然,对阶层的强调并不意味着对个体的忽视,而是将个体的行为置于阶层分析的视野之中。同时,个体的行为逻辑也在一定程度上体现了阶层分化的状况,它构成了我们观察农村社会阶层的一个重要切入点。2研究路径的转换地权的社会建构逻辑凸显作为地权主体的行动者在地权配置秩序中的作用。在这一研究路径里,行动者的产权认知能力、对规范的理解、关系网络或者社会资本等因素起着重要的甚至是主导性的作用。换言之,地权的社会建构过程,就是地权主体发挥个体能动性的过程,是行动者利用和改造社会规范的过程。地权主体的建构能力越强,就越能在地权分配中占据优势。我们提出“阶层地权”的分析框架,是希望强调和凸显客观的社会结构、地位对地权配置问题的影响。我们认为,地权主体的产权认知、社会资本等,是其所在阶层地位的反映,并受到相应的阶层结构的制约。因而,地权的社会建构过程,实质上是各个阶层围绕地权配置问题展开的博弈过程。相应的,基于地权而衍生的人与人关系,实质上反映了阶层之间关系。地权的社会建构过程,不是一个主观过程,而是一个客观过程。3研究视野的拓展地权的社会建构逻辑研究将地权分配视为一个动态的均衡过程,即各地权主体围绕地权分配展开不断地博弈。这种博弈过程具有连续性,博弈结果具有不确定性。博弈的均衡状态是暂时的、不稳定的,常常因地权主体的认知、能力等因素的变化而改变。围绕同一个地权事件,可能形成多种不同的均衡。至于最终的均衡状态,主要取决于各个地权主体的“建构”能力。而“阶层地权”的分析框架意在强调地权配置的静态面相,即地权分配秩序的相对稳定性。这种相对稳定性是由社会结构尤其是阶层结构决定的。各个阶层禀赋的优劣、力量的大小,对于他们在地权配置序列中的位置安排具有决定性影响。同时,地权主体的势力大小、社会资本的多少、建构能力的强弱以及他们在地权分配秩序中的作用,跟他所在阶层的地位具有密切关联,并最终取决于其所在的阶层地位。如此看来,地权分配就并非如地权的社会建构逻辑所强调的那样是一个动态的、不确定的过程,而是在博弈的初始就已经可以预见其最终结局。当然,我们强调地权配置的静态面相,仅是凸显其相对稳定的一面,而并不是要否定地权配置过程的动态性、复杂性和多样性。概言之,“阶层地权”分析框架的着眼点和落脚点在于社会阶层结构对农地产权配置的影响。对地权配置问题的讨论,不能仅仅局限于对地权主体能动性和建构能力的考量,而更应该深入发掘地权主体背后的社会结构因素。确切而言,我们主张从阶层结构角度来讨论农村地权配置秩序问题,将阶层带回地权问题的分析中心。(二)“阶层地权”分析框架的操作路径1阶层的界定及分类社会阶层是指“由于经济、政治、社会等多种原因而形成的,在社会的层次结构中处于不同地位的社会群体”(王思斌,2010,第148页)。关于阶层分类的标准,可以追溯到经典社会学家卡尔马克思和马克斯韦伯分别创立的生产资料占有关系标准和多元分层标准。这两种分层标准都为后继的众多西方社会学家所发展和创新(比如EOWRIGHT,ATHONYGIDDENS,WARNER,BLAU,DUNCAN等)。自改革以来,在从“再分配体制”向“市场体制”(卡尔波兰尼,2007;SZELENYIANDKOSTELLO,1998;VICTORNEE,1989)转型的过程中,中国社会阶层结构发生了重大变化,吸引了一大批优秀学者的关注⑤。在有关中国社会分层问题的研究中,研究者采用的分层标准涵盖了经济资本、政治资本、文化资本和社会资本等4大类,具体涉及收入、教育(仇立平、肖日葵,2011)、职业(陆学艺,2002;张翼、侯慧丽,2004;仇立平,2001)、声望(李春玲,2005)、消费(李培林、张翼,2000)、社会关系网络(张宛丽,1996;边燕杰等,2012;樊平,2004;毛丹、任强,2003)和生产资料占有关系(仇立平,2006)等多种不同标准。也有学者采用了国际经济社会地位指数等综合指标分类方法来探讨中国的社会分层问题(李强,2005)。具体到农村社会分层而言,大多数学者依然采用了上述分类标准(侯麟科,2010;陈成文、谭日辉,“阶层地权”农村地权配置的一个分析框架中国农村发展论坛72管理世界月刊2013年第9期2008;陈柏峰,2009),另有个别学者从人地关系的角度对农户进行分层(杨华,2011)。本文以农村社会中各个群体与土地之间利益关系为主要标准来划分阶层。之所以做出这样的选择,主要基于两点考虑其一,吸收学界已有的理论资源。在学界,已有一些学者从利益关系的角度来划分和讨论社会阶层,比如张宛丽(1997)、王春光(2010)和李强(2004)等。这些学者的探索为我们提供了启发。其二,基于对地权配置问题的理解。产权安排实质上就是一系列关于利益分配的制度设置。它调整的是人与人之间、组织与组织之间和群体与群体之间的利益关系。类似地,地权配置过程实质上就是“一个农村各阶层之间的利益再分配过程,是农村各阶层围绕土地利益所进行的持续‘博弈’过程”(陈成文、谭日辉,2008)。因此,从利益关系的角度来透视农村的地权配置问题,当能更好地把握其本质。我们认为,从各个阶层与土地之间利益关系的角度,农村社会可以划分为如下几大阶层。(1)大户阶层是指从农户手中大规模流入土地的群体,包括以个人为载体的大户和以公司和企业为载体的大户两类。大户阶层的实质是资本下乡流转土地,与农民分享农业利润。(2)基层政治精英阶层即从事乡村基层公共事务管理的体制内精英,包括地方政府官员和村干部。在这一阶层中,有一部分人本身就是资本的化身,他们以资本的名义下乡流转土地。在后文的分析中,我们将会看到,基层政治精英通过自身的体制内优势,攫取了农地大规模流转中的部分利益,成为这一政策制度安排中的获利者。(3)离农户阶层离农户主要是指长期从事非农职业、不再从事(至少短期内)农业的农户。这些农户已经跟土地脱离关系,不再依靠土地产出获得收入。目前,离农户数量并不多,主要包括三大类,即全家外出打工的农户、经商办企业的农户和在乡从事非农正规职业的农户(比如医生、教师等)。在离农户中,有一部分具有很强的经济实力,已经在城市里购房定居,还有一部分人只是暂时离乡,他们无法获得在城市安居乐业的基本条件,最终可能仍然要回归土地(贺雪峰,2011)。(4)兼业户阶层兼业户在农村社会中占据绝对比重。他们可分为I兼户和II兼户,I兼户以在家种田为主,外出务工为辅,II兼户以外出务工为主,在家种田为辅。兼业户的家计模式是所谓的“半工半耕”(黄宗智,2010)或者“半工半农”。这些农户在家庭内部进行了分工,有的是代际分工,儿子外出打工,老人在家种田,有的是性别分工,丈夫外出打工,妻子在家种田。(5)纯农户阶层纯农户主要以种田为生。纯农户的数量也不大,他们又可以进一步细分为3个小阶层一是传统种田大户阶层⑥。这一阶层成员的年龄一般在四五十岁左右,他们通过从亲戚、邻居和朋友手中自愿流转土地,将土地耕种规模扩大到二三十亩左右,从而能够主要依靠务农收入来支撑家庭运转。二是五六十岁左右的“小老人”。这些老人跟儿子分家之后,自己耕种承包地维持生活。三是部分贫弱农户。这些农户因家有病人需要照顾等原因,不具备外出务工条件,只能在家务农。这类农户一般土地较少,且生活较为困难。以上我们已经将农村社会粗略划分为5个阶层。这些阶层各自所居位置及其与土地关系的不同,导致他们在农地大规模流转问题上的行为差异。在后面的分析中,我们将看到,尽管有一部分阶层获益,但这些阶层获益的多寡和途径都大不相同。同理,对于那些利益受损的阶层而言,各个阶层受损的多少和受损的原因也并不一致。在下文中我们建立一个阶层分类模型来更好地呈现上述阶层的特征(见表1)。2关系性阶层研究的取向有学者指出,“在社会分层的研究中,实际上存在着两种不同层次的社会分层结构,即社会分层的表面结构和深层结构”(仇立平,2001)。社会分层的表面结构是回答“谁得到了什么”,社会分层的深层结构是回答“是怎样得到的”。因此,研究社会分层问题,就不能仅仅局限于单纯的分类,而应该继表1农村社会阶层分类简表阶层类型大户阶层基层政治精英阶层离农户兼业户纯农户阶层传统种田大户阶层小老人贫弱阶层阶层地位上层上层中上层中层中层中下层下层对待农地大规模流转态度支持支持支持支持反对反对反对与土地利益关系紧密度强强弱中等强强强73续深入探讨社会分层的深层逻辑,尤其是各个阶层之间的互动关系。关系性阶级划分方法受到奉行矛盾论的社会学家的支持,他们要揭示社会内部的分化和紧张,其中尤以美国社会学家埃里克奥林赖特(EOWRIGHT)领衔的新马克思主义为代表,他们试图根据马克思的社会阶级理论来分析阶级剥削(仇立平,2006)。因此,关系性的社会分层研究强调人们要更加关注社会阶级之间的互动关系。而当前学界已有的社会分层研究大多是统计学意义上的,侧重静态的描述性分析和类型学归纳,而缺少关系性的社会分层研究(仇立平,2006)。我们认为,社会分层研究应该关注阶层之间互动关系,这种关系不仅是静态的阶层之间关系,比如生产资料占有关系、阶层相对关系模式(李路路,2004)、阶层力量强弱对比和阶层地位高低等等,而更是各个阶层在社会实践中的互动关系。换言之,我们更倾向于探究这样一个问题阶级阶层关系(比如剥削、竞争等)是如何在具体场域中实践和体现的于本文而言,即指各阶层之间是如何围绕地权配置问题展开互动和博弈的。这种关系不是宏观的、静态的关系,而是一种实践的、动态的阶层关系。总之,我们不仅关注地权主体和社会规范在地权配置中的作用,而且更加注重支配地权配置秩序的社会结构因素。我们坚持社会唯实论的立场,将阶层视为一种客观的存在,同时秉承卡尔马克思的批判主义社会学传统,从阶层的视角探讨地权分配的规律。在研究方法上,跟已有社会阶层研究多注重量化分析不同,本文更强调定性分析,更注重各个阶层围绕地权问题展开博弈的社会过程。这样的研究取向也彰显了本项研究跟既往关于阶级与生产资料占有关系的经典表述和各种有关地权与阶级问题的意识形态化表达之间的差异。四、田野工作本文的资料主要来源于笔者及研究团队同仁在A省S市G村和Z村、川中D村、鄂中Q镇、皖南H镇和苏中J镇的田野实地调研。实地调查时以深度访谈和观察为主,兼及收集一些文献资料。调研点概况见表2。调研点遍布全国东、中、西部地区,既考虑了发达地区农村,又兼顾了发展中和欠发达地区农村。在这6个调研点中,除A省S市Z村和苏中J镇之外,其余调研点的农地大规模流转都起始于2009年,这跟2008年中央十七届三中全会之后全国各地行政推动农地流转这一政策背景有着密切关联⑦。为使全文分析既有一定深度又具有全面性和说服力,我们将以A省S市T镇G村的经验材料为主展开论证,并兼及讨论其余地区的情况。A省S市T镇G村下辖10个村民小组,拥有土地9000多亩,人口4100人。S市是国家农业综合改革试验区和现代农业示范区。近年来,当地正在大力推进“两区”建设。土地流转就是“两区”建设的重要内容。2009年,G村开始实行土地大规模流转,成为T镇最早进行土地大规模流转试点的村庄。2009年3月,G村正式启动了土地大规模流转工作。由村两委牵头,召开村民小组、村民代表会议,商议流转方案。土地流转先从村庄北边的5个村民小组开始。村民先跟村党支部书记刘某签订合同,将土地流转到他手里。刘某是村里最为富有的人之一。他四兄弟合伙创办了一个面粉厂福宝面粉有限公司。据刘某自述,目前福宝面粉有限公司的年纯利润为120万元,正计划扩大2倍生产规模。刘某以福宝面粉有限公司作担保,承诺向村民兑现土地流转租金。即如果万一土地承包方没有及时足额兑现土地承包费,那么刘某将自己先垫付。在刘某的担保之下,村民们才放心将土地流转出去。2009年,G村北部5个村民小组先行流转了4000多亩土地。剩下少量农户也在观望一年之后将土地流转给了刘某。合同约定承包期为5年,5年之后是否续包再议。在租金方面,双方约定,如果粮食(小麦)价格上涨,那么租金将随之上调,如表2调研点农地规模流转概况A省S市G村A省S市Z村川中D村鄂中Q镇皖南H镇苏中J镇起始年份200920022009200920092006流入方企业、家庭农场企业合作社、个体户企业企业、家庭农场企业租金标准8501000元160元800斤稻谷400500元400斤稻谷450斤稻谷流转面积7000亩460亩1400亩13000亩12000亩70000亩流转期限5年30年1030年至2028年7年至2025年调查时间2012年7月2012年7月
编号:201411091357231470    类型:共享资源    大小:1.71MB    格式:PDF    上传时间:2014-11-09
  
1
关 键 词:
阶层 地权 农村 配置 一个 分析 框架 田先红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关于本文
本文标题:_阶层地权_农村地权配置的一个分析框架_田先红
链接地址:http://www.renrendoc.com/p-361470.html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41次
wyj199216上传于2014-11-09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7625900360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精品推荐

相关阅读

人人文库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资源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网站客服QQ:2846424093    人人文库上传用户QQ群:460291265   

copyright@ 2016-2018  renrendoc.com 网站版权所有   南天在线技术支持

经营许可证编号: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