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新闻传播学论文-“民族志”之于传播研究的实践话语.doc新闻传播学论文-“民族志”之于传播研究的实践话语.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新闻传播学论文民族志之于传播研究的实践话语摘要民族志是文化人类学研究中的一种通行做法,在国外传播研究中,最近20多年来不断有学者进行这方面的尝试。中文传播研究文献中有少量介绍介绍民族志的文章,但采用民族志进行传播研究的成果还不多见。基于研学过程中对此进行过的尝试,归结了对民族志本身的理论内涵以及在操作层面上的某些问题的一些理解。并在对民族志之于传播研究的有关问题进行耙梳的同时,结合个人研学体会,顺便对实践层面的问题进行粗浅探讨。关键词民族志传播研究实践话语Abstractethnographyisanusualmethodofcultureanthropologyresearch.Inforeignresearch,manyscholarshavetakingattemptinthisareaforrecent20years.ThereareafewarticlesintroducedethnographyinChinesecommunicationresearchdocumentaries,butfewresearchisusedthemethodofethnography.Ihaveconcernedalittleduringmyresearchwhichcouldbeconsideredasmatureexperience.Besides,duringtheattempting,Ialsofoundsomeimmatureunderstandingtothetheoryconnotationandoperationissues.Thethesistriedtohavediscussedtoempiricalissuesasthesametimeascombingtherelevantissuesonethnographyofcommunicationresearchwithpersonalexperience.KeywordsEthnography,CommunicationResearch,EmpiricalLanguage民族志(ethnography)源于文化人类学中对异民族文化的考察时创造出的一种方法类型。它不是一种具体的方法,而是一种方法类型,或者说是一种研究视角。英国文化研究的诸多经典成果,或多或少地采用了这样方法类型。民族志是英国文化研究中最具有特色的方法之一〔1〕25。最早的,或许是霍加特的文化的用途,接下来有威利斯的学习劳动。就大众传播媒介研究中使用民族志而言,莫利(DavidMorley)的电视,观众与文化研究(Television,AudienceCultureStudies)对此进行了较为全面的介绍、论述。从一些有限的资料来看,民族志在文化研究中应该是较为普遍被使用的,如莫利引用别人的说法时提到的诚如罗尔(Lull)的观察,最近几年,方志学1这样的字眼在阅听人研究领域内,已经变成图腾。霎那间,人人都是方志学家。〔2〕285286但是就国内文化研究以及传播研究而言,使用民族志来进行的还不多见。本文结合个人的研究体会,主要从操作层面出发,对相关理论层面的问题进行介绍、解释。一、民族志的由来以及在传播学研究中的借用一般来看,民族志ethnography这一研究方法肇始于20世纪初文化人类学对异民族文化的考察,马凌诺斯基(BronislawKasparMalinovski,18841942)所创造的参与观察法是这一方法体系的核心内容之一。这一点,应该是没有太大的疑问的。马氏在1922年出版的西太平洋的航海者ArgonautsoftheWesternPacific一书的导论中,虽未对这一方法概念进行完整、规范的表述,但是他对这种方法原则性的三条归纳却是切中要害的,即首先,学者理所当然必须怀有科学的目标,明了现代民族志的价值与准则其次,他应当具备良好的工作条件,主要是指完全生活在土著人当中无须白人介入最后,他得使用一些特殊的方法来搜索、处理和核实他的证据。〔3〕4在这三条原则中,第二条是前提,马氏把它称作是居住在土著的茅屋里,和土著保持接触机制,他并且说道偶尔钻进土著和真正地同他们接触相比是全然不同的。后者意味着什么呢就民族志者方面而言,它意味着他的生活就在村落中,开始是位稀客,有时不大愉快,有时则饶有兴味,不久就采用相当自然的方针与环境非常协调地融为一体了〔3〕5。在有了这一良好的工作前提的同时,作为民族志研究者,工作也就自然而然地开始了,具体工作包括用土著的亲属称谓表、谱牒、地图、示意图和图表等手段探知部落生活的骨架,对整个部落文化的所有方面都给予研究。同时马氏也对使用这一方法所应该规避的片面的、单点的研究提出了警告一个民族志者仅仅去研究宗教或技艺或社会组织,那就是画地为牢,必将无法工作〔3〕8。最后才是理出部落生活的所有原则和规律,理出那些恒久而确定的东西,剖析他们的文化,描述他们的社会结构。这就是马氏所说的科学的目标,也正是民族志学者的著述与很多探险家、传教士的猎奇式描述的最大不同。可以肯定地说,民族志做法从马凌诺斯基的论述到现在80多年的时间里,虽然也经历了同其它很多方法一样的被冷落或被滥用的过程,但是马氏当时所确定的三条基本原则,始终没有改变,也一直被使用这一做法的研究者奉之为圭臬。要找寻传播学研究起用这种做法的真正源头,限于目前手头的资料,一时无法说得很清楚清。但是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成书于1958年的文化的用途一书所采用的著述方式一直被后人认为是开创了英国文化研究中颇有特色的民族志传统的范例。作者英国人理查德霍加特也往往被认为是把民族志法移植到文化研究中的始作俑者。接下来,应该是上文中提到的威利斯的学习劳动,威利斯为了写作此书,曾花费了三年的时间,选择了一个由12个工人阶级家庭出身的男孩组成的群体进行观察。通过小组讨论,个别交谈、阅读日记等方式,从群体和个体的不同角度,收集多方面的材料,并在不同时期采访了与这个群体关系密切的主要社会关系中的直接当事人。再下来,就应该是莫利了。莫利不但在自己的研究中较多地尝试着民族志的做法,同时,在电视,观众于文化研究一书中,莫利专门有一章讨论了方法学问题,莫利在这里所讨论的方法学问题,正是民族志。或者说是电视观众研究中的民族志取向。2莫利在介绍民族志的研究方法时,首先把量化研究作为一个靶子,其小标题是都是数字惹的祸,这似乎是谈论方法的人不可避免的一种思维定势。似乎一谈到量化研究,就一定要与质化研究划清界限一旦使用了质化研究的方法,就一定要以贬低量化研究作为维护自己所使用的方法的权威性和科学性。在我看来,这种思维定势本身的科学性就应该受到质疑。从方法的角度来考察,无论是量化研究,还是质化研究,其都是按照不同的研究理路来对社会现象进行具体的考察,并达到一种理论化的结果。虽然两者无论是研究理念还是具体操作环节以及理论化的结果的表现形式都不相同。但是决不能因为站在量化研究的立场上就说质化研究所做的东西不是科学研究,反之亦然。虽然我觉得这样的争论实在没有太大的实际意义,但是因为在研究工作中经常遇到这样的争论,不免说上几句。就此打住。3尽管如此,莫利在后面的内容中对民族志方法的介绍以及相关论述还是较为详尽的,尤其是他结合电视观众研究中的具体情况结合民族志做法所做的介绍,能够给初学者诸多启发。对于传播研究中民族志做法的理论阐述,莫利肯定不是第一人莫利在自己的研究中对于民族志使用情况,这还有待做进一步的梳理。4从有关资料来看,正如前面说到的,在英国文化研究中,其实民族志是被较为普遍地使用着的一种做法。以色列学者利贝斯等人所做的晚间肥皂剧的研究(代表作品是意义的输出达拉斯的跨文化解读),正如研究者所言,也是以一种准人种学者的身份介入研究对象中的。但是,把莫利称作1980年代英国文化研究(尤其是传媒文化研究)中广泛使用民族志方法的代表人物,5似乎并不过分。6这种与使用的研究方法有关的别出心裁的研究成果使得莫利突破了曾给予他很多启迪或动力的英国文化研究中的另一位大师霍尔在编码,解码中依托于文本,关注观众解码文本的理论模式,把关注点转移到了电视观众观赏这一社会过程本身。莫利在以传媒文化为重点的文化研究中的这种革命式的变革,不能忽视其使用的研究方法的作用。发端于20世纪初的中国大陆的民族学、社会学、文化人类学等学科追随的更多是英国传统,费孝通师从马凌诺斯基以及费孝通的社会学思想对中国社会学的影响(这种影响目前还存在)似乎很好地说明了这一点。从这一理路上来看,应该说民族志在中国大陆的这些学科中也是一种通行的研究方法。中国大陆自1980年代初期较为普遍地接受传播学思想,主要是从美国实证研究思路开始的,因此,在中国大陆20多年的传播学理论介绍与研究中,对美国实证研究的理论介绍得多,对欧洲批判学派理论以及英国文化研究相关理论的介绍,是1990年代后期才开始的。一旦沿着文化研究的路子往下摸,在拓宽研究视野的同时,在研究方法的选择上,我们也似乎多了一些思路和办法。在我们的传播研究中使用民族志的做法,似乎也是一种顺利成章的事情。若此,中国大陆的传播研究也可以与有着浓郁英国传统的社会学和文化人类学的研究建立更为广泛的对话基础,这对于丰富中国大陆传播学研究,并非是一个多余的方面。二.三个关键概念使用民族志做法进行传播学研究,由于方法和研究理念的变更所带来的变化是多方面的,从操作环节到结果呈现均会与量化研究方法有很多不同。我自己觉得,最主要的问题有三个方面一是想方设法融入研究对象的日常生活中,在此简称融入二是考察研究对象生活的方方面面,在此简称遍查三是以深描(thickdescription)作为解释现象的学理化追求,在此简称深描。(1)融入如同人类学家在使用民族志做法所强调的那样,居住在土著的茅屋里,尽可能完全地融入到研究对象的日常生活中去,去感知研究对象的那些实际生活的不可测度方面7,传播研究在使用这一做法时,这也是田野工作成功的初始条件。这是从事民族志研究需要跨越的第一个门槛。这方面的经验与可能遇到的问题及解决办法,因人因地因事而异,无法找到一种可供任何人在任何地区进行此类研究可以完全照搬的方法和技巧。美国人类学家吉尔兹在文化的解释中深层游戏关于巴厘岛斗鸡的记述一文对作者如何介入研究对象中的提供了较为详细的非常精彩的论述,几次读来,回味无穷,忍不住要引述部分内容。但是需要提醒的是我在这里的引述更多地是把它当作一种田野工作的趣味性故事,并不具有可复制性我们住进了一个大家庭(是通过省政府事先安排的),它是由属于村落生活四个主要宗系之一的人构成的。但是除了我们的房东和作为他的表兄和姐夫的村落首领以外,所有人都按照巴厘人只能有的做法,对我们视而不见。当我们怀着不确定而又渴望与人沟通的心情在四周散步时,人们的目光似乎穿透了我们而聚集在我们身后几码远的某一个更实在的石头或树木上。几乎没有人与我们打招呼但也没有人对我们怒目而视或对我们说任何不友好的话,这已经令人满意了。如果我们冒险接近某个人(在此氛围下人们被竭力禁止做的事),他就会离开,不经意但却是肯定地。如果某人正坐着或靠着墙而被我们堵住,他就什么也不说,要不就在嘴巴里咕哝着对巴厘人来说没有任何意义的词是的(yes)。实际上村民们关注着我们的一举一动,而且他们掌握着大量相当准确的关于我们的信息,如我们是谁,来做什么。但他们举手投足的样子,仿佛我们根本不存在,实事上这些行为是要告知我们,我们不存在或无论如何我们尚不存在。3484485然而作者的这种尴尬局面的改变是源于一场违背当地政府禁令的斗鸡所引起的为逃避警察追捕与当地人一起落荒而逃的经历。对于当时采取与村民一起逃跑的做法,作者的说法是根据人类学入乡随俗的既定原则。经历了这件事后,接着作者的叙述是第二天早上,对我们来说这个村庄变成了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我们不仅不再被视而不见,甚至突然间变成了所有人注意的中心,成了热情、兴趣特别是快乐大量倾注的对象。村里的每一个人都知道我们也像其他人一样逃跑。他们一遍又一遍地问我们事情的经历(我不得不一个细节一个细节地讲述那个故事,那一天重复了五十遍)像以前一样,对我们一举一动的关注即时在他们逃命时也没有停止,这些世界上最矜持的人,兴奋地、同样是一遍又一遍地模仿我们逃跑时不优雅的样子和他们所认为的我们惊惶失措的面部表情。然而最重要的在于,每一个感到非常高兴甚至吃惊的是,我们并没有简单地掏出证件(他们对此也很了解)表明我们与众不同的访问者身份,而是证明了我们与现在已成为同村人的村民们的团结一致在巴厘岛,被取笑就意味着被接受。那是我们与该社区的关系的一个转折点,我们确实已经身在其中了(in)。〔3〕488489对于如何介入到研究对象当中,达到吉尔兹所说的身在其中很多人类学研究者(无论是他们是出色的还是不出色的)都有自己经历以及解决的办法。就这一问题来说,目的是一致的,方法则不可复制。在电视观众研究中,有一种技术至上的做法,就是通过各种技术手段,如收视率调查中的电子记录仪,来机械地记录观众看电视过程中的某些行为。由于这样的做法具有某种商业价值,本无可厚非。但是这样的做法与我们这里所说的民族志的介入,其结果与归宿是完全不同的。民族志式的介入既是一种身体的参与,更是一种心灵的交融。这些,都是那些仅凭技术手段的做法很难到达的。(2)遍查从事田野工作的人经常说的一句话是一网打尽。表达的意思就是要全面考察田野工作地点的方方面面的事情。任何一种现象都不是孤立存在的,这句话听起来让人有陈词滥调的感觉,但是在田野工作中,这样的陈词滥调是有意义的。以看电视为例,我们可以从相对的宏观与相对的微观两个层面上来考察这一简单的事情可能涉及的多方面的事情。从相对宏观的层面来看,要能够看到电视,有这样一些条件必须具备电力、信号、电视机等。这都是一些常识性问题,但是如果你在一个社区中研究电视观众的情况,这些常识性问题不应该想当然地被忽略。因为这些对于你的研究是有意义的。上面说到的几个方面,其中包含的问题又是多种多样的,就电力而言,电从哪里来是否受到限制谁在限制怎样限制你所观察的家庭中除电视以外,还是哪些电器等等再来看电视信号,电视信号从哪里来是否受到限制谁在限制怎样限制对于这些问题的追问以及考察,其实涉及的方面以及问题的意义就十分宽泛了。它涉及基层的行政管理问题,涉及国家的行业体制、政策问题,涉及意识形态控制问题,这些问题对于中国社会而言,具有较为广泛的社会意义。如现在大家熟悉的村村通工程,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正是一种当代中国社会中的通过国家政权构筑着的权力的媒介网络。8从一定意义上来说,这一做法与几十年前实施的遍及全国的有线广播网建设,除了媒介形态上的差异外,其政策含义并无不同。9最后来看电视机,这个方面对于很多人
编号:201312141236359987    大小:30.75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4
  【编辑】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新闻传播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11次
奋斗不息上传于2013-12-14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新闻传播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