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现当代文学论文-以历史哲学眼光看文学本质.doc现当代文学论文-以历史哲学眼光看文学本质.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现当代文学论文以历史哲学眼光看文学本质在我们揭示文学初级本质的三元性存在之后,便发现人类反复阐述的那种广义的文学历史本质观有着重新将文学观导入一元论的可能。然而,这种被后现代理论家和文学的多元论者竭力排斥的观点还能谈论吗还没过时吗我们的回答是肯定的。我们认为,文学理论研究也要实事求是,也要有追求真理的热情,更要有坚持真理的勇气,这样才不会被当前某个学术流派的气势汹汹所吓倒,也不会被某种席卷社会的思潮所蒙蔽,请不要相信过时论的说教,既然人类的智慧是一个不断深入不断发展的长河,那么人类认识运动的模式就不会总是今是而昨非,应当相信古人不是白痴,他们已经发现了许多真理,有许多发现和思考是让今人叹为观止的。现在就让我们把古人、今人,西方人和中国人关于文学艺术的认识,梳理成一个系统,建构一个新的文学观念吧。第一节以历史哲学眼光看文学本质上一章里,在我们讨论文学的历史本质观时,就发现有一种广义历史文学观的存在,是指所有的文学艺术都从属于历史,都具有历史的本质。这种看法,又与历史哲学对一切意识形式的看法相一致。而且,只有从历史哲学的高度,才能讲清楚文学总体上的历史属性。所谓历史哲学是指重视历史因素,将历史的观察方法作为哲学思维的基本方法的哲学派别。它的基本特征,让我们在下文的讨论中再去慢慢体会。一、历史哲学意义上的文学的本质上述广义的历史的文学观,实际上与一种历史哲学意义上的文学观相统一,在西方,它长期被历史哲学家倡导着。他们总是站在人类意识形式的最高层次上,来透视文学艺术的历史属性,将文学艺术整个地纳入历史范畴。而这种历史范畴与培根、巴尔扎克,与中国的李贽、叶昼所理解的历史就不在一个层面上了。西方历史哲学的创立者,一般都认为是意大利著名法学家、历史学家维柯(G.Vico16881744)首先论述了文学与历史的联系。他在新科学第三卷反复表述了这样的观点(一)由于诗人们当然出生在村俗史学家们之前,最初的历史必然是诗性的历史。(二)诗人们必然是各民族的最初的历史家。(三)一切古代世俗历史都起源于神话故事。(四)这些神话故事起初原是真实的历史。(五)删去了那些神秘的解释,(便能)把神话故事还原到它们本来的历史意义作品里所包含的历史神话故事,是符合当时历史特性的。(六)在希罗多德以前,希腊各族人民的历史都是由他们的诗人们写的。(七)和世界一切其他民族都隔绝的一些野蛮民族,例如日耳曼和美洲印第安人,都已被发现他们历史保存在诗篇里。(八)开始写罗马史的就是些诗人。1总之,维柯认为最初的诗人就是历史家,最早的诗(包括神话故事)就是历史。这不仅与我国孟子诗亡,然后春秋作的观点相一致,更重要的是维柯的发现,剥开了神话的神秘面纱,现出了它们的本来的历史意义,文学与历史的联系,是一种更为内在联系,已不同于我国古代的诗、史混同论。这样维柯不仅为整个文学艺术(并不局限于写实的部分)规定了它的历史本质,同时也使人类有可能站在更高的层次上去鸟瞰整个意识领域,发现人类所有的意识形式,整个地从属于历史。因为在维柯看来,人类最早的文化是一种诗性文化,这种文化具有混一性,哲学、宗教等意识形式,还没有从诗(泛指文学艺术)中分离出来,因此,维柯说诗是历史,就等于说人类创造的整个意识形式都从属于历史。这就为历史哲学的基本思想奠定了基础。在维柯身后,德国启蒙运动的后期代表赫尔德(J.G.Herder17441803)继续推进了历史哲学的研究。他把历史主义引进美学和文学理论,认为人类的历史和文化(包括文学艺术)都不是凝固的,而是不断发展和变化的过程。同样,人类的美感和艺术创作也是随着历史的发展而不断变化和完善的,这就使人的审美方式与文学艺术创造具有了历史属性,因此,应当将美和艺术作为人类的社会历史现象来把握。艺术美与自然美有所不同,它是人们有意识地按照生活的形式,着眼于反映生活和心灵的自由创造的结果。由于艺术家本人必须在一定的时代和社会环境中生活,艺术作品又必须按人的审美理想进行创造,所以,艺术虽是心灵自由创造的产物,但必然是一定的历史的产物,必然或直接或间接地显示出社会历史的性质。而且,在这个意义上,人类精神生产的一切部门都从属于历史。诗并非个别文人雅士的主观编造,而是整个民族历史活动的产物,每个民族的诗都反映着这个民族的气质、风俗、劳动和生活状况。因此,只有研究产生诗的全部历史条件,才能真正地理解诗反之,只有深入地研究诗这种精神的特殊现象,才能真正地理解一个民族的历史。赫尔德的历史哲学观、文学的历史本质观都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因此引起了歌德等学者的热情赞扬。歌德说他(按,指赫尔德)是第一个非常明确地和系统地把全部文学作为生动的民族力量的表现,作为整个民族文明的反映加以研究的人。32黑格尔(G.W.F.Hegel17701831)也是著名的历史哲学家。他不仅把文学艺术看成是一个历史的发展过程,而且还主张历史主义的创作原则。这并非是指服饰道具方面细节上的历史的精确,而是要求艺术家对于过去时代和外国人民的精神能体验入微,因为这种有实体性的东西如果是真实的,就会对一切时代都是容易了解的。他认为,对纯然的外在现象进行详尽而精确地摹仿,只能算是一种稚气的学究勾当,而艺术作品应该揭示心灵和意志的较高远的旨趣。也就是说,只有把每个时代情境中人们内在心灵的真实揭示出来,才算是抓到了历史的本来面貌,这是他的历史主义的关键所在。他强调说我们自己内心生活的内容和现实,才是作品长存的基础,心灵中人类共有的东西,才是真正长存而且有力量的东西,才真正属于历史。4偏爱古典艺术的黑格尔,这样注重内在的真实,注重心灵体验的历史性,实在可贵。说明他的文艺本质观并非狭义的现实主义历史本质观,而是一种能把主情论者推崇的情感真实、主理论者推崇的体验中的至理的真实、我国西游记作者推崇的幻中之真、现代主义者追求的内在真实等精神形式包容起来的历史观,是一种广义的历史范畴。接着,马克思和恩格斯将历史哲学和文学的历史本质观,发展到更为成熟的程度。但是,为了论述的方便,让我们将他们的贡献留待下文再去阐述,这里仍把目光注意于马克思主义范畴之外的历史哲学家。克罗齐(B.Croce18661952)是意大利唯心主义哲学家。他在建立其直觉表现主义美学的同时,也十分关注文学艺术的历史属性。他与黑格尔一样,将人类的心灵活动也看做历史活动,认为历史和艺术一样,全是心灵活动的产物和过程,因此心灵本身就是历史,在它的生存每一刻中都是历史的创造者,同时也是过去全部历史的结果。5这样,就精神产品而言,在克罗齐看来,历史之外已别无他物,文学艺术毫无疑问全都从属于历史。从以上的叙述可以看出,虽然每个历史哲学家对历史的理解上有很大的区别,但在用最广义历史范畴看待文学这一点上却是共同的。历史哲学的这一传统在20世纪西方现代哲学家那里也得到尊重和延续。令人惊异的是,20世纪西方现代哲学几乎要颠覆一切传统,但许多哲学派别甚至解构主义都很尊重文学艺术的历史属性,持一种广义的历史的文学观,这更值得深思。在德国现代美学家中,文化哲学家卡西尔(E.Canirer18741945)是深受历史哲学影响的,他对历史哲学推崇备至,又十分重视文学的历史属性。他写道历史哲学就这个术语的传统意义而言,是一种关于历史过程本身的思辩的和构造性理论。它试图规定历史知识(按,卡西尔已将诗歌包括在内)在人类文明的有机体中的地位。毫无疑问,没有历史学,我们就会在这个有机体的进展中失去一个必不可少的环节。6这是因为,在卡西尔看来,诗歌不是对自然的单纯摹仿历史不是对僵死事实或事件的叙述。历史学与诗歌乃是我们认识自我的一种研究方法,是建筑我们人类世界的一个必不可少的工具。7文学和历史著作之所以具有同样的认识价值,就是它们能够帮助人们在人的面具后面看见真实。同时,卡西尔还是对历史哲学极有研究的人,这从他对赫尔德的高度评价中可以看出在历史哲学的近代奠基者之中,赫尔德最清晰地洞察到了历史过程的这一面。他的著作不只是对过去的回忆,而是使过去复活起来。赫尔德并不是专门的历史学家,他没有留给我们大部头的历史著作,而且即使是他的哲学成就也是不能与黑格尔相比的。然而,他是新的历史真实观的拓荒者。没有他,就不可能有兰克或黑格尔的著作。因为赫尔德具有使过去复活,并使人的道德、宗教和文化生活的一切断篇残迹都能雄辩地说话的巨大个人能力。激发起歌德的热忱的正是赫尔德著作的这个特点。正如歌德在一封信中所说的,他在赫尔德的历史叙述中所发现的并不仅仅只是人类的表皮外壳。使他极度钦佩的乃是赫尔德的清扫法不仅仅只是从垃圾中淘出金子,而是使垃圾本身再生为活的作物。8在这种极富热情的评价里,我们发现历史哲学的开创者之所以伟大,第一是因为他们是一种新的历史真实观的拓荒者,这一点使文学脱离了消遣解闷、游戏娱乐的世俗之见,从而发现了文学艺术在人的生成过程中巨大的历史文化价值,深化了人们对文学历史属性的理解。第二,历史哲学的最重要贡献在于它为我们创立了一种最高层次的思维方法,即历史哲学的思维方法,其意义之重大是无法估量的。所以,不仅马克思主义看重这种方法,而且,某些西方现代哲学家也不敢小视它。例如,海德格尔(M.Heidgger18891976)作为一位存在主义哲学家,他几乎拒绝一切传统的逻辑和范畴,但是他却不反对文学的历史属性。他的文学观也带有历史哲学色彩。请看他关于文学艺术历史属性的几段论述(一)艺术是历史的,而作为历史的东西,它是真理在作品中的创造性保护。(二)艺术在本质上是历史的。这并不仅仅意味着艺术拥有一个表面上的历史,它随着许多其他事物在时间的进程中出现,并在这进程中发生变化或消逝,为历史提供如此这般变化着的方面。艺术是在为历史奠基的本质意义上的历史(按,此句孙周兴先生译为艺术是根本意义上的历史似更确切)。9(三)荷尔德林一直在思考的诗的本质,从最高的意义上看是历史的,因为它预示了历史的时代但作为历史的本质,它是唯一的本质性本质。10从这些观点可以看出,海德格尔的文学观也是历史主义的。而且,他还反复强调了他所说的历史是一种最高的意义上的、根本意义上的历史。它的唯一性说明,这种文学的历史本质观,正是历史哲学意义上的文学的历史本质观。更为有趣的是,在后现代解构主义哲学家中,什么既定的本质、中心、规律、真理都要解构的德理达(J.Derrida1930)却不否定文学的历史属性。他说,文学是最具历史性的了,一部乔伊斯的文本同时也是一部几乎无限的历史的浓缩,因此,它也还形成或浓缩历史。11可见,历史哲学意义上的文学的最广义的历史的本质,也是一种无法否认的文学属性。不然的话,它不会这样顽固地贯穿整个西方哲学史和文论史。在中国,当然没有这样线索分明的历史哲学史。但是,人们的思维并非对此毫无觉悟。清代学者中至少有两位学者悟出了这个道理第一位是章学诚(1738-1801),他有一个著名的观点六经皆史也。12但今人多不懂其意,其实他是在强调一种最广义的历史观,应当是历史哲学观,但中国当时没有这个观念。此外,他还在报孙渊如书中表述这一思想,其云盈天地之间,凡涉著作之林,皆是史学。第二位是梁启超(1873-1929),他在中国历史研究法中说中国古代,史外无学,凡举人类知识之记录,无不丛纳之于史。他的意思是说,只有一门学问,那就是历史。这种将所有的意识形式都视为史学的做法,前与章学诚相同,外与西方历史哲学的观点相似,又与马克思恩格斯观点相通,如果他不是借鉴西方的思想,而是出自对中国古代思想史的概括,那就更能证明,广义的历史哲学意义上的历史观,是一种人类的共识,是一种可以被中外学者都能接受的历史观和文学观。这在马克思主义历史观和文学观中也得到了充分的体现。13二、马克思主义文学观中历史范畴的二重性毫无疑问,马克思主义是最能吸纳和继承人类一切优秀思维成果,最能体现人类智慧的思想体系。这样两种历史范畴统辖下的文艺观,必然要在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反映出来,成为马克思主义科学性的一个证明。首先,让我们看一下恩格斯对巴尔扎克小说的评价。恩格斯在致玛哈克奈斯的信中写道巴尔扎克,我认为他是比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切左拉都要伟大得多的现实主义大师,他在人间喜剧里给我们提供了一部法国社会特别是巴黎上流社会的卓越的现实主义历史,他用编年史的方式几乎逐年地把上升的资产阶级在1816年至1848年这一时期对贵族社会日甚一日的冲击描写出来,这一贵族社会在1815年以后又重整旗鼓,尽力重新恢复旧日法国生活方式的标准。在这幅中心图画的四周,他汇集了法国社会的全部历史,我从这里,甚至在经济细节方面(如革命以后动产和不动产的重新分配)所学到的东西,也要比从当时所有职业的历史学家、经济学家和统计学家那里学到的全部东西还要多。14请看,恩格斯所说的巴尔扎克小说的历史属性,是一种现实主义历史。这是一个有限制词的历史范畴,是一个狭义的历史观念,是那种通过细节真实来表现的,真实到具有史料价值的狭义的文学历史本质观。这当然说明,恩格斯对狭义的文学历史本质观持赞赏和肯定的态度。但这并不能说恩格斯只喜欢、只主张这种文学观。从恩格斯的经历来看,他不会不知道现实主义文学之外,至少还有浪漫主义的存在,他这里谈论的历史概念,显然是不包括如何看待浪漫主义文学历史属性的历史范畴。也许正是为了区分的缘故,特将巴尔扎克小说所表现的历史属性限制于现实主义范畴之内。但是,恩格斯的这一思想却被前苏联和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国家误解了,这到下文再去讨论。其实,马克思和恩格斯还提出过一种更广义的历史的文学观。这是站在历史哲学的立场上,对全部文学艺术所做的整体性观照。首先让我们了解一下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历史哲学思想。他们在德意志意识形态(1846)中写道我们仅仅知道一门唯一的科学,即历史科学。历史可以从两方面来考察,可以把它划分为自然史和人类史。但这两方面是密切相联的只要有人存在,自然史和人类史就彼此相互制约。自然史,即所谓自然科学,我们这里不谈我们所需研究的是人类史,因为几乎整个意识形态不是曲解人类史,就是完全撇开人类史。意识形态本身只不过是人类史的一个方面。15在这里马恩将历史范畴视为对人类一切意识形式自然史和人类史的一元性概括。并指出,意识形态本身只不过是人类史的一个方面,那么文学艺术所处的位置和它的一元性历史属性也就不言而喻了。请看这里的历史范畴,是一个多么宏观、多么广义的范畴啊以致于它已经成为一个最高的、唯一的观念。为了强调这一点,马克思又说历史就是我们的一切,我们比任何一个哲学学派,甚至比黑格尔,都更重视历史。16这样,马克思主义科学本身也就成了历史科学的一部分,而全部属于历史了。所以,当马克思逝世之后,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里又强调了对于历史科学的损失。看来,这种历史观是马恩始终坚持的基本观点。这种历史观在马克思主义之外也是广有影响的,比如克罗齐在这一点上与马恩几乎是一致。他说历史不只是实在的一个特殊领域而是实在的全部。因此一切历史都是现代史导致了哲学与历史的完全等同。在人类的历史王国之上和之外,再没有任何其他的存在领域,也没有任何哲学思想的题材。17请看,这不正与马恩强调的历史范畴最高性和唯一性的特点相统一吗其实,历史哲学中的历史范畴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对具体的历史学科的超越。所以,马克思在写给俄国人H.K.米海洛夫斯基的信中说历史哲学理论的最大长处就在于它是超越历史的。18这里的历史,就是指在具体的历史学科被描述的历史,即那种狭义的历史。马克思的这种超越论说明,两种历史概念,其实并不在一个层次上,前者是对人类意识形式总体性质的一元性概括后者仅是对具体的历史学科研究对象的本质属性的表述。从前者观照文学艺术,就可以从总体上揭示其历史哲学意义上的一元性本质而后者仅能概括一部分文学艺术作品的本质。应该说,在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这种历史范畴二重性划分,本来是很分明的。例如,当恩格斯论述巴尔扎克小说的历史属性时,他特别以现实主义历史表述之,以示其狭义的历史性质当他论及文艺的批评原则,这种要面对整个文学艺术,涉及其一元性属性时,他用的是历史哲学意义上的历史范畴,常以最高的、非常高的字眼标明之。如若不信,现在让我们对恩格斯从事文学批评时,使用的广义的历史范畴的情况作一些分析。恩格斯第一次用广义的历史范畴从事文学批评是在1847年,那是针对歌德的。他在诗歌和散文中的德国社会主义一文中写道我们决不是从道德的、党派的观点来责备歌德,而只是从美学和历史的观点来责备他我们并不是用道德的、政治的或人的尺度来衡量他。19这以说是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第一次申述自己的批评原则,公开宣布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不是道德批评,不是政治批评,不是党派的批评,亦不是人性论的批评而是一种美学的和历史的批评。写到这里,有人会问你怎么会知道恩格斯这里使用的历史概念,一定是广义的呢其实原因很简单,只要追问一下这一批评原则的渊源,分析一下具体的评论对象就解决了。从这一批评原则产生的渊源上看,它并非是马克思恩格斯的首创,而是来自的对德国古典哲学和美学的继承。前文已经说明,黑格尔的文学的历史本质观是他的历史哲学观在文艺学中的延伸,是一种非常广义的历史范畴。由于黑格尔不满于法国18世纪官方文学的弄虚作假,特别对路易十四、十五时期的文学将官方的思想借古代人和外国人的口表现出来的做法深为反感。他写道只有现在才是新鲜的,其余的都已陈腐,并且日趋陈腐。我们在这里应该从历史和美学的观点对法国人提出一点批评,他们把希腊和罗马的英雄们以及中国人和秘鲁人都描绘成法国的王子和公主,把路易十四世和十五世时代的思想和情感转嫁给这些古代人和外国人。与此相反,一切材料,不管从哪个民族和哪个时代来的,只有在成为活的现实中的组成部分,能深入人心,能使我们感觉到和认识到真理时,才有艺术的真实性。20请注意,黑格尔是在论及浪漫艺术时提出了历史的和美学的批评原则,可见它与恩格斯所说的那个现实主义历史已不是同一范畴黑格尔在这里强调的是,不论你写什么和怎么写,都必须表现出民族的、时代的真实来,这样的历史尺度显然是一种广义的历史范畴。从黑格尔的思想体系和方法来看,也必然是从历史哲学意义上提出的历史批评原则。再从恩格斯批评的具体对象来说,也是如此。歌德虽然从理论倾向上看,是一个古典主义(即古典形式的写实型)者,但是,作家的理论倾向和创作倾向却常常不是一回事。就拿歌德来说,他在创作上却从来不是一个地道的写实主义者。他的少年维特之烦恼就明显带有感伤主义情调,他的代表作浮士德则基本上是浪漫主义(带有浓厚的象征情调)诗歌。乔治桑塔亚那(G.Santayana18631952)甚至说歌德是位浪漫主义诗人。他是一位诗体小说家,他是位体验的哲学家。21总之,不论怎么说,歌德的作品总不算是现实主义的。因此,对这样的文学作品进行评价,显然不能用像对巴尔扎克作品那样的现实主义历史尺度,而只能采用那种能够涵盖整个文学艺术的广义的历史范畴,而这一点,却是长期被理论界忽视了的。而且,如果恩格斯偶尔使用这一原则,犹可说也13年后,恩格斯再次使用并强调了这一原则。他在致斐拉萨尔(1859)的信中说您看,我是从美学观点和历史观点,以非常高的、即最高的标准来衡量您的作品的。这里重申了美学的观点与历史的观点相结合的批评原则,表明了马克思主义文艺批评观的一贯性,并非偶尔使用,并非是一个无根无底的随意性提法。同时,恩格斯在这里使用的非常高的、即最高的提法,则是一个标准历史哲学用语。也就是说,恩格斯是站在历史哲学立场上阐述这一原则,使用这一原则的。而且,对于拉萨尔席勒式的剧本济金根来说,也只有用不同于对巴尔扎克的评论方法才是恰当的。这是一个可以面对整个文学艺术的一元性批评原则。这里的历史范畴是一个能表述文艺一元性本质的广义的历史范畴。讨论至此,我们便发现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明明白白存在着二重历史范畴,分别表述着文学艺术的多元性本质中的一元和文艺的整体属性同时,在马克思主义范围之外,人们实际上也早已发现文艺历史本质观的双重存在但是,不论前者或后者,都没有引起人们应有的注意,而实际上这个问题又十分重要。三、揭开文学观中二重历史属性的理论意义经过讨论,我们发现了人类文学观中二重历史范畴的存在,在马克思主义文艺观中区分得更为清楚。但是人们对它的认识却始终糊里糊涂。先看当代西方人怎样看待这个问题。
编号:201312171219222618    大小:44.88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7
  【编辑】
2
关 键 词: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5次
docin上传于2013-12-17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行业资料   农林牧渔   精品文档   现当代文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