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日常生活政治化与农村妇女的公共参与.doc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日常生活政治化与农村妇女的公共参与.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日常生活政治化与农村妇女的公共参与国家与农民对于村干部选举和村庄的公共事务有着不同的目标和考虑,在此背后实际上是国家政治和村庄政治的区分。农民对村庄政治关注的直接结果是使农民的日常交往行动带有很强的工具理性色彩,从而使村庄政治与农民的日常生活交融,出现日常生活政治化的现象。而且,恰恰是因为村庄政治的存在,农村妇女才可以像男村民一样,通过日常交往去参与村庄的公共事务并得到村落社区的承认和肯定。我们可以从日常生活这样的视角去关注农村妇女的公共参与,从而发现村庄政治背景下农村妇女公共参与的特点,以深化认识农村妇女的公共参与。关键词国家政治村庄政治日常生活政治化公共参与作者杨善华,1947年生,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北京100871)柳莉,1975年生,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博士(北京100871)。这里所说的日常生活政治化是与村民的日常交往实践连在一起的。指被村民赋予理性主观目的的日常交往活动,它围绕着争夺村庄的权利与公共资源、争取中间势力、明确利益群体边界、损毁另一方利益而进行,并因此获得政治含义。此种活动具有普遍性与频繁性等特征。在这里,我们对农村妇女的公共参与给予比较宽泛的界定指农村妇女对村庄政治活动的参与和对村庄公共事务的参与。这种参与包括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国家所认可的参与范围另一部分则是村落社区所认可的参与范围。国家所认可的参与范围又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对国家大事的参与和关心依法参加村干部的直接选举,其中包括乡人大代表的选举、村民委员会委员的选举及村民小组长的选举等贯彻执行各级政府颁布的各项政令直接参与村庄事务的管理。这种参与还可以分为几种形式一种是进入权力体系参与管理(如村委会)一种是作为村民代表参与村务管理再有是根据村民委员会组织法,参加村庄召开的各种会议并发表自己对村务的意见或者是通过各种渠道表达自己对村务或政府政策的意见等。但在村落社区的实际生活中,农村妇女还参与了村庄政治。这种参与包括妇女为了维护和实现自家的物质利益和政治利益而参加村庄政治活动和公共事务,以及妇女对她们所认为的大事如祭祖、婚丧嫁娶等家族或家庭的重大事务的参与等等。一、背景关于国家政治与村庄政治①「感谢刘小京先生于2003年9月在北大召开的关于农村妇女政治参与的讨论会上,就我们课题组关于国家政治和村庄政治的区分所做的精彩发言。」的区分村民积极参与直接选举的原因,可能与村庄(包括村民小组)拥有的公共资源多少以及村民对自己能占有的份额的期望值有关。如果村民看到村里有数量众多的公共资源而且又有希望可以得到,即这种参与确实有给他们带来物质利益的可能,他们就会积极参与选举.这意味着村民对选举的参与是和利益的获得(至少是不损害其利益)直接相联系的。村民对选举的参与带有明显的理性色彩,而且,这种理性色彩还会体现在村民对参与选举的其他利益的比较考虑。比如参与选举必须要有的投入和对这种投入回报的预期的比较,投自己拥护的人的票与该人一旦当选后能给自己何种回报的比较,当选村干部后得到的好处和付出的代价与从事其他职业(比如打工)得到的好处和付出的代价的比较等。除此之外,也有政治利益的考虑,比如维护自己的家族或利益群体在村庄既定权力格局中的有利地位,扩大自己这一方(家族或利益群体)在村庄中的势力,通过选举进入村庄权力中心等。①「杨善华等农村村干部直选研究引发的若干理论问题,社会学研究2003年第6期。」显然,他们对选举的参与是因为他们希望选出能够代表和维护他们家庭和家族(利益群体)利益的村干部。如果对此再进一步加以引申,我们就可以看到,村民对村庄公共事务的关心和参与在很大程度上也出于这样的动机。显然,恰恰是因为这样的动机,村民眼中以及他们所关心的村庄的公共事务和国家所定义的村庄的公共事务并不是一个完全等同的概念。不管是何种村庄公共事务,它一旦与权力结合并通过行政手段加以施行,就成了村落社区政治的内容。在这样的政治当中,国家对作为一个基层政权组织的村庄的政治目标总与村民对这个基层政权组织的政治目标存在某种差异。国家考虑的是从农村获得资源实现积累的同时维持农村社区的稳定,巩固国家在农村的统治基础并保证国家在农村的各项任务的完成而农民关心的是自家利益的实现和维护,关心的是自家在村落社区中的地位上升和在婚丧嫁娶、盖房起屋这样的礼仪活动中的礼尚往来,因为这些日常往来意味着情感联系和人际关系网的建构,进而影响甚至会改变村庄已有的权力格局。因此,农民关心的事情往往不在国家的视野之内②。「柳莉日常生活视角下的农村妇女公共参与对宁夏Y市郊区巴村的个案研究,北京大学博士研究生学位论文,2003年,第34页。」在这种情况下,一些与村庄内部的利益、地位和目标紧密相连的地方性政治冲突很难由宏观的国家政治给出解释,虽然它们可能会使用国家政治的话语形式,但这显然是希望得到重视的武器和方法,并不意味着它针对或分享国家政治中的某种价值,或某种利益③。「张静基层政权乡村制度诸问题,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249页。」因此,村落社区政治中的国家政治与村庄政治是两个既相互区别又相互融合的范畴。对村民来说,村庄政治显然更贴近自己的生活,更与自己的利益相关,因而也更具有紧迫感和现实性。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认识与把握村庄政治1.村庄中的家族或利益集团对村庄权力和资源的争夺2.村庄中的家族或利益集团为维护或改变既定的权力格局而进行的斗争。还有一个与上述村庄政治的内容紧密关联的方面,即农民在日常生活中的迎来送往和婚丧嫁娶的礼尚往来中编织自己或家庭的关系网活动。这样的关系网构成了村庄政治得以展开的基础,它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哪些人能够在斗争中取胜,哪些人能够入主村庄的权力核心④。「柳莉日常生活视角下的农村妇女公共参与对宁夏Y市郊区巴村的个案研究,第35页。」这样认识和把握村庄政治的意义在于,发现村庄政治对村落社区日常生活的入侵、渗透和交融村庄中的家族或利益集团对村庄权力和资源的争夺以及他们为维护或改变村庄既定的权力格局的斗争,会将巩固已有的权力基础、争取中立群众和积蓄力量这样的工作与日常生活的交往结合在一起,使本来毫不起眼的日常生活中的人际交往被赋予明确的功利性的意义,染上浓重的目的工具理性色彩,并与村庄中各派力量之间的政治斗争连在一起。在这种情况下,村民在日常生活中的行动就变成考察村庄政治的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当然,由于村庄政治还存在着与国家政治融合与重叠的一面,所以,应该把普通人的日常生活看作是他们与国家相遇和互动的舞台①,「孙立平迈向对市场转型实践过程的分析,北京大学2002年社会理论高级研讨班论文,2002年。」这也是我们考察村民日常生活行动时必须注意的方面。这样一个分析视角可以为我们考察农村妇女的公共参与开辟新的领域。在以往的研究中,男村民总被看作是村庄的公共参与的主角,农村妇女则被认为对村庄公共事务参与缺乏自信,不积极,或者认为这种事情与她们无关,除了少数妇女干部是理所当然的积极分子之外,其余的大多数妇女,即使是最有兴趣参与村庄公共事务者,充其量也只能是在家里与丈夫讨论或者出谋划策,抛头露面在外活动则通常是村落的社区情理②「杨善华、沈崇麟城乡家庭市场经济与非农化背景下的变迁,浙江人民出版社,2000年,第243页。」所不赞成的。但是如果从村庄政治这一视角去看,我们就会发现只要事关家庭的利益和家庭(家族)在社区中的地位,农村妇女对村庄公共事务的参与其实是有很高的积极性并愿意付诸实践的。而村落的社区情理也并没有禁止妇女之间在日常生活中的交往,所以一旦村庄政治渗透到日常生活之中,妇女这样的行动完全可以为她们在村庄政治中想要达到的目的服务。因此,我们有必要重新审视和考察农村妇女在日常生活中的行动意义。当我们深入这样的农村妇女的日常生活时,可以明显看到她们的日常生活其实与男村民没有什么不同,即也被政治化了。二、群体边界的明晰与行动的理性化③「本文所使用的访谈资料来自北京大学社会学系农村妇女参政研究课题组2002年1月、2003年1月、2003年8月在Y市郊区巴村的实地调查,先后参与调查的有杨善华、程为敏、喻东、宋跃飞、王利平、柳莉、梁玉梅、田耕、张浩、张婧、俞弘强、孙飞宇及宁夏社会科学院的陈通明研究员与马丽娟等。这里使用的主要是在巴村7队的访谈资料。」多数农户对利益的期待和他们在这样的争夺村庄权力和资源的斗争中所有的切身利害的关系,使他们会程度不同地卷入进来,因而也会影响村庄原有的关系亲疏的格局。在巴村,这样的斗争建立了两种群体边界,一种是利益群体的边界,另一种是家族的边界。相对于家族边界来说,利益群体的边界是模糊的、暂时的,因为利益群体是因事而宜的,其边界会经常发生变化④「张静基层政权乡村制度诸问题,第247页。」家族边界则是清晰的、稳固的,这种家族边界既包括处于对立状态的孙石两个家族⑤「孙家是过去掌权的家族,石家则是由于他家老大在2001年夏天选上队长成为新掌权的家族。」的边界,也包括与两家利益相关的中间家族所形成的边界,这是因为在巴村,利益分配是以家庭或家族为单位的。而这样的边界一旦形成,就会影响边界内部以及边界内外村民之间的交往。我们注意到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巴村7队的住房格局以一条东西走向的马路为界,马路南边住的是孙姓、张姓、郭姓和其他杂姓的村民,马路的北边住的是石姓和另一些小姓村民。我们发现,马路就是一个自然的边界,石家妇女的来往圈子基本上是在路北,如果我们去访问,她们送出门至多也是到马路边为止,平时也极少看到石家妇女在这一中心地带活动。而孙家妇女都在路南买东西、打牌、聊天或串门都不会轻易跨过马路。孙老大家在街道正中位置开了一家商店,商店门口是村民开会的地点。孙老大家的边上是孙老二家,因此可以说这个村的中心地带是孙家的地盘。而石家居住的位置在村庄的边缘。路南和路北俨然分属不同家族的势力范围。假如我们将村民的日常生活作为关注的领域,对一个村落做深入的考察,我们就会发现村民之间关系的亲疏其实并不一定非得要通过事件才能认识和把握⑥。「关于通过事件发现村民之间关系亲疏的说法,请参见孙立平过程事件分析与当代中国国家农民关系的实践形态,清华社会学评论第1期,鹭江出版社,2000年。」如果村落中的家族边界因为利益的对立和冲突已经明晰,那么透过他们的日常交往圈子已经足可说明他们之间的关系。换言之,进入我们视线的交往圈子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村民经过理性考虑作出的选择。比如小黄,她是村民小张的妻子,小张所属的张家是队里最大的家族,我们2002年1月第一次访巴村时,发现小黄通常只是在自家或婆家走动,很少外出串门或去孙老大家开的商店。相隔一年后我们再访巴村时却经常看见小黄去孙家商店打麻将。我们第一次访巴村时曾访过小黄,她说她会(麻将),但不打。在农村社区,小商店通常是村民聚会的公共场所,但在巴村家族斗争的背景下,店主的身份自然会使孙老大家的小商店成为孙家人以及孙家的支持者们经常聚会的地点。我们曾亲眼目睹孙老大、孙老二以及几个男性村民在一起聊天,当时的情景看上去有点像开会。所以我们自然可以认为小黄进出孙家商店并在那里打牌的举动表明了现在她与孙家这边的关联。从访谈中我们得知,这背后实质是孙家和张家的利益关系的变化。孙家和张家虽有亲戚关系(孙老大家这一支祖上姓张,是因为孙家无后过继给孙家的,这件事村里都清楚),但他们似乎互相提防,比如,村上选妇女主任,小黄有文化可以干,但在村里当会计的孙老大就推荐了小胡,因为小胡丈夫侯家在队里是小姓,不用担心小胡当妇女主任,侯家的势力会膨胀。而2001年队长改选时,张家就选择了石老大,理由是石老大能干嘛.但事实上,张家与石老大并不怎么来往,用小黄的话来说,是跟他比较生一点,你问他问不来好话.选石老大的实际理由是因为石老大向他们许诺他当队长给每家盖一栋小楼,而孙老大则不能。但是等石老大当了队长,他做的一些事情在张家人看来则是损害了张家的利益。小黄在与我们谈话时就非常明确地表示了他们的不满。因此,现在他们又后悔当时的选择,想联合孙家把石老大再拉下台。这就是小黄到孙老大家商店打牌背后的潜台词。这种理性行动还表现在村队干部家属从维护村庄既有的权力格局出发,对自家丈夫行动所做的辩护和对对方的诋毁上。比如,石老大的妻子在接受我们访谈时说,前任队长贪污了钱,他女儿进一步说,原来那个队长,他比较腐败,比较懦弱,又无能,又腐败,整个队吧,很恨他,他花了一百多万块钱,就不知道怎么了,就没有了,什么也没有干.孙老三没有维护村民的利益,在村民看来是一种不符合社区情理的行为,但石家母女不仅将对孙老三这一行为的议论扩大至对他个人能力和人品的攻击,而且也将村民对孙老三的反感夸大为对他的仇恨(根据我们对其他人的访谈,其实村民对孙老三的不满并没有达到石家母女所描述的那种程度),这样做的目的就是想反衬石老大的正义和能干。他也是被农民推上去的,他也不是十分主动,而是村民整体呼吁换队长,(自己的意思)最多占到6分吧,没办法的办法,他就是嫌这个队长太腐败,太无能了,看不惯。他凭能力,口才好,有能力,胆子也大(石老大女儿语)。他妻子则说(石老大)是村民选的,社员要求选,不用先确定候选人名单,想选谁就选谁,选最有威信的。没有演讲,直接就选,社员交了张表,有六、七十户,要求改选队长。但据孙家反映,改选队长是石老大主动操作的,他以向乡里讨还占地赔偿征集村民集体签名,然后采用偷梁换柱的办法,将联名信的内容改为要求改选队长,使改选的行动变得有群众基础。接着,他向村民承诺只要他当队长,就将被乡里挪用的钱要回来,给每家盖一栋小楼,从而争取了中间群众的支持。这改选过程中的每一步都细致周密,说明这是经过了精心策划的,但这样的精心策划却被石家母女轻描淡写了,而在她们的讲述中,石老大俨然是一个受村民抬举而不得不站出来为村民主持正义并为大家谋利益的英雄,所以她们的目的非常清楚,就是要改变石老大原来给人的不良印象,这既是在美化石老大,也是在造舆论,让更多的人去支持石老大。透过她们的行动我们可以看到,坐稳队长这个位置已经不再是石老大个人的事,而是与石老大整个家庭的利益以及石家家族的利益息息相关,因此,它变成了家庭经营中的核心事务。石老大女儿也成了她父亲的得力与可靠的助手。据她自己说(我)每次(社员会)都参加,我每次都看着。我关心,观察着,我去看看有谁骂俺爸的。石老大盖小楼时,她也去给父亲帮忙,帮爸爸收土,从城里拉来土(垫地基),一车60块钱,我只管发牌子,兑钱。对石老大女儿来说,她做这种事情完全是自觉的,她非常清楚盖好小楼与巩固她父亲队长权力之间的关系。除此之外,她还积极参与队里事务的管理,帮她父亲出主意。正是由于她们这样的参与,家事与队里的事就被搅在一起了,她们的家庭生活显然也被政治化了。三、妇女对参与选举和选举结果的解释村干部选举是村庄中的一个重大事件。但是村庄选举只构成了农民生活中的一个事件,农民参与选举的态度和行动还与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对自己与国家、
编号:201312152343369647    大小:30.63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5
  【编辑】
2
关 键 词:
专业文献 法律法学 精品文档 政治其它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8次
21ask上传于2013-12-15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专业文献   法律法学   精品文档   政治其它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