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民主的暴政——后革命时代西方民主文化的另类考察.doc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民主的暴政——后革命时代西方民主文化的另类考察.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民主的暴政后革命时代西方民主文化的另类考察提要资产阶级革命以后,西方世界普遍倾向保守,人们对民主进行了重要的批判。民主理论批评者认为,作为民主主体的普通公民不适合解决政治事务,容易导致主体失败而民主程序中的多数原则容易形成多数的暴政,导致民主程序失败。对民主的批评有利于克服民主政治的弊端,形成健康的民主文化。关键词多数暴政民主失败民主文化人们容易从民主的角度来理解西方的政治发展史,尤其是政治现代化的历史,得出西方民主政治的一般结论。然而,笼统地说西方国家不民主,或是牵强说它民主都只是雾里看花的判断。在接受民主的过程中,西方思想界对民主进行深刻而广泛的批判,这构成了西方民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本文以资产阶级革命以后到20世纪中叶这一时间段为背景,对西方后革命时代批判民主的理论做简单的梳理,以求对西方民主文化形成比较全面的认识。一、对民主革命的反动当封建王权和宗教神权的合法性岌岌可危时,人们再一次将理性的目光投向了民主,民主被绣在了资产阶级革命的大旗上。然而,即使在资产阶级革命期间,人们对民主的认识亦是含混不清的革命完成后,民主几乎成了革命期间所有失败的替罪羊。民主这一概念长久以来名声不佳,与暴政、混乱等词联系在一起。正像法国学者迈耶指出的那样,即使在法国革命前夕,民主一词的涵义仍模糊不清,此后它又与雅各宾专政,恐怖以及无休止的法国军事侵略联系在一起在美国,民主的情况更坏,十八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美国为数不多的几个民主社团解散了,它们因为对法国的支持,因为华盛顿总统指控它们为威士忌酒叛乱的帮凶而声名狼藉。此后,民主一词就从美国用语中消失了,这一直持续到十九世纪二十年代杰克逊党人建立起民主党。即使是在革命期间,人们对民主亦多有批评,这在美国的制宪者那里尤其常见。在亚当斯看来,民主的意义恰好等于一个没有政府的人民国家,而且是在制定宪法之前的国家。他甚至断言,每一次民主实验都以马背上的人结束,民主必然以专制主义告终,民主从来没有、也不可能像贵族政治或君主立宪制那样令人向往,但只要它存在,就比二者都残酷。记住,民主永远不会长久。它很快就会枯萎、衰竭、谋害自身。不自杀的民主是没有的。事实上,就连民主主义者卢梭对民主的理想亦感到失望,他指出就民主制这个名词的严格意义而言,真正的民主制从来就不曾有过,而且永远也不会有。多数人统治而少数人被统治,那是违反自然的秩序的。我们不能想象人民无休止地开大会来讨论公共事务并且我们也很容易看出,人民若是因此而建立起来各种机构,就不会不引起行政形式的改变。革命以后,西方世界出现了普遍的民主的反动美国革命很快从独立宣言的立场上退了下来,以所谓民主的方式给民主带上了枷锁法国大革命的民主甚至被视为欧洲的耻辱,成为欧洲现代政治文明成长过程中一块刺目的伤疤法治优位的美国革命成了一场反民主的革命而民主优位的法国革命却在革命失败后为批判民主提供了素材。革命之后的西方社会全面地走向保守在英美世界,作为民主核心原则的多数决定一直作为一种政治的和哲学的担心而存在在欧洲大陆,滑铁卢战役之后,民主仿佛成为仅存于世界边缘或几个城邦国中的残缺的共和国的奢侈品。19世纪中叶至20世纪初,西方各国纷纷实行普选制,从而形成了所谓的大众民主,将第一次民主化长波推向高潮。然而,随着普选制的实行,民主的弊端亦逐渐暴露出来,这引起了人们的种种担心。西班牙政治思想家奥尔特加称大众民主是一场野蛮人的垂直入侵米歇尔斯则坚持认为,民主流于空想,这一空想始终困扰着科学前进的步伐,并将大众引入歧途。民主思想家熊彼特亦表达了同样的一种担心。在他的理论当中,人们能够看到现代西方民主的种种弊端和特征政党之间争夺政治权力的斗争公共官僚的重要作用政治领袖的作用现代政治如何运用大量广告技术选民如何受到大量信息、书面材料和消息的持续影响以及尽管有大量的材料,但是许多选民如何对于当前的政治问题仍然信息不灵,明显把握不住。从现实主义角度出发,民主制度显然只是某种形式的乌托邦。帕雷托对于民主政治表现出彻底的怀疑。在他眼里,所谓的民主、社会主义、人道主义都是欺骗、妄想,是为了达到贪污、政党包办等目的而设置的骗人把戏。米歇尔斯不相信民主会成功。在他看来,寡头统治是一个不可打破的铁律,民主制度根本不会得到实行。随着民主制度的发展,在社会等级中划分的均衡化的民主化在官僚国家中已经成为事实。正像韦伯看到的那样,人们只能做出的选择是或者是官僚体制的极权国家议会是假象,公民没有权利和自由或者是成为这个国家的主人。在资产阶级革命后到20世纪中叶的这段时间里,革命话语与学说普遍地受到冷落,要么就是被修改得面目全非。许多鼓吹自由和平等的学说在18世纪提出来,在19世纪得到完善和应用,而在20世纪则变得可有可无,并且被大量修改。就民主来看,革命后的西方对革命进行了全面的反思,它使得人们对民主的批判全面而深入。在民主的批评者那里,民主失败是全方位的,它是主体失败、程序失败和结果失败的综合体民主的主体既无知,又盲动,常常表现出非理性的一面民主的过程充满了讨价还价的肮脏交易,成为政客的舞台民主的结果更意味着多数派对少数派的无情压制,制造了多数的暴政尽管有孔多塞等人对民主程序失败进行过重要的研究,但相比来看,对民主主体失败和结果失败的研究成为后革命时代民主理论研究的核心主题。在代议制政府一书中,密尔明确地指出民主制存在的这两种危险倾向代议制民主容易产生的危险有两种代议团体以及控制该团体的民意在智力上偏低的危险由同一阶级的人构成多数实行阶级立法的危险。我们现在必须进一步考虑的是,在实际上不妨碍民主政体所特有的好处的情况下,如何组织民主制,俾能在人类设计可能到达到的最大程度上除去这两大害处,或至少加以减轻。密尔的审视是带有总结性的。选民的素质和民主政体中可能存在的多数暴政倾向成为人们对民主进行批判的两个重要主题。本文将对此做一简单审视。二、民主的暴政人们可能会从各种角度出发规定民主,然而,就民主的基本含义来看,多数决定的原则是不可动摇的没有多数原则,就没有民主。显得有些悖谬的是,无论民主的权力如何通过多数人的同意获得合法性,但是,情况可能正如布赖斯指出的那样,就是最热心的民治论者也不敢说多数总是不错的而且,它还是存在着一些看起来严重的缺陷,即武断,严厉而具有破坏性。对民主多数原则的反思和置疑构成了资产阶级革命以后保守主义政治思想的源头活水。结合法国大革命的教训,保守主义政治思潮的创始人爱德蒙柏克认为,在一个民主政体中,暴政的出现是必然的,它是共同体内部多数与少数冲突的一个必然结果。柏克进而不承认绝对的民主制,认为绝对的民主制像绝对的君主制一样,都不能算作是政府的合法形式。多数人参与的专制不过是扩大了的专制,它使得那些在大众之下受到伤害的人被剥夺了政治社会中的说话的权利,成为人民的公敌,他们似乎是被人类所遗弃,在他们整个物种的共谋之下被压垮了。他明确指出我能肯定的是每当一个民主制的政体出现像它所往往必定要出现的分歧时,公民中的多数便能够对少数施加最残酷的压迫这种对少数人的压迫会扩大到远为更多的人的身上,而且几乎会比我们所能畏惧的单一的王权统治更加残暴得多。在这样一种群众的迫害之下,每个受害者就处于一种比在其他任何的迫害下更为可悲的境地。人们看到,这种暴政在法国大革命期间尤其激烈地凸显出来,民主实现的是政治平等和政治自由,对于个人自由、个人权利,民主可能会以多数侵犯少数,伤害个人权利。多数暴政在法国的政治思想家那里有切肤之痛。托克维尔与基佐都曾深受法国大革命之害,贡斯当则以一生来不断反思法国大革命。贡斯当认为,法国大革命的罪恶就在于过分地追求政治自由,而使政治自由淹没了个人自由。在那场旷日持久且充满风暴的革命中,不少怀着良好意愿的人们由于未能分清古代人的自由和现代人的自由而引发了无限的罪恶。贡斯当将民主批判指向了人民主权,他认为,对人民主权的抽象承认丝毫不会提高给予个人的自由的价值。他指出主权只是一个有限的和相对的存在。这是独立与个人存在的起点,是主权管辖权的终点。社会跨过这一界限,它就会像手握屠刀的暴君这是他惟一的称号一样罪恶。如果说贡斯当主要通过对法国大革命的回顾来批判民主的话,那么,托克维尔则有机会参考美国的经验。在美国,托克维尔看到,法国人民追求的民主与平等的理想已经成为政治现实。他歌颂这事所必致,天意使然的大趋势,但更表达了他的担心当一个人或一个党在美国受到不公正的待遇时,你想他或它能向谁去诉苦呢向舆论吗但舆论是多数制造的。向立法机构吗但立法机构代表多数,并盲目服从多数。向行政当局吗但行政首长是由多数选任的,是多数的百依百顺工具。向公安机关吗但警察不外是多数掌握的军队。向陪审团吗但陪审团就是拥有宣判权的多数,而且在某些州,连法官都是由多数选派的。因此,不管你所告发的事情如何不正义和荒唐,你还得照样服从。因此,托克维尔坦言我最挑剔于美国所建立的民主政府的,并不象大多数欧洲人所指责的那样在于它软弱无力,而是恰恰相反,在于它拥有不可抗拒的力量。我最担心于美国的,并不在于它推行极端的民主,而在于它反对暴政的措施太少。法国大革命的影响是巨大的,历史过去了,然而人们并没有忘记批判法国大革命。勒庞用集体的暴政称呼法国大革命一个世纪的暴乱和革命后发生的巨大变化个人的暴政为集体的暴政所取代,前者是弱小的,因而是容易推翻的而后者是强大的,难以摧毁的。对多数暴政的反思是没有国界的,它构成了后革命时代政治思想的基本主题。意大利政治思想家拉吉罗将民主与专制相提并论,他相信,民主并不能防止巨大权力集中于往往是虚构多数的手中,而这正是真正的暴君统治。在美国政治思想家库柏看来,如果说人民的实质是控制权威的话,那么,权威必须通过一种已建立的程序来实现,民主政治中多数必须统治的教条应该受到限制。如果一个国家中的多数进行无限制的统治的话,不公与压迫可能会随之而来,正像我们在一个人统治之下一样。与柏克所见略同的是,库柏亦认为,一旦这种压迫发生,它常常是最坏的。不仅如此,对多数暴政的反思亦超出了保守主义的范畴,成为自由主义者的思想主题。在自由主义者看来,多数暴政不但在大众革命心理的刺激下以加速度运行而显得更加猛烈,而且,它还会不断地扩张而超出公共生活的边界,侵入私人保留的空间,甚至是内心世界,制约个性的形成,塑造一个同质化的、毫无生气的世界。密尔以所谓的社会的暴政来指称这种多数暴政,他指出这种社会暴虐比许多种类的政治压迫还可怕,因为它虽不常以极端性的刑罚为后盾,却使人们有更少的逃避方法,这是由于它透入生活细节更深得多,由于它奴役到灵魂本身。对多数暴政的恐惧主要来自人们对私人财产的忧虑。资产阶级革命期间,人们就曾对民主可能危害到财产安全进行过大量的论证。在联邦党人文集第十篇中,麦迪逊指出,纯粹的民主政体不能制止派别斗争的危害,这种民主政体成了动乱和争论的图景,同个人安全或财产权是不相容的,往往由于暴亡而夭折。在他看来,要依靠民主,但亦必须寻求另外的补救办法来防止这种情况的发生。随着资本主义的不断发展,人们越来越关注私人财产的安全。在政治领域中,普选权的实施使得大量的普通公民进入了政治领域,这更让以往单独把持国家权力的富人阶层忧心仲仲。正像拉斯基指出的那样,19世纪早期对于民主的恐惧主要是害怕它的扩展将会摧毁有产阶级的安全。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麦考莱Macaulay在下院呼吁警惕普选制带来的后果而白哲特Bagehot、梅因爵士SirHenryMaine更是将民主对财产可能造成的影响作为讨论民主的中心议题。当戴雪预言集体主义来临时,富人再也不能像亚当斯密说的那样能够在自家的床上睡个好觉了。保守主义也好,自由主义也好,他们对所谓的多数暴政的抨击在很大程度上出自保护私有财产权的愿望。政治事务越来越专业化,许多生命攸关的重要决定不具有公众可能以低廉代价在空闲时候加以实验的性质。不但如此,在那些只涉及到少数人利益的问题上,让全国来决定仅
编号:201312152348529759    大小:25.10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5
  【编辑】
2
关 键 词:
专业文献 法律法学 精品文档 政治其它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9次
21ask上传于2013-12-15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专业文献   法律法学   精品文档   政治其它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