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西方文化论文-敲响西方文论的警钟——当前法国文坛上发生的一场激烈讨论.doc西方文化论文-敲响西方文论的警钟——当前法国文坛上发生的一场激烈讨论.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页面加载中... ... 广告 0 秒后退出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西方文化论文敲响西方文论的警钟当前法国文坛上发生的一场激烈讨论文坛警示的缘起今岁法国弗拉玛里翁出版社特别推出的语言学家茨维坦托多洛夫(TzvetanTodorov)教授的新著文学的危殆(Lalittératureenpéril),被称为西方新批评阵营内的起义。托多洛夫从法国文坛现时情势出发,几乎全盘否定了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法国兴起的西方新文论在文学创作、文学研究和文学教育等领域的实践,给其贴上了形式主义、虚无主义和唯我主义的三段式标签,称此文论将生动繁漫的文学研究缩微成纯粹的概念探讨和技术性求索,偏离了文学宗旨,给法国带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人祸。夫唱妇随,托氏之妻南茜哈斯顿(NancyHuston)曾以小说断裂线(Lignesdefaille)获去年法国女性文学奖,今夏在接受世界报教育周刊采访时,积极唱和夫婿的论断,坦言现代法国文学脱离生活,患了精神分裂症,是对文学天职的背叛。她特别强调,纯技术性的文学批评形成偏航,而这一偏离与当代法国小说的相对贫瘠不无关联。法兰西文学院院士、从拉伯雷到保罗梵乐希一书作者马克弗玛罗里(MarcFumaroli)继之揭竿而起。在接受新观察家杂志采访时,他用更激烈的言辞指责新批评在法国文学教育领域故弄玄虚,酿出苦果。他指摘一帮自称注重科学性的语言学、结构主义和符号学的追随者们占据国家教育决策机构,为患公民教育,导致三代人的民族惨况。且看,所谓具有超验性的语言学善于炮制莫名其妙的术语,在学校将优秀的文学诗文欣赏变成戒条式沉闷乏味的概念游戏,使学生兴趣索然,更失去了滋养思维、陶冶性情,抵御消费社会传媒种种弊病的重要职能。弗氏甚至嘲笑说,现行的文论研究枯燥得如同洗衣妇的账目。同时,这位院士把矛头指向阿兰罗伯格里耶等人借以出名的新小说,申斥彼类形式主义的作品蓄意抹杀小说故事情节和人物感情,陷入写作者的自我膨胀,全失文学创作中启智度众的人文主义飞升。谈及这种偏离的原因时,茨维坦托多洛夫毫不犹豫地将之归咎于结构主义,认为正是这种形式主义的专制造成当今法国文学极度缺乏活力,乃至在死胡同里徘徊。同弗玛罗里院士一样,他也抱怨前卫的年轻作家无视文学与世情的关系,放弃在叙事中描写人生的传统,将文学创作贬低为简单的文字游戏。这里,他主要指新小说派作家,更牵扯到伴随新小说、新戏剧和电影新浪潮存在的新批评。令人吃惊的是,茨维坦托多洛夫先生曾经是一位新批评家,特别是结构主义的积极鼓吹者。曾几何时,他自相违背,突然开始回首反思。托多洛夫的心路历程托多洛夫原籍保加利亚,1939年生于书香门第,四五岁时就能阅读格林童话安徒生童话一千零一夜,乃至少年版的悲惨世界雾都孤儿塔拉斯贡的达尔达兰和一些苏联小说。上中学后,他又接触了托尔斯泰、契诃夫、果戈里、巴尔扎克、莫泊桑和卡夫卡等人的作品。幼小年纪的托多洛夫感到自己生活在一个充满谎言的樊笼中,他渴求自由天地里的真实生活。进入索菲亚大学后,校园内意识形态的禁忌使他更受压抑,感到只有文学可以避开主流言语,不自觉地渐渐滑向对作品所含意义的弃置。他觉得一切都是先入为主的判断,惟有形式主义的探索才是自由的。于是,他在历史决定论的影响下勤力朝着文学形式理论家的方向发展。1963年,他去国到巴黎定居,学文早成,自然而然地对结构主义和符号学产生浓厚兴趣,进一步研究起文体结构和叙事样态。他集次翻译了1920年俄国形式主义流派的文献,同时又结识了修辞学家钱拉热奈特(GérardGenette),俩人大论是弘,一道为缔造结构主义批评的深层理论效力。自兹,他加入罗兰巴特(RolandBarthes)等人的新批评行列,名声鹊起,俨然成了一位权威,势倾文坛殿堂。如今,凡研究此术者言必称托氏。托氏著作等身,先后发表了结构主义诗论散文诗学恶名与善诱批评之批评世界的新紊乱欧洲人的思考等三十余部学术专著,为文学修辞考究和结构主义批评参照要籍。其语言科学百科辞典更为人文学科研究者所必备,影响至今不衰。早在1968年,托多洛夫就在诗论中搬出20世纪初俄罗斯文论的形式主义派及莫斯科语言学社创始人罗曼雅各布森倚重技术术语,对诗歌进行语言学研究,探求其固有价值的一整套理论,为新批评运动造势,拓展疆界。曾同托氏合作的亨利麦绍尼柯当时批评他将诗歌研究局限于对一个作品进行重言式描述,认为那忽略了形式与涵义的统一,显得荒诞不经。麦绍尼柯确信文学与生活密不可分,倡言文学分析要突出创作生命力,消除形式主义。亚里士多德诗论研究专家彼埃尔奥本克也说不能让诗歌的能动性萎缩成抽象的概念。然而,托多洛夫居守继续求新的前卫,他在幻想文学绪言里声称一定要道出作品没有说到的境外之幽,跟罗兰巴特所谓希求的不再是作品本身,而是它的话语如出一辙。他给危险关系一书写的导读重点在突出体裁、言语和解析等文学范围里的结构概念,而不涉略作者思想在作品里的反映就是这种理论实践的典型。上个世纪60年代,这种新形式主义在法国形成,托多洛夫可谓为之立下汗马功劳。在回忆新形式主义文论形成的初期时,托氏难以忘情地慨叹显然,当时结构主义和符号学是十分诱人的。否则,它们不可能使整整一代人着迷。倘若说那样可以使人对社会和作品另开眼界,其惹人注目的辞体难免屏蔽文学的对象。接着,他又说结构主义在学校里的传承导致方法嬗变成了目的。原本用于更好理解文本和社会现实的工具,转而成为一种终极目标,这并不符合我本人的求索。我自己在演化,现今对智性体验与生活的隔绝产生质疑。因为,透过形式结构,文学让我感兴趣的,依旧是人类的境遇。听其言,似乎老迈的托氏已感觉出自身的不甚协调了。应该承认文学是思想托多洛夫断言,现代文学正受到形式主义、虚无主义和唯我主义的严重威胁,从中学到高等学府的文学教学已深陷纯技术性的危险泥淖,不得自拔。其警世箴言正通过媒体,特别是由法国新当选总统尼古拉萨科奇提议而设立的人文科学教育思考委员会散播开来。在接受世界报教育周刊杂志采访时,托多洛夫回答应该承认文学是思想。正因为如此,我们还在继续阅读古典作家的书,通过他们讲述的故事看到生存要旨。当代文学,尤其是法国文学,却常常显示这种思想与我们的世界业已中断了联系。当务之急,是要言明文学不是一个世外异域,而属于我们共同的人类社会。托多洛夫接着申明,他并非要谴责文学上的形式、虚无和唯我倾向,而是对这类理论统治社会的现象不敢苟同。所以,他写了文学的危殆,声言21世纪伊始,为数众多的作者都在表现文学的形式主义观念他们的书中展示一种自满的境遇,与外部世界无甚联系。这样,人们很容易陷进虚无主义琐碎地描述那些个人微不足道的情绪和毫无意思的性欲体验,让文学萎缩到了荒唐的地步。托多洛夫还说第三种倾向是唯我独尊,原本始于惟有自己存在的哲学假设。最新的现象为自体杜撰,意指作者不受任何拘牵,只顾表现自己的情绪,在随意叙事中自我陶醉。作者的结论是从20世纪到21世纪初,形式主义、虚无主义和唯我主义在法国形成了占统治地位的意识形态,从而导致一场空前的文学危机。南茜哈斯顿属而和之,颇有感触地肯定现代文学有自恋癖。她着重指出这种精神分裂症在我们中间蔓延开来,造成一种分化局面。一方面,舆论把虚无主义文学吹捧上天另一方面,庶民的生活意愿则遭冷落我感到,这是放弃,几乎背叛了文学的圣约。她列举了伯恩哈特、耶利内克、昂戈(ChiristineAngot)、乌埃尔贝克(MichelHouellebecq)和昆德拉等当今走红的欧洲作家,表示无法赞同他们的创作倾向。因为,对他们来说,惟一可能的认同,是读者应赞同作家傲慢地否定一切,再加上对文学体裁和文体神圣意念的超值估价,读者惟一合乎时宜的应和,就是赏识作家的风格和清醒的绝望,而后者则过细地肆意描绘,从而唾弃眼下这个不公平的世界。针对这种现象,南茜哈斯顿写了绝望向导(Professeursdedésespoir)一书,指斥虚无主义派作家,面对着一些绝望向导,一些狂妄自大,而又绝顶孤僻之辈,一些憎恨儿童和生育,认为爱情愚蠢之至的人,怎么还能来构思一种大体还过得去的日常生活呢最后,托多洛夫道出了他们夫妇的心声这种虚无主义的思潮,不过是对世界前景极端的偏见。文学滋润是文学教育的核心因素文学研究中形式主义泛滥,法国教育系统也深受其害。短短十几年内,中学里选择文学方向的学生,从原先的33骤降到10。1994年至2004年期间,托多洛夫曾在法国国家教育规划委员会担任要职,如今不得不承认自己应该对这种糟糕局面承担责任。他悔恨说对于把符号学引进中学教育一事,我所参与的运动自然得负一部分责任教师们因之感到失望和幻灭。因为,他们原是出于对文学的热爱任教的,本不该来贯彻这一位或那一位文论家的抽象概念。照托多洛夫看来,学校文学教育的恶果是形式主义文学批评之过。他揭示,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起,教学就堕入无视文学本身,而专门咬文嚼字的深渊。工具和方法取代了文学对象,表面形式掩盖了实质内容。譬如,学生在读波德莱尔的诗作时,必须弄清楚修辞学换喻与提喻的区别,对恶之华的美学内涵却无动于衷。学校的目标不单纯是传授知识,更重要的是培养人的精神,让人真正学会处世。在这方面,文学滋润是教育的核心因素,决不能将研究方法当成终极目的,那悖逆文学天职,现在该恢复文学教程的原本要旨了。南茜哈斯顿坚信文学触及事物的本质,深入人的灵魂深处。她也曾对罗兰巴特的暗码结构解密法着迷,并紧随其后。但如今大觉,顿悟彼翁的雕虫之术空洞贫乏,只注重历史结构分析戒条的内限,远不及认真研究索福克勒斯、埃斯库罗斯和欧里庇得斯的悲剧那么触动人心。她特别批评基本粒子平台和可能岛的作者米歇尔乌埃尔贝克,指责此君的作品里已无具有个性的人类,只剩下一群失去灵魂的乌合之众,这当然无益于让年轻学生睁眼看世界,体验他们自身的生活。凡此种种,作家应当警戒不怠。至于马克弗玛罗里院士,他受命主持人文主义文化最低限度教育大纲思考委员会,志在激扬文教,所持观点同托多洛夫和南茜哈斯顿略同,也为法国学校的教学状况担忧。他说我怕很少中学生能有机会接触到尼采,或者托尔斯泰的作品现有的教学大纲繁琐得令人窒息,充斥着教师培训学院炮制的术语经典诗文名著都被所谓的超验科学弄得全失其物象意趣,乏味不堪我们的任务是恢复简洁明晰的教学,同时又不忽视学生判断能力的培养。显然,弗玛罗里攻击的也是新形式主义文论家,讥讽他们起先发了寻章摘句的文饰狂,今天突然跳起脱衣舞,转身溜之大吉。这里,托多洛夫不幸被言中。历史无情,今朝被现实否定的,恰恰是昔日的积极影响。现今的法国文学何时有回天之力像一块投入池塘的砾石,托多洛夫新著文学的危殆溅起了水花。新观察家方位玛丽亚娜影视综艺世界报教育周刊十字架报和法广文化台等媒体纷纷报道和发表评论,展开了一场关于法国文学现状的讨论,涉及到整个西方的新文论,尤其是文学批评与研究。玛丽亚娜杂志用全盘否定一词来突出托多洛夫对当代法国小说的总评价。新观察家则体认法国的知识与价值传承出现危机,文学受到狭隘观念的压抑,偏离宗旨,需要深究根源。世界报教育周刊尊信托多洛夫的分析,称他和南茜哈斯顿敢于挺身而出,努力捍卫法国文学,而它正受到形式主义、虚无主义和唯我独尊论及危险的纯技术性教育大范围的统治和严重威胁后者无异于美人鱼妖媚的歌声,海上水手理当竭力抗拒。在文学质疑一文里,女评论家安娜苏菲谈到一些人对文学的危殆的非难,认为不应压制一位前结构主义者的反思。因为,他醒悟到自己引进教育界的解构方法会毁掉学校的教育。她指出托多洛夫切中了法国当代文学的要害坦率揭露了文学创作中普遍存在虚无主义和恋己癖。她追忆了朱利安格拉克在1950年发表的文章胃口文学,说作者摈弃萨特和德波伏娃夫妇的存在主义,实际上是对社会上盲从哲人倾向的否定现今托多洛夫抵制一种文学逆流,完全是从全局观出发的。她吁请作家切忌以天主自居,勿再自我欣赏,彻底摆脱形式和虚无主义的束缚。另一位文学评论家莫奈尔也通过电台发表看法,体味托多洛夫关于法国当代小说蜕化、缩水和平庸的高论。他确认,近年来法国文学界奉行纳蕤思主义,热衷于系统的自体杜撰,法国小说遭难,变得语言封闭,空无思想,惟余绝对的自我满足,实让人难以承受。他认定法国小说当今处于志乱神迷的萧条滞境,依旧不见后来者能使之复苏。实际上,目前六角国国内追捧的作家,在其疆界外均引不起什么反响,甚至备受冷落。核心问题在于,他们确实无话可说。最典型的例子,是2005年龚古尔文学奖竟然颁给了弗朗索瓦沃耶冈(FranchoisWeyergans)的拜母三日。而其作者只不过是借小说形式填充自身想像力的缺失和虚空。像乔纳森利特尔那样求助于折射写实主义,实际上也无济于事。法国文学正被一帮先锋头目窒息,复兴尚待时日。既然如此,又有何理由拒绝反思,不来分担托多洛夫的忧心呢莫奈尔的结论是总体上说,现今的法国文学,尤其是小说创作,如同止水不知靠谁,又到何时才能有回天之力。反对派当代文学如原上草,岁岁枯荣然而,评论界对托氏言行所执各殊。有一批乐观派,尤其是靠新文论在学术上发迹的显要们,害怕失去自己成业的既得地位,故切齿对文学的危殆一书作者群起而攻之。他们不厌其烦地引用罗兰巴特和马尔泰罗贝尔的经典,反驳托多洛夫对新批评的诋毁,称其给法国当代文学抹黑。女记者纳塔丽柯罗姆在法国教育部为教师和相关人员规定的必读刊物影视综艺上发表文章,反击托多洛夫的起义。柯罗姆一口咬定法国小说处于极佳状态,不存在任何问题,而且还会锦上添花。她援引埃德蒙龚古尔关于小说已经衰颓殆尽、无语再发的名言来反证新文论出台的现实根据,为当前法国文坛的衰惫辩解。岂知,埃德蒙龚古尔的话是有历史背景的。而且,正是龚古尔兄弟在左拉之前提出了自然主义的系统文学理论,革新了19世纪后半叶的法兰西文坛。柯罗姆女士搬出埃龚古尔来掩护己说,似已遗忘了法国文学史。更有甚者,雅克彼埃尔阿迈特在新观察家杂志上撰文,狠批文学的危殆一书诞谩,称作者是惟言可非之事以为说,对法国当代文学的武断否定无所凭依,也根本不符合事实。依他看,从蒙田到莱奥托和弗朗索瓦努里西埃的自传文学谱系是不可弃绝的。当代文学虽遭受达达流派和超现实主义的重创,让超市商品化,任捉刀人败坏和被令人难以置信的电视台糟蹋,但小车不倒只管推,依然满载前行,甚至在魔法的庇佑下十分强健,似原上草一般,岁岁枯荣,涌现出塞利纳、格拉克、勒克莱西奥、尼娜布拉维和奥利维埃罗兰等一大批卓有成就的作家,与托氏描绘的赤贫文艺图景甚不相符。阿迈特尤其不能容忍托多洛夫对克丽斯蒂娜昂戈的自体杜撰、乌埃尔贝克的苍白宇宙观和午夜出版社一群新小说家空白写作的影射严责,贬其为博学的鼓噪、结清商的陋姿和殡仪馆装殓作态。如此妙喻可谓严厉尖刻之至矣
编号:201312172043262034    大小:20.38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7
  【编辑】
2
关 键 词:
生活休闲 网络生活 精品文档 西方文化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4次
zhaozilong上传于2013-12-17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生活休闲   网络生活   精品文档   西方文化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