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注册 | 登录 | 微信快捷登录 支付宝快捷登录 QQ登录 微博登录 | 帮助中心 人人文库renrendoc.com美如初恋!
站内搜索 百度文库

热门搜索: 直缝焊接机 矿井提升机 循环球式转向器图纸 机器人手爪发展史 管道机器人dwg 动平衡试验台设计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后冷战时期中俄关系的现状与前景 .doc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后冷战时期中俄关系的现状与前景 .doc -- 2 元

宽屏显示 收藏 分享

页面加载中... ... 广告 0 秒后退出

资源预览需要最新版本的Flash Player支持。
您尚未安装或版本过低,建议您

政治其它相关论文后冷战时期中俄关系的现状与前景当今世界正处在复杂而深刻的变动之中,旧的国际关系格局已经消失,而新的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尚未形成。在这种变动过程中,中俄这两个世界大国的相互关系是世人关心的问题之一。近现代史上中俄两国的关系充满了令人难以理解的种种曲折。苏联曾经同时支持中共和国民党这两个在国内政治战场上撕杀的对手当毛泽东满怀革命成功的豪气拜访苏共兄弟时,他却被冷落在莫斯科郊区的客宅,而久久进不了克里姆林宫紧接着苏共与中共的蜜月的,却是牵动整个国际共运的翻脸相向,最后双方甚至走上战场、动刀动枪为了应付苏联这个昔日盟友、今日仇敌,中共反而与美国这个宿敌牵起了手中苏关系刚刚正常化就被划上了句号,而变成了中俄、中国哈萨克、中国乌克兰等一大堆不知该如何勾画的老缘分新关系。突然,中俄这两个国家又都转入一场各自历史上最深刻的政治、经济、社会转型一种把鱼汤还原成鱼的转变,而这种转型在人类历史上尚属首次,并无任何理论可以预见其结果。这样的复杂性,使得全世界的中、俄问题观察家常常不知道如何判断这两个国家两三年以后之事,而在两国的演变各自充满不确定的情况下,要分析两国关系的前景,无疑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要讨论中国和前苏联领土上诸国的关系,首先就涉及到一个对象问题讨论中国与谁的关系。在一篇文章中,不可能分别对中国与独联体各成员国的关系逐一分析,而且事实上,中国俄国、中国乌克兰、中国哈萨克、中国塔吉克斯坦等等关系的重要性也差别极大,有的在当今国际关系中已经无足轻重。而独联体在国家间交往中又实际上不是一个实体,很难成为一个单独的完整的分析对象。所以,本文选择中俄关系为讨论对象。在独联体国家中,俄罗斯继承了前苏联的地位,包括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席位,以及前苏联和各国签订的种种协议和条约等,又是独联体国家内居主导地位的大国,它与中国的关系最为重要。后冷战时期的中俄关系可以从三个方面来分析,即从全球性战略关系的演变来看中俄关系的发展,从中俄两国政治经济改革各自的进程及其互动来分析两国关系,以及从两国在亚太地区的安全和经济利益之相互影响来考察两国关系。这三个方面的分析各自侧重不同的层面,第一个方面侧重政府间外交关系第二个方面侧重政治家及党派的交往,以及两国国内政治经济政策的相互影响第三个方面侧重中俄接壤地区地方政府之间以及民间的往来。一、中俄两国的战略与外交关系1978年,当邓小平登上中国的最高权力位置之后,他改变了毛泽东建立的以反对苏联为中心的对外战略关系,而建立了一种在美苏之间保持等距离、扩大对日对欧交往、突出经济合作的战略关系,获得了相当大的外交主动权和成功。从中国方面来说,这一战略至今没有重大改变。1989年,戈尔巴乔夫访问中国,标志着冷冻多年的中苏关系转入正常化。这个访问是戈氏外交政策中的一环,目的在于设法把中国从密切的美中关系中稍微往外拉出来一点。可是,由于1989年的北京事件,中美关系突然逆转,美国社会对北京事件的强烈批评使得布什政府不得不把美中关系降温。戈氏访华的外交效果立刻就变得无足轻重了。过去六年来,中国苏联以及后来的中国俄国的关系发生了一系列演变。苏联(俄国)国内发生的一连串重大变化,是中俄两国关系相应变动的主要原因。继戈巴乔夫推动苏联的政治改革之后,东欧剧变、苏联解体、华沙条约组织解散、世界的两极格局结束,中国在美苏对抗的格局中游刃自如的情势也一去不复返了。几年来,中俄两国一直在致力于重建它们的战略关系。那么,俄国会不会向西方一面倒,使得中国遭到某种程度的孤立或者相反,中俄可不可能重新建立紧密的联盟,来与西方世界抗衡如果两者都不是,两国之间将会存在一种什么样的战略关系呢中俄两国的外交关系无疑为这种战略关系所左右。1994年9月2日,江泽民对俄国进行了四天访问,这是自毛泽东五十年代访苏以来,中国国家领导人首次访苏。从这样的标准官式友好访问中,能够解读出来的关于双方战略关系的信息并不多。如果分析两国关系的背景,一个首先需要回答的问题是,中俄两国今天的关系与什么有关历史上,这两个国家曾经亲密无间,也曾经大打出手,其中既有现实利益的争夺,也有意识形态的冲突。中共曾经实行过以意识形态划分敌友的外交政策。现在,两国在意识形态上的差距达到了五十年代以来最大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意识形态在两国关系上扮演什么角色呢在毛泽东时代,中苏两国关系的摩擦与中苏两党关系的恶化相互影响,两党在争夺国际共运主导权的冲突中掀起了一场激烈的意识形态论战,各自宣称自己是真正的马克思主义,互相指责对方是假社会主义,结果双方外交关系中也充满了意识形态色彩。今天的中俄两国,在对基本政治制度的认知和意识形态上,距离极大,但情形却与过去截然不同。目前,中共仍然坚持一党独治,把世界各国的民主制度、包括俄国的民主化都标上了资产阶级假民主的标签,其目标主要是维护自己的政权,而不是要在意识形态上与其他理念和制度作正面斗争,所以中共并不想在国际上站出来充当社会主义的旗手。俄国初步的民主化已经在社会中扎根,连俄国共产党都不愿意向民主制度宣战,它深知苏共的政治体制已经失去民心,只好转向西欧式社会民主党的经济社会主义口号,来争取选票。至于俄国的自由派政治家和知识分子,则更是对共产党的统治深恶痛绝,而以成功地推动民主化、并享有民主化成果感到自豪。但是,俄国社会只是较多地批判了斯大林主义和勃列日涅夫时代的政治经济政策,并没有对七十多年前的十月革命以及维持多年的社会主义经济制度作深刻的反思。换言之,面对苏联的瓦解和苏共的失败,倒底是证明了马克思列宁不错、但斯大林错了,还是马克思不错、列宁斯大林错了,或者马列不错、斯大林和戈尔巴乔夫错了,抑或马恩列斯都不对,这在俄国社会和知识分子中并没有经过广泛的讨论,更没有多数人的共识。因此,现在俄国的民主化不会伴随意识形态上的非共产主义化,在俄国不会出现对共产主义意识形态的全面批判。由于中俄双方出于各自国内事务的考量,都没有在意识形态上较量的意愿,目前和今后的一个时期内,两国的战略关系都不会涉及太多的意识形态,在外交关系上双方也都会刻意淡化意识形态色彩。中俄两国的战略关系摆脱了意识形态,就主要是建筑在双方的现实利益基础之上,因而会比较理智和现实,也就是说,不管对方国家的领导人是什么人,都应当与他合作。从这个角度看,就会比较容易理解,为什么当苏共垮台、叶利钦执政的俄罗斯成为独立国家时,中共一方面对叶氏所代表的民主派势力非常敌对,另一方面又赶在第一时间承认俄罗斯的独立,并且在联合国支持俄罗斯继承苏联的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席位,随后李鹏又以总理身份邀请叶利钦访问中国。这种以现实利益为基础的国家间关系是国际关系格局中的常态,而这样的国家间关系朝什么方向演变,其决定因素包括大国间的全球性关系平衡、地缘政治的影响、经济上的往来、历史文化的渊源等。在后冷战时期,中国与西方国家经济上的往来越来越广泛,但政治上的摩擦却越来越大,总体来说,中国与西方国家的国际政治关系中似乎存在着一种渐行渐远的可能。而与此相反,俄国的民主化和市场化却大大缩短了俄国与西方国家间的距离。那么,在国际战略格局中,俄国会不会为了获得西方国家的经济支持,而把它的国际交往变成以与西方国家交往为主,这样,中国会不会处于相对的孤立中俄国确实有亲西方派,也有这样的主张,但俄罗斯不可能实行向西方一面倒的对外政策,这有历史的和现实政治的原因。在俄国近代史上,布尔什维克夺得政权之前,俄国一直存在着亲西方派和较具有民族主义倾向的斯拉夫派的较量。前者更偏好对欧洲开放友好,希望尽快通过欧化而迈入现代化而后者则更强调俄国以伏尔加、乌拉尔地区为中心的俄罗斯文化传统,以及俄国作为欧亚国家,要平衡考虑它在欧洲和亚洲的发展。苏联共产党并没有摧毁这些想法,所以,尽管历经了近一百年,在俄国知识分子当中,至今仍然可以听到两种不同的声音。而斯大林统治时期,大一统的政治经济控制系统使得俄国的亚洲部分逐渐加深了与欧洲部分的联系,各民族精英被笼络到莫斯科定居、许多民族被迫整群大迁移、以及劳动力的流动,也增进了各民族间的相互了解、造成了俄国东西部文化的融合、以至人种的混血。这一切,都使得今天的俄国,特别是在知识分子当中,对亚洲、对东方有着一种较为深刻的认知,与中欧、西欧精英对亚洲的远距离观察有所不同。这样的历史背景有利于俄国坚持一种欧亚平衡的传统。在现实政治方面,俄国已经处于政治多元化当中,虽然自由派政治家有亲西方的倾向,但其他政治势力的立场不同。俄国共产党出于意识形态上的原因,对西方国家保持相当的警惕和敌意、而对中共有天然的好感,而民族主义政党的斯拉夫主义的诉求也反映出对西欧的某种疏离和对俄罗斯亚洲部分的注意。回顾苏联解体以来俄国的外交政策,在最初的一两年里,俄国外交的重点确实比较多地放在对西方的关系上。一方面,俄国忙于建立与美国、德国等大国的友好关系,以获得必要的经济援助另一方面,当时面对华沙条约集团解体,俄国急需清理与东欧国家和北约国家的历史关系,解决一系列遗留问题,没有很多余力顾忌其他。近两年来,俄国对其外交政策进行了调整,内容之一是在侧重西方政策的同时,加强了东方政策的力度。叶利钦总统宣称,俄罗斯奉行双头鹰外交,既要奉行西方政策,也要奉行东方政策。从他1993年4月批准的俄罗斯联邦外交构想的基本原则和同年11月批准的俄罗斯联邦军事学说基本原则、以及近年来俄国官方的言论和行动来看,俄罗斯亚太政策的出发点是维护俄罗斯的民族利益,体现俄罗斯的欧亚大国地位,保持东西方政策的相对平衡,服从对外经济活动多样化的方针,重视地缘政治对俄罗斯安全和独联体局势的影响。其具体做法有,发展与亚太国家的双边关系,谋求建立亚洲睦邻地带加强与亚太国家的经济合作,以期实现加入亚太经济区的长远目标加强与亚太国家的安全对话和军事交流,主张建立亚太多边安全机制。在中俄双方关系中,目前,中俄两国都希望公正合理地解决历史遗留下来的边界问题,并在边境地区裁减武装力量,双方相互承担了不以任何方式使用武力或以武力相威胁、不参加任何针对对方的军事政治同盟、不同第三国缔结任何损害另一方主权和安全利益的条约或协议等义务。从理论上讲,1991年中俄双方已经解决了长期存在纠纷的远东地区边界问题但实际上,两国仍在为争夺黑龙江和乌苏里江、以及江中岛屿的控制权争执不休。由于俄国不太可能再试图建立全球性的对抗美国的阵营,它就不会改变自己的追求东西方均衡外交政策的目标,而选择与中国重构紧密的战略联盟的朝东一边倒外交战略。而中国同样需要对西方开放和与西方国家发展经济合作,朝俄国一边倒也不符合中国的战略利益。因此,几乎可以肯定地说,中俄关系不会恢复到五十年代中苏结盟的状况,目前双方正在发展中的国家间相互关系不具有排他性。随着俄国权力结构的变化,俄国领导层对西方的热情逐渐冷却下来,而经历了九十年代前半期的经济繁荣和政治社会稳定,中共对苏共亡党亡国的恐惧和对俄国民主派政府的疑虑已渐淡化,双方有可能通过进一步发展相互关系来维护各自的利益。二、双方国内政治和经济改革的互动与影响中国和苏联(俄国)各自国内的政治经济发展从来都深刻地影响着另一方的国内政策,恐怕世界上还很少有哪两个大国之间的关系带有这种特征。当然,历史上,苏联是中共的师傅和中国的老大哥,这决定了苏联对中共和中国的单向的巨大影响力。可是,中苏之间从五十年代起就存在着双向的政治经济影响。由于两国之间长期以来一直在基本相似的社会主义制度下竞争,当一方对其政策或制度进行重大变革而获得成功后,另一方就或迟或早试图仿效而另一方的经验教训则经常成为这一方国内政治斗争的工具。所以,中俄两国的政治经济改革从来就不是相互独立的,这种互动和相互影响通过改变各自国家的政策方向而间接影响国家间的关系。而过去十来年中,中国改革的成功使不少苏联(俄国)的政治家对中国模式刮目相看,两国改革的互动效应又明显增强。在中俄两国历史上,中苏有过一段蜜月,在那个阶段苏联对中共建国后的制度建立发挥了决定性的影响,这种影响很大程度上是通过苏联专家指导和留苏学生返国实现的。今天中共高层领导人当中,战争年代的领导人多数已经离开舞台,在中苏蜜月时期留苏的学生占据了重要位置,这是否意味着亲苏派会在两国关系中发挥有利于俄国的影响力呢如果进一步分析,结论是,正好相反,今天被视为亲苏派的中国领导人现在已经不太了解俄国,倒是俄国的左派政治领导人变得越来越象亲中派。最近中国的改革道路开始影响俄国的国内政治,这是近几年两国关系史中出现的重要的转变。苏联政治家们曾经习惯于居高临下地指导他们的中国小兄弟,在从斯大林到勃列日涅夫的老一代苏联共产党官员的心目中,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家们并不真懂马克思列宁主义,他们是在一块落后的土地上追求着一个不正确的社会主义道路,离苏联式的发达的社会主义还非常遥远。直到八十年代,戈尔巴乔夫这一代苏共领导人突然发现,在苏联的经济状况每况愈下的同时,中国大陆却显示出蓬勃生机,这是戈氏推动经济改革的动力之一。九十年代的俄国共产党领导人,现在已经不再可能居高临下,而是居低望高了,他们不仅羡慕中国城市民众的生活水准,而且更羡慕中共能把政权掌控在手中。中国今天的领导人当中,很多是五十年代被选送苏联东欧学习工程技术的,他们所拥有的学历也是苏联东欧的大学授予的。但是,这些个人资本并不一定对他们目前的政治活动有非常大的价值。中共第一代领导人中,也有不少在苏联受训的,如陈云、康生等,但当时他们接受的就是政治活动能力的训练,回到中国后,因为能与莫斯科保持联系、或者直接代表第三国际,而一度身价百倍。今天中国大陆留苏的政治领导人之所以能够逐级升迁,并不是因为他们拥有并运用当年在苏联所学的工程技术知识,而是因为他们是大陆政治中的成功者,此外还有一个可信任的家庭政治背景,以及有个可以称呼响亮的学历。这些工程技术知识只是成了他们踏入管理阶层的敲门砖,以后几十年在政治中翻滚,工程技术知识早就扔到一边。而他们多年积累起来的、真正有用的政治经验和能力,则仍然是毛泽东、邓小平教给他们的,并不带多少苏联味。相反,当年他们留苏期间,正是赫鲁晓夫大批斯大林的时候,当时中国政府深恐留学生受到影响,加紧了对留学生的思想控制,要求他们专心读技术,不要过问政治。所以,五十年代苏联的解冻也没有在这批留学生头脑中留下多少印象。这些留苏学生回国后,中苏交恶,音讯阻断,他们在苏联的关系网也不能帮助他们了解苏联的情势。时至今日,他们对苏联的印象还常常停留在五十年代,而他们对七十、八十年代的苏联的了解,实际上并不比他们对西方国家的了解多多少。即使他们今天回访俄国,也会发现今昔变迁,昨日不再。例如,江泽民1956年在莫斯科实习过的吉尔工厂,当年曾是社会主义国家中的一个工业巨人,但现在却是在破产的边缘上挣扎。在目前的俄国,中国改革的经验或改革的中国模式,并不是一个供学者专家认真研究分析的对象,而是一个已经被高度意识形态化了的、政治角力的工
编号:201312152316479097    大小:27.18KB    格式:DOC    上传时间:2013-12-15
  【编辑】
2
关 键 词:
专业文献 法律法学 精品文档 政治其它
温馨提示:
1: 本站所有资源如无特殊说明,都需要本地电脑安装OFFICE2007和PDF阅读器。图纸软件为CAD,CAXA,PROE,UG,SolidWorks等.压缩文件请下载最新的WinRAR软件解压。
2: 本站的文档不包含任何第三方提供的附件图纸等,如果需要附件,请联系上传者。文件的所有权益归上传用户所有。
3.本站RAR压缩包中若带图纸,网页内容里面会有图纸预览,若没有图纸预览就没有图纸。
4. 未经权益所有人同意不得将文件中的内容挪作商业或盈利用途。
5. 人人文库网仅提供交流平台,并不能对任何下载内容负责。
6. 下载文件中如有侵权或不适当内容,请与我们联系,我们立即纠正。
7. 本站不保证下载资源的准确性、安全性和完整性, 同时也不承担用户因使用这些下载资源对自己和他人造成任何形式的伤害或损失。
  人人文库网所有资源均是用户自行上传分享,仅供网友学习交流,未经上传用户书面授权,请勿作他用。
0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字符

暂无评论,赶快抢占沙发吧。

当前资源信息

4.0
 
(2人评价)
浏览:10次
21ask上传于2013-12-15

官方联系方式

客服手机:13961746681   
2:不支持迅雷下载,请使用浏览器下载   
3:不支持QQ浏览器下载,请用其他浏览器   
4:下载后的文档和图纸-无水印   
5:文档经过压缩,下载后原文更清晰   

相关资源

相关资源

相关搜索

专业文献   法律法学   精品文档   政治其它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客服客服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5-2017 人人文库网网站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09002号-5